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是無數的偶然,引領我至此刻的必然:專訪演員 姚坤君

    撰文/郝妮爾           雖是畢業自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戲劇藝術碩士,姚坤君剛回台灣的時候可說默默無名。儘管順利取得臺大戲劇的教職身份,內心渴望演戲的衝動卻從未止休。         台灣的劇場選角風氣並不興盛,要不是內部已培力一群核心演員,就是只想挑幾個配角人物來「配襯」。當然,最常見的狀況是看了她的學經歷就說:「我覺得你比較適合來當老師,而非當演員。」         「但我是學表演的,我的原始衝動就是要去演,所以當時誰來找我,我都會演!」她說         因此無論是臺大戲劇創系第二年的演出,她和學生合力製作、……

〈…繼續閱讀文章〉

美感是文化產業決勝的關鍵

舊曆新年在各地燈會接連落幕之後,總算告一段落。元宵燈會作為告別舊曆年最末的一波高潮,它既顛覆了傳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規律,在繁忙的都會中張燈結綵,過往的傳統復興與當代新一波文創的浪潮結合,成為反映國內文化產業新一年前景的指標。然而部分媒體卻不看好今年,分別指出幾個元宵慶典期間,引人注目的「怪現象」 —「堪稱今年年假最大贏家的新改版宜蘭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則因前幾天一張園區停車場繳費亭『青底白花加素燈』配色圖紋與環境背景,再配上園區北管樂,讓不少人直接聯想到靈堂,引發熱烈討論(圖1)。」、「至於台中市觀旅局舉辦的『中臺灣元宵燈會』,則以『鳳凰花開』為主題,分別在台中公園、港區藝術……

〈…繼續閱讀文章〉

演員,是最初與最後的依歸:專訪 單承矩

撰文/郝妮爾 曾任編劇、導演、製作人⋯⋯,從旁人的眼光看來,單承矩似乎做什麼都行。雖非科班出生,但是他的想像不受羈絆,比方說早些年寫的《收信快樂》,沒人想到這戲能夠被出版社簽下、發行,而且一演紅了十幾年,近年依舊不斷重演。 然而問到最想做的是什麼?他毫不遲疑:「我只想做演員,那才是我的工作。」幾次編導的經驗,他和觀眾一起躲在黑幽幽觀眾席上,提心吊膽著誰會不會忘詞、誰的節奏不對、觀眾笑了沒啊?有感覺沒啊?這些通通不該。 「我就是要在台上演,不要在觀眾席瞎緊張。」他雙手一攤,彷彿置身舞台,神情自若——「讓光把我打亮吧。」 (單承矩:「我只想做演員,那才是我的工作……

〈…繼續閱讀文章〉
1 | 2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