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行進顯影,找回身體的叛逆與自由

 

文/黃馨儀

2018年7月,在人來人往的中山地下街誠品R79廣場,架起了分隔空間的攝影展板,燈光撒在一幅幅黑白裸露的年輕身體影像上。那些確實是「身體」的肖像,不完整的身型,可能只是一個部位,或是僅見身上的傷痕與刺青,卻總是看不清與看不見身體主人的容貌──因為容貌是這群受展的未成年少年犯,為社會保護而無法向公開輸出的私密。

走在中山地下街,少年黑白的身體形象躍入眼前。|盧德真攝影提供

盧德真策攝的「逆風X顯影X進行式」影像展,自2017年下半起,以近一年的時間,就著少年矯正學校誠正中學【1】仁班教室與寢監旁的「心理諮商室」搭起了簡易的攝影棚開始進行。在禁錮之所的狹小黑暗中,讓時間與信任打開褪去少年的心房與外衣,以影像記錄下少年的故事與身體印記,開展了囚牢以外的身心自由。也因此,影像展中的照片,即使黑白,卻能有溫度的凝鍊著,不同的影像也映出了每個少年所獨有的不同──蜷曲著身子與想念、大方的展現背上作伴的神明刺青、坦然延展著身體、純靜地凝視著與笑著,或是調皮的遮著重點部位躍起。

少年的身體肖像,展區一隅。|盧德真攝影提供

沉靜的凝視與背後的刺印。|黃馨儀攝

盧德真對少年的攝像,「有一種溫柔體貼的經驗,以內在的精神來認同客體,進而成為真正的理論。」【2】這樣的溫柔體貼,來自其在誠正中學服替代役時與孩子的相處和觀察。在接待「新生」、巡守舍房、留意監視器、站哨、身體檢查的過程中,德真以他的人文背景與關懷,對這群「誤入歧途」的少年有不同的檢視。德真在服役日記上寫下:「此刻如此安詳。毒品、詐欺、竊盜犯……,無一不顯露孩提時的天真,降生時的姿勢。我想著『他們的夢』...... 信念併思想,足以越過三米三高牆。他們或望不見此時操場頂上的獵戶座星空,然卻不無可能到達其中一顆星球。」【3】那一場場個人之夢與希望,閃現在整個影像展,在身體肖像之外,延伸到「底片日記」與「舞蹈劇場」兩個單元。

「舞蹈劇場」協助記錄了2017年「台灣好基金會」邀請「差事劇團」與「雲門舞集舞蹈教室」共同發展的「逆風計畫」,半年多的時間,以戲劇和舞蹈和少年們的工作歷程【4】。除了側拍照片,亦有部分工作坊教師、學生的文字書寫記錄。尤其從文字中,可見戲劇與舞蹈對少年彼此間的團隊情感、身體的開展、自我認識與成長的助益;在活動中他們彩色躍動的身體,更展現了獨特的專注與自信。

策展人盧德真導覽分享影像背後的故事。|宋慧昱攝

然展覽中最令我駐足的則是孩子們自己拍攝的「底片日記」。底片日記的篇幅不多,也還在進行中(展出時30名少年只完成13名)。盧德真分次給與每位少年一台底片相機,在一週的時間內,以36次快門映下他們在學校的生活。如此數位化的時代,拍完看不到、次數有限的舊型底片相機,在那沒有鏡子、不得影像紀錄的監所,是如此的珍稀而特別。要拍什麼?為何而拍?他將話語權還給少年:「即使拍壞了,也要為自己負責。」權力與義務,都在這裡了。少年們在工作坊中說道「好的壞的都要概括承受」,成長某種意義上即是對自己責任的意識,也是少年在這裡成年的體悟。

在誠正的日子剝奪了他們身外的自由,在禁錮之中,多了大把時間去貼近自己、重新定義關係與發現渴望與企求。他們拍攝的照片,多也是一個個同行者的身體,或是那些模糊不清的移動與陪伴。難得難得的幾張合照,刻意模糊了聚焦,以求出監時可以擁有。

「舞蹈劇場」與「底片日記」展區色彩鮮活,對映著另一端「身體肖像」的沉靜黑白。|盧德真攝影提供

自己的相片自己拍,「底片日記」讓少年再回到自我表述的主體。|黃馨儀攝

盧德真將獄中不可得的相機交給少年自由拍攝,使我想起了1973年波瓦將當時罕見而貴重的相機發給不識字者,讓影像成為語言,回答他們的來源。這不僅僅是交回話語權,更是讓他們保有自己思考與行動的權力,由自己出發,成為主體,由目擊者成為主角。【5】

從少年身體的靈光召喚、劇場與舞蹈的成長紀錄,以至將觀看的自由交還予這群少年,「逆風X顯影X進行式」呈現了影像背後蘊含的各式可能,藉由鏡頭與鏡頭後的心、眼,潛進投入,擴展加深,浮光掠影地,捕捉了這一群少年逆風前行的叛逆與自由。

最後一面牆,是今年差事劇團邀請學生寫下「筆記本」的部分內容,藉由六個主題,勾勒出獄中生活,並以文字自我檢視他們的擔憂與渴望。德真並設置了信箱(少年們當初寫完筆記本也是投入信箱),邀請觀展觀眾留言給孩子。觀眾的回饋也陸續掃描拿到班上給無法觀展的主角少年讀閱。|宋慧昱攝

觀眾留言給孩子們的信。|盧德真攝影提供

 

【影像展資訊】

時間:2018/7/12-7/30

地點:誠品R79(中山地下書街捷運第二廣場)

 

【1】誠正中學,依據「少年矯正學校設置與教育實施通則」,於1999年七月正式成立全台第一所法務部與教育部合辦的學校,專門收置受感化教育判刑的未成年監獄。每班由有一名有教育資格的「導師」,與法務部體系的「教導員」帶領,學生有每日課表,服刑期滿可繼續銜接受教。惟課表外的時間則須待在有鐵窗的共同「寢室」。

【2】班雅明(Walter Benjamin)《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許綺玲譯。台灣攝影工作室出版,1998。頁42。

【3】引自盧德真〈相遇在山巔,在風裡〉,影像展開幕手冊,頁3。

【4】逆風計畫於2017年在訓育組長江仲敏老師的策畫,與柯志恩立委的促成下,整合法務部與教育部的資源開始進行(該年文化部在展演上亦有協助)。2017年11月的展演後,各單位於2018年仍和同一批學生,持續深化創作與發展。今年劇場部分又再加入彰化少輔院,擴大藝術教育再矯正機構的可能。因為學生的保護與移監問題,演出多在監所內,相關資料,或可見2016年差事劇團與中華文化總會帶領的劇場歷程記錄《敬!世界和平──飛行少年的劇場飛行》一書。

【5】整理自波瓦(Augusto Boal)〈被壓迫者詩學〉,《被壓迫者劇場》,賴淑雅譯。揚智文化,2000年。頁161-175。


其他文章
  • 回桃看藝術節──一場淘氣的藝文鬥陣 | 黃馨儀
  • 行進顯影,找回身體的叛逆與自由 | 黃馨儀
  • 關於成為真正的人:祭儀‧劇場‧行為藝術 | 黃馨儀
  • 在《無用之地》的《入夜風景》 | 黃馨儀
  • 過載的是世代,還是文化平等的可能? | 黃馨儀
  • 劇場與改變現實的魔法──專訪Tânia Faria | 黃馨儀
  • 不被時間打敗的築夢者:專訪Paulo Flores | 黃馨儀
  • 像瘋馬般前行:Òi Nóis的劇場美學 | 黃馨儀
  • 走至不惑:以劇場實踐烏托邦 | 黃馨儀
  • 持續對抗暴虐的現實──巴西民眾劇場的政治意識 | 黃馨儀
  • 回到民眾劇場的搖籃:巴西 | 黃馨儀
  • 失效的非典型空間演出──當環境成為布景 | 黃馨儀
  • Junta──獨立共構的藝展 | 黃馨儀
  • 《潮池流轉》──以記憶與創作在時代灘頭留下貝殼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下)──島嶼梳理與回歸的困境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上)──遇見邊緣的豐厚與荒廢 | 黃馨儀
  • 一同種下夢想的金門——2017「土豆音樂祭」 | 黃馨儀
  • 趣味平行藝穗節,藝術歪斜到日常——「酥壓療癒時光」 | 黃馨儀
  • 《等待果陀》──映照在演出之外的劇場脈絡 | 黃馨儀
  • 談老空間的脈絡活化──台中散步觀察 | 黃馨儀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