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眾裡尋他:羅展鵬作品的眾生相

圖1:羅展鵬,《祂說:成了》,油彩、畫布,2018,162x130(筆者自攝)

如果要在台灣找出1980年代後出生的藝術創作者,羅展鵬恐怕是無法被略過忽視的代表性人物。更或者,以同世代的學院教授暨創作者吳宥鋅的話來說,羅展鵬是「最有鑑別度與成就的年輕藝術家之一」。不僅在羅展鵬的學生時代就囊括眾多美術比賽的大獎,諸如台陽美展、大墩美展、全省美展、桃源美展、高雄美術獎等,而且往往以首獎或優選之姿獲得肯定。同時,包含聯邦、奇美、文建會等單位亦皆收藏其作品。

身為藝術家,羅展鵬前後舉辦「草莓族工作室入侵」、「黑的邊緣」、「人間草紙-靈魂的墨漬」、「墨嵐」等多次個展,曾參展於德、美、英、日、韓等地,並於德國柏林與美國洛杉磯當代美術館進行駐村,更獲得洛杉磯ESMoA作品典藏的殊榮。

相較於其他創作者,羅展鵬的特殊之處更在於其跨界的特質,其參與如大學生了沒、我猜、非池中與滾動力等多項訪談性節目,並曾擔任MV男主角,更曾為五月天音樂概念專輯「女也」操刀視覺設計,話題性十足的羅展鵬更因其多方位的才藝,亦讓他相較於其他藝術創作者能有更多的能見度。

圖2:羅展鵬,《鬱鬱蔥蔥的生命》,油彩、畫布,2018,142x111(筆者自攝)

不僅如此,作為一位對於自身創作嚴肅以待的藝術家,羅展鵬的作品早就被諸多藝術領域的工作者所肯定。如台灣藝術史研究學者蕭瓊瑞即指出羅展鵬「為寫實油畫的可能性,提出嶄新的探討與建構」,除此之外,包含白適銘、吳宥鋅、黃亞紀等眾多藝術領域的教授、創作者、評論人,都以不同面向肯定並解讀羅展鵬的作品,亦讓其作品同時在學院、畫廊等場域獲得更充分的開展。

羅展鵬在學生時代即以「草莓族」系列聞名,曾經自述創作對其「不僅僅是當作紀錄草莓族的時空背景,更是著墨在台灣當代的各種面向,包括政治、時事、次文化等等」。羅展鵬企圖透過描繪去表達當下的時空環境,其繪畫題材表面上為個別人物的肖像畫,然而就底探討,羅展鵬並非只是在處理個人肖像的特殊性問題,其創作中呈現並反映的更是一個屬於當代的眾生相。

羅展鵬企圖以時代氛圍作為創作特徵,在其「草莓族」系列即能展現。「草莓族」系列亦為羅展鵬就讀台灣師範大學美術所西畫創作組碩士畢業論文《當代寫實繪畫實驗—草莓族系列之創作研究》的焦點作品,由其創作自述和相關訪問可看出羅展鵬承續寫實的技法與精神,旨在關心政治議題與當時台灣人的主體與認同,並在表象喧囂的圖像中,似乎也潛藏繪畫中對象內心的失落與空虛,藉此當代台灣年輕族群的眾相中,呈現出創作者對於土地與青年的關懷。

圖3:羅展鵬,《靜默的觀察者》,油彩、畫布,2018,162x97(筆者自攝)

同時,身為視覺藝術的創作者,從羅展鵬歷來個展的作品中,亦能看到藝術家對於創作極具意識的進行蛻變與突破。在鮮艷的「草莓族」後,「白面者」則以蒼澹之姿呈現,畫面上隱藏著一股雖生尤死的蒼白、無奈和詭異感,有評論者即用「邪典」形容其作品的怪誕、異常,或許創作圖像中的如此幻化,突現出當代青年對於未來無所適從的一種孤寂與挫敗。

另一方面,羅展鵬也曾以黑白色階的方式呈現,此部分作品可視「墨嵐」系列為代表。徐婉禎即指出「墨嵐」系列為羅展鵬創作的重要轉捩點,既保留「草莓族」系列的寫實功力,亦發揮「白面者」系列對灰燼的想像,同時持續「柏林召喚」系列水墨加壓克力的媒材使用,使用東方媒材的水墨進行西方筆法的暈染、滴流、噴濺等。「墨嵐」系列,就技術上是更為試驗性的作品,用噴濺、潑灑的技法,結合墨與壓克力的創作,在過去未以水墨為基礎語彙的背景上,羅展鵬卻精準保持黑白基調的掌握,傳達一種新式的東方意象。

羅展鵬在今年度亦以新作品亮相,從形式、媒材以及議題,皆再度有更實驗性的突破和更高的格局。甚至,對於藝術家的創作自述,羅展鵬亦開始以更加警覺而精準的文字撰論作為呈現。羅展鵬自稱「在近年的作品中,在畫面邊緣塗抹了很多厚重的顏料,再由顏料中捏塑出立體雕塑,這不僅僅是將平面繪畫延伸出去,提供不同的觀看方式,同時它也延伸了畫面的語意關係」。近期新作的試驗,除去以繪畫框架中平面與具體的問題作為創作的可能性外,同時在諸如畫框的加工處理、塑像的擺放與平面圖相間的呼應等,更涉及視覺語言中符徵與符旨的探索。

圖4(左):羅展鵬,《敘利亞的紅衣少年》,油彩、畫布,2018,91x72.5(筆者自攝)

圖4(右):羅展鵬,《敘利亞的白衣少年》,油彩、畫布,2018,91x72.5(筆者自攝)

如果說在「柏林召喚」作品中,已可嗅出羅展鵬對於中西文化碰觸的相關議題。在近期新作的意象上,如在《敘利亞的紅衣少年》、《敘利亞的白衣少年》中,羅展鵬更明顯企圖以遭受戰亂的難民等為題,從更高規格的視角去闡發有關人道、生死、宗教的創作,其新作亦以更具普世性價值的面向作為呈現。

然而,生、死概念雖屬兩端,但羅展鵬更應是一體兩面之事,其便指出其「雖然是死,卻有生生不息的內在力量;而雖然是生,卻也有生命中不得不面臨『必然的苦難』。」生老病死自是生命的常態,人生道路的曲折與苦境更為無法避免的必經之徑,在羅展鵬的創作中,以現實之姿顯現出社會框架,讓觀者藉由與創作者的畫面接觸中,從而感受到具體存在下包含人的選擇、現實的荒誕、生活的虛妄種種無法逃逸的巨大社會結構,進一步思索相關於生命如何覺醒、人性怎樣昇華的可能。


其他文章
  • 大內藝術節「放空現實」中的失語發聲 | 黃曜詩
  • 藍心之物:李婷婷作品中的時間軌跡 | 黃曜詩
  • 藝術創作與生活軌跡:鄭丹珊的「工作室」 | 黃曜詩
  • 感氣.念物:陳瑞瑩創作的承續與交融 | 黃曜詩
  • 萬趣融思:「錯位古今」的香港水墨 | 黃曜詩
  • 眾裡尋他:羅展鵬作品的眾生相 | 黃曜詩
  • 通往「私域/思欲」的幽徑:余昇叡作品中的空間 | 黃曜詩
  • 探尋‧感知‧自我建構:錯身/措身下的藝術家主體追塑 | 黃曜詩
  • 編織當代 傳藝再生:蘇州宋錦文化展 | 黃曜詩
  • 生命豢養的宇宙:張惠文的動物繪畫 | 黃曜詩
  • 花開富貴 燈輝綺節:故宮的花箋與花燈節慶特展 | 黃曜詩
  • 當代山水的質變:楊泳梁的《夜遊記》 | 黃曜詩
  • 台灣藝術歷史的當代書寫傳承 | 黃曜詩
  • 古希異景:楊三郎「民情色彩——在經驗之後」展側論 | 黃曜詩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