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跳島藝術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表與裏

 

2016年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海報(圖片截至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官網)

 

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是當今最為盛大的日本藝術祭,三年展制將瀨戶內海上各島嶼的地方特色連結同時,彼此間的差異被顯現出來,以目前最為核心的東邊各島嶼為例,各島嶼特色組成就十分多元:

 

因歷史因素成為犧牲體系則是多數島嶼的命運,江戶時代銅煉製產業成為日本重要產業,銅是支撐經濟重要的出口品,為了提煉及運送便利性,以及考慮煙害汙染的擴散,開始在瀨戶內海各島設置精鍊所,以直島為例,1917年三菱財閥在此設置直島製鍊所、1960年代後,朝觀光產業發展,設立露營場,1986年福武集團買下南端土地,開啟直島文化村的實踐工程;犬島於1909年設立犬島製鍊所,但由於銅金屬的市場價格大幅跌落,精鍊所於十年後便宣告停產,當時新建的六個煙囪都還未使用,而這些工業遺址則於2004年起開始一系列活化計畫。

 

犬島精煉美術館外觀。(圖/筆者攝)

 

豐島本身擁有繁茂的森林、豐富的湧泉、珍貴的梯田,過去稻作豐足,不僅可供自給,還可以出口至島外,也飼養著許多乳牛,有「牛乳之島」的稱號,然而1975年名為「豊島總合觀光開發」的公司向香川縣申請許可證,獲得許可後自1978年開始在豊島西側投棄廢棄物,持續汙染著豊島環境,期間更曾非法燃燒廢棄物,1990年被揭發後成為日本戰後最大宗非法產業廢棄物投棄與燃燒事件,在居民持續訴求「恢復家園」的抗爭下,歷經25年的奮鬥,香川縣政府終於在2000年向豊島道歉,與居民達成仲裁並判決賠償,決議在2016年以前將廢棄物運往直島三菱公司垃圾處理場作無害處理。

 

大島的命運猶如臺灣的樂生,1909年設立了漢生病(痲瘋病)療癢所,1946年改稱國立療癢所大島青松園,長期以來日本社會對漢生病抱有偏見與歧視,病患曾因國家錯誤的政策而遭到強制隔離,1996年廢止「癩預防法」,2008年又訂立了「漢生病問題基本法」;目前大島青松園致力於入所病患的日常生活扶助、支援療養生活,並舉辦正確理解漢生病的啟蒙活動,當初香川縣政府反對大島納入藝術祭,但後來北川富朗極力遊說後,大島重新被認識。

 

小豆島本身即是日本四國重要的觀光勝地,代表景點有寒霞溪、天使之路、溫泉飯店等,當地產業方面,小豆島於約一百年前首先在日本成功栽培出橄欖,以橄欖之島為人所知,此外醬油、素麵的生產也有四百年以上的歷史,衍生有佃煮、麻油等各式各樣特產品,近年來也常成為電影和小說的舞台。[1]

 

參與藝術祭的東邊島嶼(圖片截至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官網)

 

對於觀光客來說瀨戶內以跳島(hopping islands)旅行盛名,自由行旅客可以依自己喜好、時間安排選擇自己想要到達的島嶼,搭配方式有無限多組的排列組合,藝術祭也統整瀨戶內海上的船務公司推出價格優惠的三日聯票,航路使得瀨戶內各個島嶼成為藝術祭共同體最重要的連結線。

 

從主辦單位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執行委員會的組成能看見藝術祭作為一個產官資源匯流的重要平台,由公部門領頭,委員會會長為時任香川縣知事濱田惠造、副會長為香川縣商工會議所連合會會長竹崎克彥以及藝術祭中心城市高松市長大西秀人,而執行面的總監制為大眾熟知出版巧連智的福武財團理事長福武總一郎,以及日本藝術祭發起人北川富朗先生。

 

坐渡船跳島為瀨戶內藝術祭獨特的旅行方式。(圖/筆者攝)

 

以公部門作為領頭羊的角色,福武集團作為當地深耕已久的社區營造者角色,軟硬體工程兩方各司其職,藝術總監則是藝術祭策展人的角色,仍須到當地深入觀察,但瀨戶內海藝術祭對比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得從零開始,這裡早已有福武集團長期的文化建設,北川富朗的任務是邀請更多元的藝術家與建築師針對不同場域的藝術增設,包括公共藝術、參與式計畫、舊建築改造等。

 

他也延續越後妻有藝術祭所創設的國際志工制度(越後妻有名為小蛇隊,瀨戶內則名為小蝦隊),達成實質的國際交流,策展人作為制度與經濟上協調的中介,也作為與社會中介的角色,如何與當地居民溝通是首要任務,因為這一切的主體仍是當地居民,以及如何善用當地島嶼所擁有的天然資源,將瀨戶內海的特色透過藝術的方法被展現。

 

以觀光聞名的小豆島一隅。(圖/筆者攝)
 




其他文章
  • 跳島藝術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表與裏 | 王振愷
  • 連結的可能:探日本藝術祭的興起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電影的光作為媒材:當代藝術中電影史的考掘 | 王振愷
  • 香港藝術月的擴延影像:巴塞爾光映現場與K11 | 王振愷
  • 房間、冰川與全景:VR藝術的四個方案 | 王振愷
  • 阿巴斯《24格》的二十四條影像思考 | 王振愷
  • 梵谷的三個當代化身 | 王振愷
  • 看不見的界線:從2017台北獎美術獎《花蓮白燈塔》 | 王振愷
  • 從北齋、梵谷到陳伯義:談四個臺北與東京日本畫的策展 | 王振愷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