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而你常會在小說中讀到這樣的故事—《菊次郎的夏天》

圖1 電影海報1。 並不特別的夏天 「但你常會在小說中讀到這樣的故事。」這句與標題只差一字的臺詞出自電影裡被小學生正男稱作「溫柔叔叔」的詩人小哥。當小學生正男跟著完全不靠譜的「先生」莽撞又狼狽地尋找多年未見的母親,並在路上發生各種惹人發噱的荒唐過程,卻又在到達目的地時得知母親早已改嫁、將之拋棄的事實後,他們在玉米田裡重遇了曾在路上載其一程的詩人小哥。詩人小哥為前頭那個沮喪又有些滑稽的尋母記發出了這般結論,而在「結論」之後,我們才看到夏天真正的模樣。 圖2 溫柔叔叔的開導一景。 小學生正男的遭遇並不特別,幾乎是看到開頭即可猜出後續的情節;其與「先生」的這段旅程,也帶有典型「公路電影」的特徵……

〈…繼續閱讀文章〉

《等待果陀》──映照在演出之外的劇場脈絡

獨立的舞台語言:從旋轉風車到傾斜黑洞 柏林德意志劇院(Deutsches Theater Berlin)繼2015年台北藝術節以黛亞‧洛兒(Dea Loher)的新文本配上導演安德烈克里根堡(Andreas Kriegenburg)所設計的大型旋轉風車舞台《失竊的時光》(Die Diebe)炫目登場後,今年再度以舞台吸睛的《等待果陀》(Warten auf Godot)受邀2017台北藝術節。同作為舞台意象強烈的作品,《失竊的時光》以不斷翻轉的舞台呈現出人生的空與不得已;《等待果陀》則以傾斜台面與巨大坑洞呈現出貝克特筆下存在的荒謬與虛無。 (圖1:2107年台北藝術節網頁《等待果陀》……

〈…繼續閱讀文章〉

從中國到台灣—戰後華人抽象繪畫首度於歐集結展出(下

「從中國到台灣:抽象藝術先鋒(1955-1985)」自今年6月15日起至9月24日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伊克賽爾美術館(Museum of Ixelles)展出。展覽聚焦關注在二次大戰後國民政府遷台的歷史境遇下,當時中國年輕的一批文人藝術家,迫於時局變化,離鄉背景之際,陸續受到西方前衛運動的刺激,而醞釀出特有的美學觀點與抽象表現風格。此展覽可說是西方,尤其在歐陸,首次具規模地探討二十世紀華人抽象藝術的發展與演變。 杭州藝專、五月畫會與東方畫會 圖1.東方畫會,攝於1956年前後。由左至右:李仲生、陳道明、李元佳、夏陽、霍剛、吳昊、蕭勤及蕭明賢。 策展整體自1920年代曾短暫擔任教育部長的蔡元培……

〈…繼續閱讀文章〉
1 | 2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