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食,之性也;食,知性也 --- 三明智&可口可樂

 

食,之性也;食,知性也

Jeff Koons的三明智和王廣義的Coca-Cola

 

文/培心

飲食,除了靜物畫外,成為藝術家著力表現的題材,是相對比較晚進發展的,從以往聖經和神話中的故事場景,到貴族平民生活中的三餐休閒或歲時慶典、或享受或勞動,我們逐漸看到了飲食和人們的互動,也看到了各國飲食文化的發展,然而同樣是寫實的表現手法,隨著時代的演進,飲食的圖像似乎被賦予了越來越多、越來越深層複雜的含意寄託,如大陸80後畫家著重於食物回憶,皇小小的“生活食味”系列,又如香港畫家馮捲雪“動食物”的混合媒介系列作品,探討長久以來味蕾與良知的矛盾磨合,飲食圖像也越來越趨向形而上的象徵性和符號化的表現勢態,這裡筆者想要舉出皆是現代飲食之於現當代藝術的激盪,且同屬於1950年代誕生的畫家、在相近年代所繪的一西一中畫作,同樣對於資本主義橫掃下的反思,和畫家對於商品消費社會體驗的切入,來分析比較。

(圖一) Jeff Koons, Sandwiches, 2000. Oil on canvas, 120 x 168 inches.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 Commissioned by Deutsche Bank AG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for the Deutsche Guggenheim, Berlin, 2006.

Jeff Koons(1955-)“Sandwiches”這件作品(圖一),宛如是我們電視上常看到的食品廣告,總是刻意放大、美化、精緻化食物,並作局部特寫和動態的誘惑(如:牛奶的噴濺、布丁的抖動等),而且要攝於亮麗溫暖的光線下,以展現出食物特有的鮮嫩色澤感,以引發觀者的食慾和購買慾,「玩偶化」也是常見的商業操作手法(如村上隆和日本動漫的發揚精髓),藉由咕溜溜的眼睛和笑臉,拉近觀者的距離、建立好感,觀看此作,我們如同身處在一個狂歡的嘉年華,或是美食天堂,在炫麗的色彩中投射我們的慾望,讓我們似乎可以暫時得到滿足,如同吃大餐時感官的享受和大肆購物的喜悅,虛無、被掏空之感,常常在觀看不久後才顯現了它真實的重量,正如購物後面對一片狼藉的動物性感傷,在Koons熙熙攘攘、沉溺於大眾商品影像的消費狂歡中,我們感受到的,最終是在物欲橫流卻永恆匱乏的現代社會中孤島般的自己,藝術家諷刺了在高度資本主義社會的商業操縱下,消費者對於商品膚淺而虛假表象的混淆迷思,讓觀者對於自身心態有所省視,究竟追求的是那實質的物,還是附加的符號價值﹖

 

Jeff Koons所要創造、提供的,就是這樣一個「多功能的產品」(圖二),他加入了各種大眾文化中代表性、具備某種象徵意義的元素,例如:食物,便是人食色性也共通的慾望、最平易日常的經驗需求,讓各式各樣的食物「自我展現」,並將它們融合成一個多合一的套餐行程般,讓所有人面對作品時,皆可各取所需、皆大歡喜,一方面把物件從消費的機制解放出來,另一方面卻又把它凝結在市場邏輯中最燦爛炫目而引人震顫的影像中,而這正是我們在消費社會中每天都會遭遇的美學經驗。

(圖二) Jeff Koons poses next to his artwork “Michael Jackson and Bubbles” (1988) in the Fondation Beyeler in Riehen, Switzerland.

其濃縮精煉的影像消費方式,其實是一種特殊的當代文化現象:雖然所供給的內容極其扁平膚淺,普羅大眾還是趨之若鶩,並善用資本主義的市場力量,助長了以此邏輯運作的藝術消費和炒作,顯示出「平庸」(Banality)、低俗品味的勝利,是現代文明不敗的價值認同,也模糊搗亂了藝術和通俗文化、商品之間的界線。Jeff Koons曾自言:「我做的,其實就是如果披頭四(Beatles)是藝術家的話,他們會做的作品。沒有人會說披頭四的音樂上不了檯面,因為他們的音樂符合了大眾的品味。而這正是我想做的。」對於Koons來說,「商品雕塑」(commodity sculpture)的形塑打造,正是俗艷(Kitsch)、毫不遮掩、直接刺激感官的大眾商品藝術,而這才是符合當代消費社會,反映受現代媒體經驗洗腦的當代大眾所著迷瘋狂的品味。

(圖三)王廣義,大批判系列:Coca-Cola, 1993, Oil on canvas. 200 x 200 cm.

這是王廣義(1957-)九零年代開始的“大批判”系列作品中相當代表性的其中一件(圖三),'85新潮中“北方群體”發起人之一的王廣義,便是以此系列作品而聞名全球,也成為中國「政治波普Political Pop」」(後天安門時代,由於1993年廣泛的「毛澤東熱」而在中國興起了混合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藝術風潮,許多藝術家熱衷於政治性面向的表現,雖然少了之前新藝術向當局的挑戰,然而更多了對於過去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形象的嘲笑和諷刺)的代表人物,而他廣告式的「政治波普」作品,已與後來蘇聯的「社藝」有異曲同工之妙,更啟動了中國當代藝術的「後八九政治波普」。

通常前衛藝術總會與「傳統」割裂關係,但我們卻看到在中國「政治波普Political Pop」熱時期,有大量的中國前衛藝術迷戀於處理紅色時代的記憶,藉由紅旗、毛語錄和紅衛兵標準列隊的形式和一致的動作,顯示某種時代下群體的姿態,以此作為團隊主導性的指標,和個人與社會行為的強大動力(圖四),成為社會主義劃一宏大敘事模式中的瞬間縮影,如:舒可文在<王廣義的藝術>(北京,《三聯文化周刊》,2006-7-21)指出的,“大批判”系列作品「引用一種已經失效了的鬥爭姿勢來迎接現實,構成一種虛擬的、不真實的批判。日用商品和烏托邦形象在這裡都改變了本來的特質,也改變了現實中的關係,殘存的英雄主義記憶和物質主義的慾望被捲在一種複雜敘述中。」這些作品,有其獨特的生成背景,可說是國家民族單一神聖化的崇拜,在鬆綁後情感依託過繼的橋樑。   

王廣義曾自言:「我的“大批判”可能是在背景材料和“個體性話語”之間建立了一個誤讀和延異的陷阱。其實就藝術家而言,他的“個體性話語”的形成,就是在不斷設立陷阱的過程中得以實現的。也就是說,挖陷阱先於“個體性話語”,也可以說是幹活先於思想,如果用Derrida(1930-2004)的話來說,就是“寫作先於思想”。當然我的藝術是公共的,而不是個人的,因為它是借助於人民之手完成的。」對於文化大革命時間洋溢了過多個人崇拜和感性躁動,王廣義提倡「清理人文熱情」的理性繪畫風格,把近乎邏輯式的理性分析應用於他的繪畫上,而這也是近代中國歷史上,由文化大革命走向改革開放的全球化浪潮中,西方哲學的理性主義,帶出整個'85新潮向世界美術史學習歷程中最核心的思想基底,即以現代主義的知識和主體的批判,回頭省視中國一直以來線性獨大的主權中軸,在這樣走向世界的歷史背景下,意義交流借用再轉述的重新架構,也是面臨價值混亂的反映抒發。

正如冷戰對抗的狀態無法調和一樣,他的“大批判”系列作品,將文化大革命的符號主題樣版,同西方消費品牌結合,其風格迴避了美國的普普藝術,不像他們在拜金主義的世界尋找自己的影像,而是重新利用了文化大革命中描繪工人、農民和紅衛兵等的政治宣傳畫,將毛澤東頭像和諸多文革時期的圖式,對照於當代消費社會的資本符碼,以廣告招貼、印刷品的視覺呈現,並用典型的西方品牌---商標取代黨徽,裁切了背景的原始素材,拼合了兩個不同時代的主流影像,將記憶中的政治情感以誤喻(catachresis)的方式嫁接到全球化時代的商品標誌上,用革命時代的暴力型快感來處理後革命時代的消費型快感,滿布的數字、條碼,疊印在如版畫般、有著粗黑線條輪廓的典型人物上,老符碼新消費的社會意義轉換,讓政治和商品的符碼彼此辯證對話,似乎也暗示了兩者之間某種內在的邏輯關聯,在怪誕的對比中又有著某種共通性,刻畫了從共產走向資本、隨著市場經濟來臨,中國當代社會出現政治上荒謬的極端及新的價值觀,流露了王廣義對兩種現代性的懷疑和調侃。

                                             

(圖四)同是王廣義,大批判系列:Coca-Cola的作品                   

如同Damien Hirst (1965-)對保存生物體的著迷,肉體比精神更加永恆的翻轉:精神內在美需要長時間慢慢體會,但是物質與肉體,在當下瞬間就具有吸引力,反映了講求高效率、凡事快速完成、不斷汰舊換新的時代風潮,亦如視覺發展的焦點,從文字的不斷縮減,到圖片、影音的盛行,不論是報章媒體,還是網路平台,就連Facebook和多數網站也改版為捲動式(scroll)頁面,因應大家快速地滑動螢幕和快速地Click點讚,Jeff Koons和王廣義的作品也反映了一眼抓住人心的圖像式特點:熟悉的飲食(Logo)和視覺構圖的張力,充分展現圖像當道的力度,但隨後衝襲而來的後勁,卻不是生活中片段式訊息的積累混雜,可以比擬,在快速時代讚美緩慢,我想他們的作品正是提醒了我們在全球流竄的視覺迷宮中,暫緩腳步,思索內心真正的想望和出路。

 

 

 

圖片來源

圖一: Jeff Koons, Sandwiches

http://www.art21.org/images/jeff-koons/sandwiches-2000

圖二: Jeff Koons with “Michael Jackson and Bubbles”

http://www.creativeboysclub.com/fondation-beyeler-presents-first-jeff-koons-exhibition-ever-held-in-a-swiss-museum

圖三: 王廣義,大批判系列:Coca-Cola 

http://www.jingdaily.com/cn/?p=8432

圖四: 王廣義,大批判系列:Coca-Cola其他作品

左圖 http://www.williamartspace.com/artist/artist.php?moon_id=126

右圖 http://magz.artscharity.org/issue/content/152


其他文章
  • 風起了—— 記松本薰風動作品新作和回顧 | 培心
  • 從日常時間的積累透視回看李基宏的運動身體影像 | 培心
  • 從墨與黑的詰問到空中看龍洞—談梁震明的當代水墨創作 | 培心
  • 斷井頹垣的迴光返照---談劉芸怡的廢墟攝影系列 | 培心
  • 緣起不滅---李明維參與式作品計畫的關係和流變性 | 培心
  • “傾圮的明日” 微觀台灣廢墟和社會土地的關係 | 培心
  • 東南亞 / 亞洲藝術碰上全球化浪潮 | 培心
  • Daumier與我們的距離--社會時代和參與的異同 | 培心
  • 歷史、記憶、再現---以林百貨為例看台灣古蹟的重生 | 培心
  • 全球華人藝術e-Art magazine 藝週刊 | 培心
  • 電影到流行歌曲---《桃花泣血記》 | 培心
  • 在明池園林和王羲之聊蘭亭文化(二) | 培心
  • 聽見歲月的刻痕---古倫美亞唱片 | 培心
  • 鑑往知來,再續前緣 --- 台灣民謠之父 鄧雨賢 | 培心
  • 翻湧蓬勃的那些年--- 看台灣日治大稻埕的風華絕代 | 培心
  • 《四月望雨》之於台灣歷史在音樂劇表現的重要性 | 培心
  • 在明池園林和王羲之聊蘭亭文化(一) | 培心
  • 超現實內心時空的釋放--談許武勇首府台北的地景油畫 | 培心
  • 專訪驫舞劇場<英雄> | 培心
  • 食,之性也;食,知性也 --- 三明智&可口可樂 | 培心
  • 飲食影視 --- 台灣飲食文化之於視聽娛樂 | 培心
  • 從電影《總鋪師》追尋台灣文化價值的自我認同 | 培心
  • 細看尾形光琳《紅白梅圖屏風》和克林姆《生命之樹 》 | 培心
  • 從櫥窗的凝望望向文化的建構 | 培心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