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萬趣融思:「錯位古今」的香港水墨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圖1:「錯位古今—香港新水墨:陳瑞瑩、黃綺琪、鄭丹珊」聯展(取自大觀藝術空間臉書粉絲專頁)

台灣與香港兩者的相似性,在歷史、社會、文學、藝術等方面已有許多學者進行相關探討,甚至有工作坊與學術論壇即以兩者的比較為題。如在社會學領域,中研院曾舉辦「2011台灣—香港社會學與社會意向研討會」,台灣清華大學於2013年則召開「殖民、依賴、反抗:台灣與香港民主化之比較」工作坊,同年由中研院社會所出版《面對挑戰:台灣與香港之比較》;文學領域則如有游勝冠在2015、2016年編著的《流離與歸屬─二戰後港臺文學與其他》、《媒介現代:冷戰中的台港文藝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等討論;視覺藝術方面,吳瑪悧亦在2015年時曾論及台、港兩者的相似性。

台、港兩地,一如社會學者李丁讚所言,就歷史的脈絡上,皆經歷過殖民統治、解殖、回歸的過程,齊以島嶼之姿處帝國邊陲,同在華語文化的系統下身受歷史與政治的不斷擺盪,於其譜系或差異上,自有許多可供比較的價值。特別如台、港兩地的互相影響,尤為值得關注。如文學界中,須文蔚在探討現代主義時即曾留心於台、港互相傳播的現象;藝術史界中,沈揆一亦曾在〈東亞藝術的十字路口〉指出兩地的異同。

 

圖2:「錯位古今—香港新水墨:陳瑞瑩、黃綺琪、鄭丹珊」聯展空間現場(作者自攝) 

此中的相關性,更或者可直接從台、港二地文化的交流可見一斑,如赴台就讀師範大學美術系的香港藝術家鄭明、呂振光,由台赴港定居並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開設相關文憑課程的劉國松,皆為香港藝術史中重要的代表性人物。特別如劉國松,更推動「香港現代水墨畫協會」的誕生,並在1994年、1997年前後於台舉辦「中國現代水墨畫大展」、「亞洲國際水墨畫大展」、「香港現代水墨畫協會20週年慶」,亦在2000年於香港視覺藝術中心舉辦「開創新世紀:港台水墨畫聯展暨研討會」,潘安儀便指出其影響力至今仍可在香港藝術界清晰可尋。

在視覺藝術領域,香港的水墨畫猶為值得台灣關注。不同於台灣歷史對於「正統國畫」的爭議,以傳統畫派及嶺南畫派為主導的香港畫壇,卻讓新興的水墨畫打破既有框架,也突破原有視覺藝術中以油畫為大宗的景況,重塑出交織傳統與創新的另一種可能性。同時在六十、七十年代經濟趨勢一片看好的社會背景,更由呂壽琨、王無邪、劉國松等人的倡導與推動下,水墨畫運動成為香港風格現代藝術創建過程中的重要一環並迅速發展。

 

圖3:「錯位古今—香港新水墨:陳瑞瑩、黃綺琪、鄭丹珊」聯展空間現場(作者自攝) 

雖然香港在八十年代後,水墨運動有趨緩之勢。但香港當代水墨的發展與其代表性,於本世紀又開始被強調。如全球首個以當代水墨為主題的大型國際藝術博覽會「水墨藝博」便於2015年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辦。同時,近年香港不僅舉行「全球水墨畫大展」,更有將港都塑造為「水墨之都」的規劃。因此當代香港的水墨創作與發展,或是更是其視覺藝術中所需被留意的關鍵之處。

如果說香港過往的水墨發展偏重於傳統的繼承或是個人風格的創發,香港的當代水墨更偏向於創作者自身對於生活的感受與梳理。此次「錯位古今」展覽,即是以三位香港水墨的創作者為主題的聯展,不僅三位創作者陳瑞瑩、黃綺琪、鄭丹珊皆來自香港水墨運動重陣之地的香港中文大學,且約略都同於九十年代左右出生,過去更分別在故宮、佳士得、蘇富比等重點藝文單位舉辦過展覽。三人作品中亦顯示對於傳統中國繪畫的傳承,同時揭露出香港當代水墨中的獨抒性靈。

 

圖4:陳瑞瑩,《念物》,水墨設色紙本、光、櫸木、和紙,2017,31x16x10(作者自攝) 

「錯位古今」展覽的三位創作者陳瑞瑩、黃綺琪、鄭丹珊雖皆由中國工筆繪畫入手,展現出成果卻有所不同。其中陳瑞瑩用色端莊典雅,畫面中渺無人跡,主要為風景與花鳥動物的題材,畫面中呈現的是氣氤的流動,包含光影、水氣、雪霧的景色變化,若隱還藏的半透明筆法可顯示其工於用筆的技巧。陳瑞瑩在近年亦自行學習裝裱,同時連帶影響其創作的風格,不僅在繪畫作品中運用裝裱讓畫面呈現若隱若現的光透感,同時藉由裝置的呈現方式,創造出有別以往的作品意象。在其裝置作品中,其概念既是西式的,然而圖像內容維持中式風格,但在整體的裝置擺設卻又帶日式韻味,呈現出多元文化交融的現象。

黃綺琪的創作風格最為多變,2010年即以可愛趣味又帶有超現實風格的「Shelter」系列作品讓人印象深刻,2013年左右畫風為之一轉,以中國傳統工筆的白描手法分別對《朝元仙杖圖》、《貨郎圖》、《草堂十志圖》等圖像進行有意識地改造與轉化,在其創作中常見的飛型機械或是皮諾丘等元素,在此時已經可見端倪,可視為其創作風格中的重要轉捩點。此次黃綺琪則結合複合媒材,大膽使用拼貼手法結合繪畫,用色大膽,展現出新世代年輕人對於創作的狂放綺想,作品同時富有遊戲性的趣味。

 

圖5:黃綺琪,《我們不害怕》,油彩、水墨設色紙本,2015,75x140(作者自攝)

鄭丹珊早期即在拍賣市場有過不俗成績,其作品表面謹守中國傳統的媒材,然在圖像內容中,卻成熟轉引傳統中國山水幻化成時間運轉的輪迴以及創作者坐居空間的實際反映。特別是「Studios」系列作品,最可看到畫家反映其日常生活面對食、衣、住、行的足跡,鄭丹珊用一貫的乾淨俐落手法轉化成氣質優雅的畫面,然而畫面中的擁擠和時間的匆促感反映現實真正的生活現狀。特別是作品《寄居》,由傳統面對自然肌理堆疊而成的巨屏式山水,在鄭丹珊的創作中成為日常物品堆疊而成的生活肌理,讓其創作不僅更具系統性,同時亦更貼近現實。

過往朱琦曾在其具有代表標誌的著作《香港美術史》中,認為所謂的香港藝術是「在英國殖民統治下,在香港地區逐漸發展起來的,以嶺南特色中華傳統文化為根基,並不斷吸納西方現代藝術造型元素的一種邊緣型區域美術。」並指出其基本特徵在於藝術形式的多樣性、表現手法的融合性、題材內容的通俗性。此次陳瑞瑩、黃綺琪、鄭丹珊三人的作品,或許即為可從該觀點下具體審視香港當代水墨創作的良好入門。

 

圖6:鄭丹珊,《寄居》,水墨設色紙本,2017,137x46(作者自攝) 


其他文章
  • 感氣.念物:陳瑞瑩創作的承續與交融 | 黃曜詩
  • 萬趣融思:「錯位古今」的香港水墨 | 黃曜詩
  • 眾裡尋他:羅展鵬作品的眾生相 | 黃曜詩
  • 通往「私域/思欲」的幽徑:余昇叡作品中的空間 | 黃曜詩
  • 探尋‧感知‧自我建構:錯身/措身下的藝術家主體追塑 | 黃曜詩
  • 編織當代 傳藝再生:蘇州宋錦文化展 | 黃曜詩
  • 生命豢養的宇宙:張惠文的動物繪畫 | 黃曜詩
  • 花開富貴 燈輝綺節:故宮的花箋與花燈節慶特展 | 黃曜詩
  • 當代山水的質變:楊泳梁的《夜遊記》 | 黃曜詩
  • 台灣藝術歷史的當代書寫傳承 | 黃曜詩
  • 古希異景:楊三郎「民情色彩——在經驗之後」展側論 | 黃曜詩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