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大內藝術節「放空現實」中的失語發聲

圖1:大內藝術節「放空現實」大觀藝術空間展場主視覺 「大內藝術節」自2014年發起,歷經「城市精神」、「不眠的居所」、「日出的悸動」、「解/嚴」,於今年邀請策展人曾鈺涓教授規劃,提出「Should We Play?」作為核心議題。被認為是台北市最具代表區域性視覺藝術節活動的「大內藝術節」,不止為年度藝術節慶的活動,其背後「大內藝術特區」、「台北市藝術產業協會」等產業的聚集經濟效應,更在藝廊連結、異業合作以及民眾參與的實際面上,達到共存共利的局面。 「大內藝術特區」為台灣第一個藝術特區,大直、內湖亦為全台畫廊密度最高的區域,「大內藝術節」主辦方則以規劃公眾參觀導覽、推動台灣新媒體藝術為重要目……

〈…繼續閱讀文章〉

讀演劇人《白話》:「我們先攻下基隆!」

圖1 《白話》宣傳海報。 莊海亮對著余學文喊著:「我們先攻下基隆!」 這句臺詞既是劇中人物面對時局混亂的明確回應,也點出了基隆此地做為主角—既是戲裡回溯,又是戲外劇團的核心所在。 從「不復歷史記憶、未存紀錄」的劇場故事裡,此二人一是基隆自衛隊[1]的成員,另一是奉杉書院[2]的傳人,各自代表了台灣在所謂「光復初期」,也就是關鍵的「二二八事件」發生之際,台灣人能持的兩種立場。「二二八事件」或看是一個著名的歷史名詞,然回溯當時,卻是眾說紛紜、各持觀點的巨大爭議。讀演劇人在此並非再與已然被化約成政治操作的二二八事件糾纏,而是將焦點自台北移開,搬至基隆港,同時亦拉高了視點,將固著的歷史……

〈…繼續閱讀文章〉

痛苦的真相,抑或希望的幻象:專訪 柴幸男

撰文/郝妮爾×翻譯/陳汗青 1999年電影《駭客任務》中,Morpheus給出膠囊、讓Neo看見世界真相的那一幕,至今仍是諸多影迷心中的經典--對所在的世界存有諸多疑惑的Neo,有日被帶到一幢古怪的建築,對方告訴他:「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決定之後就不能反悔。吞下藍色藥丸,幻境結束,你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那樣起床;吞下紅色藥丸,我就帶你去看真實世界長什麼樣子。」 2018年,柴幸男的最新作品《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於東京首演,劇中的少女決定要成為一個幸福快樂的人,為此,她唯一方法就是:無視於世間上所有的悲劇--這個決定,彷彿帶觀眾彌補多年前看電影時的缺憾:假如那時的N……

〈…繼續閱讀文章〉
1 | 2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