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連結的可能:探日本藝術祭的興起

三年一屆的藝術祭作為日本興起的一種藝術節慶與活動形式,2000年開始的「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以老年化、少子化、人口外流的新潟縣原本散村的各個部落,透過政策與藝術祭重新連結起來作為舞台,長期藉由藝術連結社會作為實踐的策展人北川富朗回到自己的故鄉,以「重新看見銀髮族的笑容」作為目的,地方的歷史、文化、物產、環境作為基礎,期望以藝術作為手段找回在地原有的榮光,起初面對當地人反對,但透過兩千多場的說明會溝通、藝術家親身參與、空屋廢校再生計畫等方法逐漸讓居民開始產生認同。

 

藝術祭中有許多藝術進駐空屋的計畫,筆者攝。

 

另一個時空跳至日本瀨戶內海一個小島—直島,1985年當時直島町長三宅親連( Chikatsugu Miyake)與前長期關注教育出版的福武書店社長也是瀨戶內海出生的福武哲彥(Tetsuhiko Fukutake)開始了合作直島成為藝術之島的夢想,這是公部門與民間企業所發起的計畫,而這個夢想則由福武書店繼任社長福武總一郎承接父親遺願逐步完成。1986年福武集團買下直島南端土地,希望打造直島文化村,並從討論會議與1989年由安藤忠雄監督下開辦的國際營隊作為開端,1992年由安藤忠雄所設計兼具美術館與住宿功能的Benesse House開幕,以此作為基地開始長遠的藝術之島的實踐計畫,1994年展開「Out of Bounds」展覽,為直島美術館外的場域特定藝術(site-specific art)做了一個基礎;1998年開啟著名的家計畫(Art House Project),由藝術家駐村概念出發,進入島內廢棄家屋進行創作並進而保存這些老房子,並試圖藉由藝術連結在地聚落,而非只是單點美術館。接續以直島的成功模式創造屬於不同島嶼、美術館擴增的藝術計劃:2008年犬島Seirensho藝術博物館、2010年豐島美術館等。

豐島美術館,筆者攝。

 

「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成形則緣於福武集團總裁福武總一郎在2003年來到越後妻有參觀大地藝術祭,深受感動;2006年福武總一郎再度造訪新潟,在這關鍵的一年,兩個愛護家鄉進而行動的擘畫者得以共事,福武總一郎向北川富朗提起他一生奉獻的家鄉「瀨戶內海」,兩人開始合作籌劃了「2010年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北川富朗將在群山與農田遍佈的故鄉所發想的經驗,帶到他鄉以漁村、農村與海洋為背景的瀨戶內海地區。不同於「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北川富朗幾乎從零開始,瀨戶內則有福武集團的長年深耕,在美術館硬體先行之下早已為藝術祭能量打造了很好的基礎,但山林的思維轉換為海島的思維,可是同樣的初衷都是希望透過藝術的力量以強化地方的文化資本將過去榮景找回,進而解決因高度資本發展所造成農村、漁村沒落所導致延伸的問題,「海的賦權」與「希望之海」成為瀨戶內藝術祭的重要宗旨。

 

豐島心跳音檔案室窗外一景,筆者攝。

 

「連結」絕對是藝術祭最重要的方法及策略,不管在執行層面或是觀光客的旅行方式上,1996年北川富朗在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成行之前,他提出「藝術項鍊計劃 (The Art Necklace Project)」,這是一項以串連、保存新潟縣六個市町村地方特色為本的計畫:「倘若我們跳脫行政區劃分,其實每一個地方都獨具特色,但是就政府而言,合併前後除了面積與人口增加以及行政工作集中之外沒什麼不同的,然而若將文化也等同視之,如此以來各地方除了中心地以外,都將被邊緣化而停止發展。因此我才會計劃將每一處具有獨特文化的地域串連起來,形成以地方文化保存為主的藝術項鍊計畫。過去新潟縣內市町村之間都會互相交流,彼此一起來思考地方的發展,我現在所做的就是把當初的想法找回來。」

 

跳脫僵固的行政區劃分,將各個市町村設想為一個想像的共同體,但共同體裡頭卻保有各自的文化獨特性,而非單一化成為一個行政區域,這樣的鏈結上也令筆者聯想到日本民族主義所形塑出來的團結一致,即使當中仍有許多差異,可是在這樣的想像之中居民做出了妥協,這也是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能夠成功背後的其中一個原因,但這樣「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集體性卻也可能成為一種公共結構的暴力。

犬島上的公共藝廊,筆者攝。

 

北川在越後妻有成功的「藝術項鍊計劃(The Art Necklace Project)」如何置入在瀨戶內海區域?瀨戶內具備先天上的條件,以點–線–面思考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所構成的想像共同體:點是一個個編上號碼的藝術作品、一個個被納入藝術祭的島嶼;線即是每日每夜在瀨戶內海上運行的海運航線,成為瀨戶內國際藝術祭有形、無形的項鍊;面則是一整片瀨戶內海因為藝術祭的策略與論述被納入為一個想像的共同體,橫向連結進而達成群聚效應,不同島嶼之間既是合作卻也是彼此競爭。

群島間以藝術祭做串連,筆者攝。

 

註一:更多關於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的介紹請參閱《北川富朗大地藝術祭:越後妻有三年展的10種創新思維》。

 

註二:本段歷史脈絡參考網站:上下游丘如華,<歷史、文化、環境共生的大地藝術 打造希望之海─瀨戶內國際藝術祭(上)(下)>,網站: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5841/,2016/11/9造訪;Benesse Art Site Naoshima,網站:http://benesse-artsite.jp/en/

 

註三:參考網站:上下游丘如華,<歷史、文化、環境共生的大地藝術(2) 讓荒田廢校綻放新力─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上)>,網站: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5308/。


其他文章
  • 跳島藝術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表與裏 | 王振愷
  • 連結的可能:探日本藝術祭的興起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電影的光作為媒材:當代藝術中電影史的考掘 | 王振愷
  • 香港藝術月的擴延影像:巴塞爾光映現場與K11 | 王振愷
  • 房間、冰川與全景:VR藝術的四個方案 | 王振愷
  • 阿巴斯《24格》的二十四條影像思考 | 王振愷
  • 梵谷的三個當代化身 | 王振愷
  • 看不見的界線:從2017台北獎美術獎《花蓮白燈塔》 | 王振愷
  • 從北齋、梵谷到陳伯義:談四個臺北與東京日本畫的策展 | 王振愷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