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如旋風一般襲擊你我的心智—讀艾茵.蘭德《源泉》

圖1 《源泉》小說繁體中文版,漫步出版社出版。筆者閱讀的主要版本。 寫在劇場演出之前 假如一個作家只是為他自己的時代而寫作,那我就得折斷我的筆,放棄寫作了。—維克多.雨果(Victor Hugo,1802-1885)[1] 這是赴觀2017年TIFA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的前置作業。對於即將到來的演出,我看見宣傳上男演員如苦行僧的形體,帶有枯槁的滄桑感,想像著這可能是一齣悲劇;宣傳文字裡簡介了《源泉》的故事,以男主角驚世的爆炸之舉,其個人對抗社會/世界的力量,正正吸引了我。 演出未至,懷著對英雄主義的浪漫懷想,我展書閱讀。但是就在最初的序言裡,作者艾茵.蘭德很明確地告訴了她……

〈…繼續閱讀文章〉

微信藝術媒體亂象 低級抄襲與未授權轉載

2017年5月15日,微信公眾號「中傳藝術空間」刊載了《從大賽談芝加哥美術館的媒體行銷》一文(如下圖), 2017年5月21日,藝術中國微信公眾號於上午11點轉載了該文,來源並標注「中傳藝術空間」(如下圖), 兩者內文完全取自漫遊藝術史共筆部落格於2017年1月17日線上刊登之《番薯看棒球:從世界大賽談芝加哥美術館的媒體行銷》一文(如下圖),僅取掉原標題的「番薯看棒球」與「世界」。 根據維基百科『抄襲』此一條目,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版權局對抄襲的定義是: 「一、著作權法所稱抄襲、剽竊,......需具備四個要件:第一,行為具有違法性;第二,有損害的客觀事實存在;第三,和損害事實……

〈…繼續閱讀文章〉

博物館與政治素來的曖昧情節

法國新任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勝選當晚在羅浮宮發表勝選感言。為什麼是羅浮宮而不是其他地方?從19世紀的博物館熱以降昭示,拿著文化火炬的人也意味掌握正統的政權。 1940年納粹佔領巴黎後,攻佔了一座”空蕩蕩“的羅浮宮,德國官員在羅浮宮發表了佔領文化的宣言,實際上,館內的1862箱文物 、4000件藝術品、203輛卡車和37列車隊已被漏夜送往巴黎郊區的城堡和地窖裡,免於轟炸外,更是一場政治的角力,這些寶物,載著帝國的驕傲。納粹縱然得到了巴黎的肉身,得不到巴黎的瑰魂。 俄羅斯導演亞歷山大蘇古諾夫(Alexander Sokur……

〈…繼續閱讀文章〉
1 | 2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