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電影的光作為媒材:當代藝術中電影史的考掘

過去電影的藝術定位始終存在著爭議,商業、娛樂面向的性質已經不可逆,但作為第八大藝術的電影在當今數位、視覺思考年代中確實有與其他媒材更多種的可能,藝術與電影交會、互融在近年來更可說有更多元的實踐,此文將以近年來隨著媒介考古學興起,不斷對於電影發展有更多回望過去與面對未來的多種可能,尤其在當代藝術的領域中,也能看見許多藝術家或者電影導演嘗試以電影史的考究作為作品創作源頭,此文嘗試整理幾個在臺灣發生的個案。

「每部影片都是一道謎語」 展覽現場,筆者攝

 

早在六、七零年代由媒體理論家楊布拉德(Gene Youngblood)具有前瞻性提出「擴延電影」(expanded cinema)之概念出發,在當時的時代背景裡也與當代對於嶄新的科技與媒介有著類似的情境,藝術家對於影像除了單一銀幕的放映思考,並可能將電影銀幕的空間擴展延伸出的面向進行討論,並成為另一種電影延展的型態,此外除了放映外還採取更多元的展演、互動以及離開黑盒子電影院的遷徙活動,也因此模糊媒介的界線以及藝術家與觀者之間的關係,這也與近年來跨藝術、跨媒介的當代藝術發展,又或是近年來當代藝術電影與錄像藝術的電影轉向很有相對應關係。

TIDF「台灣切片|想像式前衛:1960s的電影實驗」映後座談,筆者攝

 

擴延電影近年來重啟討論,2011年泰德美術館(Tate)出版Expanded Cinema:Art, Performance, Film 一書,2017年日本東京都寫真美術館也規劃了Japanese Expanded Cinema Revisited展覽,如果放置在台灣的脈絡,甫結束的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所規劃「台灣切片|想像式前衛:1960s的電影實驗」單元中一個影像《實驗002(座談會側拍)》,當中側拍1994年當時電影資料館所舉辦「《劇場》與我」座談會,劇場成員也是台灣前衛影像的先鋒黃華成重演1967年首次發表的《實驗002》,此作以8mm膠卷拍攝並搖晃投映於六塊銀幕上並在現場加入喘息聲,更有趣的是這場放映結束段落膠卷剛好卡住,這樣的演出形式不僅是膠卷物質性操作上成為這個創作媒材的重要特性,也是影像與藝術家的跨媒介互動。

 

膠卷作為媒材,在長期就以此實踐其藝術創作的吳梓安全新個展「天體觀測」在數位電影當道的年代中又推得更遠,重新思考若以天體視為最早的電影之假設,在浩瀚暗黑的宇宙間,唯有光能穿過時間與空間,這也與電影史前史的洞穴和暗箱有著相同的影像生成邏輯,然而膠卷媒介的物質性卻讓這一切看似幻影的星塵、碎片變成一個個展覽中重新再現的影像,或是將變成可以作為考古的檔案,這個有點班雅明式的比喻又回應到藝術家所要探究電影機械與天體觀測儀間巧妙的共通性。

吳梓安個展「天體觀測」展覽現場,筆者攝

 

同樣在考究電影史前史,並嘗試探索那道生成影像的光,泰國導演阿比查邦.委拉斯塔庫 四月底在台中歌劇院上演的《熱室》,那個視覺衝擊絕對是一輩子難忘的體驗,單單透過光與水所換變成的煙霧這兩種媒介卻能變出影像的百變千幻,攫取投影的那束光,我們從觀看者卻轉個方向變成被投射者,主客體間的關係不斷游移,漩渦、暴風、水與風的多種樣貌以超現實的方式映入眼簾,又有時幻化成超越自然界的鬼魂與漂浮在腦海銀幕間的夢(每次看阿比查邦的影像總是半夢半醒,一直在虛實間交錯),星塵、靈光都捲在這座滿是投映銀幕的劇場當中,有時又隨著銀幕中主角在洞穴中的行為,這早已模糊劇場、電影、當代藝術的空間界線,只能說這是當代的電影,也是電影的考古。

《熱室》演後座談現場,筆者攝

 

同樣有吳梓安與阿比查邦去年原本只是線上電影俱樂部「另一種影像記事」團隊在去年暑假在類白盒子空間的蕭壠文化園區舉行的「每部影片都是一道謎語」 展覽,以及後續轉換到黑盒子空間的「每部影片都是一道謎語:暗箱裡的鬼魂」主題影展,都是以媒介考古學去重新思考電影在不同介質上的轉換,從膠卷、海盜版VHS又或者數位電影,當中也帶出電影又如何在不同空間場域間呈現不同樣貌,以傳統電影放映、影像表演、電影展覽等多種的展演方式讓它們以大型的策展計畫中相互交會,不同於電影導演如蔡明亮或是前面提及的阿比查邦以個人的作品呈現,影像拓墣能以主題策展連同電影媒介研究相輔相成,可以期待這個團隊繼續拓展臺灣的流動影像之域外的行動。

「每部影片都是一道謎語」 展覽開幕藝術家吳梓安膠卷影像表演,筆者攝


其他文章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電影的光作為媒材:當代藝術中電影史的考掘 | 王振愷
  • 香港藝術月的擴延影像:巴塞爾光映現場與K11 | 王振愷
  • 房間、冰川與全景:VR藝術的四個方案 | 王振愷
  • 阿巴斯《24格》的二十四條影像思考 | 王振愷
  • 梵谷的三個當代化身 | 王振愷
  • 看不見的界線:從2017台北獎美術獎《花蓮白燈塔》 | 王振愷
  • 從北齋、梵谷到陳伯義:談四個臺北與東京日本畫的策展 | 王振愷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