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藝術經紀人制度,正在發燒?(上)

文/劉建鄰

 

近日,繼全球華人藝術網推出兩屆「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之後,相關藝術網亦推出類似藝術經理人制度;對此,筆者試想,各藝術網推出之藝術經紀人制度有何不同?專業藝術經紀人制度是否已成趨勢?正在市場上發燒?

筆者認為,優良的師資、課程的安排、專業經理人的素質、品牌知名度、使用介面及電子商務平台的功能、媒體的影響力、實務的經驗、信譽的保證、透明的資訊等項目是藝術網藝術經紀人制度成功與否的重要關鍵。

 

現行藝術經紀公司

 

什麼是藝術經紀人制度?想必大家對一般經紀公司應該比較不寞生。筆者舉藝人經紀公司來說明,藝人經紀公司主要的產品就是公司旗下的藝人。藝人經紀公司主要的服務項目有:提供旗下藝人廣告代言、歌唱演出、活動主持等。

 

藝人經紀公司的客戶則包括:媒體製作單位、廠商、活動公司、廣告公司及公關公司。藝人經紀公司除了必須訓練旗下的藝人具備專業的能力外,還必須瞭解旗下的藝人適合那個區隔市場。如此做好「產品定位」的工作。才能將旗下藝人推廣給各種有需求的客戶。

 

在市場上,其實已存在藝術經紀公司。不過,現行藝術經紀公司主要經紀對象大都為旗下表演藝術團體。經紀對象為視覺藝術品的藝術經紀公司則比較少。現行實行「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之藝術網,主要經紀的對象則是視覺藝術品。實行「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之藝術網,經紀視覺藝術品的模式,與現行藝術經紀公司經紀旗下表演藝術團體的模式也有些不同。

  

為何成立「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

 

為何要成立「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要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必須先瞭解傳統視覺藝術品買賣的管道及方式。在以往,甚至是現在,很多人對藝術品收藏、藝術品投資與市場有很大的興趣,但大都不知藝術品投資的管道及市場在那,更不瞭解藝術品的真偽與藝術品的真正價值。

 

現行大部份人欲買賣或投資藝術品,多半只能自行透過畫廊、拍賣會,以及朋友間的介紹。如此的藝術品買賣管道,投資者不僅常常有資訊不透明的情況,還常常只能接收拍賣會炒作的訊息,或者二手市場賣家的吹噓。讓投資者常常認為藝術市場是相當封閉的。

成立「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主要的目的就在於:讓專業素質的「藝術經理人」來整合市場資源、建立公開透明的交易機制確保投資者的投資標的品質與價值。使藝術家、投資者、藝術媒體與藝術經紀人達到「四贏」的結果。

 

「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如何運作?

 

「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如何運作?「專業藝術經理人」制度主要是先由藝術網聘請優良師資,透過一系列之課程培訓優秀的專業藝術經理人。專業藝術經理人若通過課程考核,專業全球華人藝術網公司將發給證照。

 

之後,專業藝術經理人與藝術網簽約,除了經紀藝術網旗下藝術家授權代理的藝術品,還在畫廊、拍賣會、藝博會、第二市場、網絡平台等藝術市場通路上尋求藝術品,經紀各種藝術品類別與投資標的,並清楚說明分析,來滿足投資者對藝術品保真、保值、增值的需求做規劃。

現行與藝術網簽約代理的藝術品,任何人都可以透過網站自行購買藝術品。可能有人會問:自行透過藝術網購買藝術品,與透過藝術網之專業藝術經理人購買藝術品有何不同?對買家而言,主要的不同在於:除了可以透過專業藝術經理人得到更完整、更專業、更透明化的資訊,還可以得到多一份量「量身定作」的服務。

 

對專業藝術經理人而言,若成功將每一個藝術品銷售給買家,將得到相當程度的報酬。若是專業藝術經理人本身就是收藏家,還可以比自行透過藝術網購買藝術品還低的價格購入藝術品,如此專業藝術經理人購買收藏品,不僅本身就具備專業知識瞭解藝術品價值,還不失可以更經濟的方式收藏藝術品。

 

全球華人藝術網vs其它藝術網藝術經理人培訓課程

 

2012年5月,全球華人藝術網開辦第一屆藝術經理人課程。在眾多學員的熱烈反應下,2012年7月,全球華人藝術網開辦「第二屆專業藝術經理人」培訓。

為了讓學員成為績效卓著、受人肯定的「專業藝術經理人」,全球華人藝術網邀請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師資設計一連串專業課程,期望學員都能經過專業學習並通過考核。結訓之後,面對一年數千億的藝術市場,個個都是億萬身價的專業藝術經理人。

 


其他文章
  • 文化部的權力是不是太大了?(上) | 劉建鄰
  • 諸葛亮為何要氣周瑜?從〈三國〉看人生大夢 | 劉建鄰
  • 藝術經紀人制度,正在發燒?(下) | 劉建鄰
  • 藝術經紀人制度,正在發燒?(上) | 劉建鄰
  • 文化部如何主導台灣文化事務?(下) | 劉建鄰
  • 文化部如何主導台灣文化事務?(上) | 劉建鄰
  • 「2012 A+創意季設計影展系列報導」─時尚大帝卡爾拉格斐成功的秘密 | 劉建鄰
  • 這是怎樣的政府行事風格? | 劉建鄰
  • 現代主義設計大師福斯特形塑的東方意象 | 劉建鄰
  • 請文化部給我們一個公道 | 劉建鄰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