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關於成為真正的人:祭儀‧劇場‧行為藝術

 

──記2018年冉而山劇場原住民部落大學研習營

文/黃馨儀

2018年7月6日至8日及13日至15日,位於花蓮太巴塱部落的冉而山劇場,在花蓮縣原住民族部落大學 的邀請下,以「祭儀‧劇場‧行為藝術」為主題,舉行了兩梯次各三天的研習課程。在東富國小/阿美族文化教育學校的戶外空間,以傳統半開放茅草屋為主要研習地點,並在茅草屋前的草皮區搭起頂頂帳篷,停車場的水泥地上也擺放的石頭陣列,作為每天早上五點「迎日起舞」的祭舞地點,一切的發生都與所處的環境在一起。

半開放的茅草屋,此次研習營的主要場地:共學、共食、共同驅趕蒼蠅、共同喝酒聊天。|黃馨儀攝

另一邊的草地區是晚上的過夜點,也是部分課程的活動區。圖為TAI身體劇場Watan Tusi的 「TAI(看)見腳譜」。|冉而山劇場提供

冉而山劇場由資深原舞者團員Adaw.Palaf.Langasan(阿道‧巴辣夫‧冉而山)成立,團名呼應著太巴塱部落的聖山「奇冉而山(Cilangasan)」。自2012年正式成立以來【1】,一直以阿美族祭儀與神話為源頭,與團員共同進行創作。然而冉而山嚴格說起來沒有 「正式團員」,參與者日常都有自己的其他工作:理髮師、文史工作者、農夫、工人,甚至還有部落的青少年與孩童;當聚在一起「排練」時,多也是一起進入祭儀的舞唱,或是就這樣一邊唱,一邊就著公路從一個部落,走向另一個部落。這樣不照現代劇場創作排練的劇團,卻在2014年獲選代表台灣參加「愛丁堡藝穗節」,又接續於2015年前進「外亞維儂藝術節」,由太巴塱出發,舞唱向國際。

冉而山劇場這樣看似無關卻聚焦的發展特質,也展現在研習營中,並且呼應了阿美族“ Sakala- tamdaw"颯旮啦旦老,成為一個「真正的人」的教育特質。在生活中,藉由實務、順著時序,多樣學習。兩階段各三天的研習營內容十分多樣,除了劇場與行為藝術的課程,主要圍繞在對於原住民族各項文化議題的認識,並以太巴塱部落為主體,在文化上與地理空間上輻射而出。尤其在第一階段的課程中,藉由中研院學者胡台麗拍攝的 《讓靈魂回家》,紀錄了2003年太巴塱部落青年有感於部落傳統祭儀的消逝,希望重現過往祭祀中心的祖靈屋 Kakita’an ,並從中研院迎回祖靈的過程,展現原住民部落在現代社會中的困境,與原住民族傳統回溯的困難。而之後,學員們亦跟著進入眾人齊力重建的 Kakita’an【2】祖靈屋參訪、了解祖靈柱上的部落神話,並有幸參與試圖回復傳統製陶的土地Ilisin【3】。

族人試圖回復過往在Ilisin前的取土與製陶祭儀。|冉而山劇場提供

一行人虔敬地參觀祖靈屋Kakita’an後合影。 |冉而山劇場提供

在阿美族太巴塱部落實地的走訪與祭儀之外,也讓其他面向的原住民議題碰撞進來:謝若蘭「西拉雅復權復名之路與挑戰」從法律與人類學歷史審視他者對原住民族的定義問題,也展現了原住民主流而至非主流(尚未被官方正名的原住民族)的復權困難,尤當其失去了母語與祭儀時的肯認。在此對應之下,有著因緣際會和部落結緣的林淑照近年來於港口部落推動母語學校的實踐分享、Uding Wayan回到靜浦部落耕作與倡議的歷程;TAI身體劇場Watan Tusi則試圖以腳譜和織布譜去建立系統,並將之轉換為舞蹈語彙,以不同方式記下原住民祭儀舞蹈;或是Skaya Siku以拍攝紀錄片導演與策展,重新打開觀看的方式,去思考攝影機的政治,以及原住民紀錄的重心與倫理。此外亦有紀實攝影記者蔡明德在「人間雜誌」時期的紀錄攝影,回溯原住民受壓迫的歷史。

每天早晨五點,聽到吟唱聲身體便會醒來,一個一個慢慢補上,跟著迎日起舞,敬酒連結天地與牽著手的人。原本是最擔心的一個活動,最後卻成為每日最期待的起始。|黃馨儀攝

研習營每天由早上五點的迎日起舞開始,課程直至晚上十點結束,期間皆只排有一小時的用餐時間作為休息,可說十分緊湊,有點不那麼「原住民」。然而在密集的研習活動之間,卻又有一種「鬆」,Adaw團長視情況,常常建議大家「休息一根菸」,然後再「不疾不徐」、「不知不覺」地開啟接下來的活動。這樣的時間與節奏感,在現代習慣的課表及準確的時間定義外,又拉出了另一種時間感與標的──在同樣的目的上,尊重集體下個體需求的時間。而這樣「不疾不徐」、「不知不覺」亦呼喚出了生物自然的時空感,更加覺察自己與環境的關係與變化。於是,劇場工作強調的覺察、以及行為藝術重視的當下性便在此共同的生活情態下開始產生,最後學員的呈現,亦在不執著學術名詞定義下產生,且有機地呼應該階段研習營的脈動──第一階段以祭儀為主軸的身體虔行;第二階段以共同參與及身體通道的創作。

冉而山劇場的靈魂人物,人稱「道叔」的團長 Adaw,也是研習營裡最「自然而然」的人。|冉而山劇 場提供

作為台灣漢人,此次「Sakala-tamdaw 颯旮啦旦老祭儀‧劇場‧行為藝術研習營」實為極佳的途徑,在智識上與身體上理解及參與台灣原住民的文化與道路;而作為原住民學員,即使為其他部族,亦在過程中有不斷反身的參照(第一梯次有一太魯閣少年參與)。當能 一起共處、共學,並置身於自然環境,共同回返,尊重與互助於焉產生,自己在這塊島嶼上的道路也跟著清晰了起來。

該學習的仍有許多,尤其是向能與這塊土地敬重共處的原住民。

最後的行為藝術演出,每個人一個作品,卻意外地各自連結在一起:劉于仙利用地上的圖形呈現了她向親人致敬的行為祭儀。|黃馨儀攝

所有在這場域的事與人都可以形成行為藝術,連道叔的小兒子也一起行為了!|黃馨儀攝

 

【1】冉而山劇場雖然正式成立於2012年,但團長Adaw在2002年起便於台東都蘭糖廠辦理研習營,劇團的精神在當時便以奠立。

【2】Kakita’an,過往是太巴塱重要的祭祀家族與祭祀中心,尤其負責供俸獵首。然而在日本殖民統治時,因為統治需求開始弱化Kakita’an功能,並將Kakita’an家族遷移出祖靈屋。1958年,祖靈屋因颱風 損毀,其中重要的、雕刻有部落神話與寄居祖靈的祖靈柱被中央研究員接收保存。直至2003部落青年前自前往向中研院民族所表達迎回訴求。更多內容可參見朱立群 〈阿美族太巴塱部落 ──向祖靈尋找文化復振的力量〉,台灣光華雜誌,2013年。

【3】Ilisin,過往漢人主流稱為「豐年 祭」,為阿美族的重要年祭,有慶祝豐收、迎新去舊與祭祀祖靈的意義。傳統中,阿族人在Ilisin前一個月需釀酒與製陶,並有各自的祭儀。然這些製法與祭儀在日本與國民黨的政治管理下消失,是以太巴塱部落正積極藉由文獻記載與Sikawasay(巫師)口傳回溯。

【4】「Sakala-tamdaw祭儀‧劇場‧行為藝術研習營」課程紀錄與分享可參考「冉而山劇場(Langasan Theatre)」臉書頁面。


其他文章
  • 回桃看藝術節──一場淘氣的藝文鬥陣 | 黃馨儀
  • 行進顯影,找回身體的叛逆與自由 | 黃馨儀
  • 關於成為真正的人:祭儀‧劇場‧行為藝術 | 黃馨儀
  • 在《無用之地》的《入夜風景》 | 黃馨儀
  • 過載的是世代,還是文化平等的可能? | 黃馨儀
  • 劇場與改變現實的魔法──專訪Tânia Faria | 黃馨儀
  • 不被時間打敗的築夢者:專訪Paulo Flores | 黃馨儀
  • 像瘋馬般前行:Òi Nóis的劇場美學 | 黃馨儀
  • 走至不惑:以劇場實踐烏托邦 | 黃馨儀
  • 持續對抗暴虐的現實──巴西民眾劇場的政治意識 | 黃馨儀
  • 回到民眾劇場的搖籃:巴西 | 黃馨儀
  • 失效的非典型空間演出──當環境成為布景 | 黃馨儀
  • Junta──獨立共構的藝展 | 黃馨儀
  • 《潮池流轉》──以記憶與創作在時代灘頭留下貝殼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下)──島嶼梳理與回歸的困境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上)──遇見邊緣的豐厚與荒廢 | 黃馨儀
  • 一同種下夢想的金門——2017「土豆音樂祭」 | 黃馨儀
  • 趣味平行藝穗節,藝術歪斜到日常——「酥壓療癒時光」 | 黃馨儀
  • 《等待果陀》──映照在演出之外的劇場脈絡 | 黃馨儀
  • 談老空間的脈絡活化──台中散步觀察 | 黃馨儀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