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劇場與改變現實的魔法──專訪Tânia Faria

 

Tânia Farias(譚雅‧法利亞絲)可說是Òi Nóis Aqui Traveiz的千面女郎,參與劇團二十五年來,每齣劇都可以看見她的身影;而不論她扮演的是怎樣的角色,都能在第一眼攫住觀眾的目光。日常生活中的譚雅也是如此,晶亮著大眼,蘊含著堅毅與親切的能量,在台上與台下,都散發著屬於她的光彩。這強大的氣場與光彩,或許與譚雅和劇場相遇、進而留在劇場有關──劇場演出給予的生命力與感染力,並且展現了另一種真實;而Òi Nóis Aqui Traveiz的作品又將真實延長,觸及不同社會議題。

Tânia Farias演出劇照。|圖片來源:Òi Nóis Aqui Traveiz臉書

 

進入製作魔法的烘焙坊

譚雅首次認識Òi Nóis Aqui Traveiz作品,是一次偶然在街頭看到他們演出“Se Não Tem Pão, Comam Bolo! "(《沒有麵包就吃蛋糕吧!》),不過直到她看到了《浮士德》(“Fausto")才真正興起想要加入的慾望──因為那是她第一次徹底發現,劇場居然可以做到這麼多、甚至還有可能更多!《浮士德》整體演出十分緊湊與強度也極高,無論在視覺與美學上都搭到極致,令人覺得好像身處一場夢境,進入另一種現實中。整齣戲也有種神秘感,魔幻與神祕搭著感官體驗。所以她加入了Òi Nóis Aqui Traveiz,進入這個「製作魔法的烘焙坊」。

因著Òi Nóis Aqui Traveiz的表演概念,譚雅的表演固然以亞陶和葛羅托夫斯基的理論與方法為基礎,藉此了解劇場的身體工作可能,在這之中亦能藉由演員的感受投射,反映出現實。Òi Nóis Aqui Traveiz的表演態度亦是重要參考點,這方面保羅是主要的參照與指標。此外日本舞踏也對她有極大的影響,有趣的是,舞踏這詞彙是譚雅和父母聊天時串起的連結!作為創作者,她由日常生活取得許多材料,並由每次演出中學習。其中,扮演《哈姆雷特機器》中的奧菲莉亞,這個堅強與脆弱同在的女人時,令譚雅收穫最豐,也影響其日後表演面向。

《哈姆雷特機器》中的奧菲莉亞劇照。|圖片來源:Òi Nóis Aqui Traveiz臉書

「這些都是伴隨著我表演方法的『鬼魂』。我沒有想要形塑所謂『我的』表演技巧,重要的是能保持靈活,並且先實踐了再說。」先做了再說!實驗過,然後再找資料繼續研究,這也是Òi Nóis Aqui Traveiz很重要的創作精神。

 

從自身到他者,迸發集體想像

當提及Òi Nóis Aqui Traveiz另一個核心精神「集體創作」時,譚雅提出了日常實踐上的曲折。Òi Nóis Aqui Traveiz希望團體不只是表演,而能藉由集體工作凝聚。因為是集體工作的關係,所以其實無法選擇一起工作的對象,畢竟只要對工作項目有興趣的人都會一起參與。集體工作雖然是大家的共識,然而也要能清楚知道不是每個人都是一樣的,明白每個個體之間有所差異。這樣的過程需要許多的溝通、協調和理解,才能尊重與接受每人不同的狀態。不能否認,因為要「共同」,所以會花費許多時間在溝通,其中也有很多相互的妥協。然而在理解自己與他者的差異後,這會成為一個基礎,連結到社會實踐。

Òi Nóis Aqui Traveiz平日的排練與整頓皆是沒有領導、大夥自發的行動。|黃馨儀攝。

Òi Nóis Aqui Traveiz有意識地以集體創作,作為其烏托邦的實踐。雖然在劇團裡,大家參與的時間不同,像是保羅已參與40年,譚雅有25年的實踐,另也有參與5到7年,或是才剛加入兩年的團員,因為經驗差距,資深的難免會有提醒、或是執行上的提示,但這是經驗的不同,他們很有意識不去形塑階層差異。

就譚雅而言,在Òi Nóis Aqui Traveiz重要的不是表演本身,而是如何學會集體工作,從觀看他者而至自我省察。一個演員要學會批評表述,也得知道自己是怎麼被觀看的,不是只有埋頭做做作品。「劇場是一個 idea,永遠都需要有新的刺激,並因此能影響其他人,甚至改變整個世界!」她深深相信劇場是能改變社會的神奇魔法,只要表演創者明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道自己是被觀看的影響,如此才有改變的可能!

所以在創作上,每個人都可以帶入自己的想法,因為每人的異質性也帶來不同刺激。像是我前幾年連結我個人生命的危機,做了獨角戲“Desmontagem”。譚雅發現自己無法生育的低潮,藉由思考與反省想成為母親的願望,以此連結到Òi Nóis Aqui Traveiz的集體工作──思考「我」在團體中,如何以個人去提問、回應集體工作與表演,因此成了這個solo作品。

“Desmontagem”演出劇照|圖片來源:Òi Nóis Aqui Traveiz臉書

 

讓冒險產生驚喜

談及到劇團的現況,雖然Òi Nóis Aqui Traveiz是巴西代表的劇團之一,尤其以劇場與音樂、舞蹈、視覺藝術結合上都有一定水準,但因為巴西的政治動盪,所以現在是很困難的時期。而在阿格雷港,許多劇團仍很封閉,並且有同行相輕的狀況;相對來說,其他地區比較認識與喜歡Òi Nóis Aqui Traveiz的作品。

「但有必要就得去做,一點細節都不要放過。再怎麼困難好像也只能相信,持續去做,去承擔風險。有冒險才能成就好的作品;藉由嘗試,即使錯了也能學習到許多。」譚雅熱情卻又深沉的說出對應現實的方法。

就像布萊希特所說:「重要的不是過去的成就,而是持續的進步。」關於未來,譚雅期待能有更多的、各種層面上的「驚喜」,並持續在街上演出與嘗試,與人對話溝通。如果能昂首向前不停滯,那Òi Nóis Aqui Traveiz也能長長久久吧!

訪談後,筆者與譚雅和翻譯的合照。|Alisson Damasceno攝

 

訪問與整理:黃馨儀、現場翻譯:Alisson Damasceno

本參訪計畫獲「國家藝術文化基金會」與「台北市文化局」補助。


其他文章
  • 劇場與改變現實的魔法──專訪Tânia Faria | 黃馨儀
  • 不被時間打敗的築夢者:專訪Paulo Flores | 黃馨儀
  • 像瘋馬般前行:Òi Nóis的劇場美學 | 黃馨儀
  • 走至不惑:以劇場實踐烏托邦 | 黃馨儀
  • 持續對抗暴虐的現實──巴西民眾劇場的政治意識 | 黃馨儀
  • 回到民眾劇場的搖籃:巴西 | 黃馨儀
  • 失效的非典型空間演出──當環境成為布景 | 黃馨儀
  • Junta──獨立共構的藝展 | 黃馨儀
  • 《潮池流轉》──以記憶與創作在時代灘頭留下貝殼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下)──島嶼梳理與回歸的困境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上)──遇見邊緣的豐厚與荒廢 | 黃馨儀
  • 一同種下夢想的金門——2017「土豆音樂祭」 | 黃馨儀
  • 趣味平行藝穗節,藝術歪斜到日常——「酥壓療癒時光」 | 黃馨儀
  • 《等待果陀》──映照在演出之外的劇場脈絡 | 黃馨儀
  • 談老空間的脈絡活化──台中散步觀察 | 黃馨儀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