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香港藝術月的擴延影像:巴塞爾光映現場與K11

每年三月稱為香港藝術月,有無數多樣的藝術活動將在小小的香港城市中密集發生 ,電影相關活動從三月初香港藝術中心(Art Centre)所舉辦的ifva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香港國際影視展、香港國際電影節,再到四月初鮮浪潮國際短片節、香港金像獎將整個電影活動鏈結推向最高潮。如果說香港國際影視展華語影劇圈最大的市場平台,那Art Basel Hong Kong就是整個亞洲最大型藝術交易的博覽會,也是整個香港藝術月最重要盛事。

 

今年筆者有幸在三月底、四月初間特別到香港參與相關藝文活動,將以連載方式從不同面向看Art Basel Hong Kong內外多樣的藝術現場,此篇將以在城市公共空間中的擴延影像去探兩個不同場域中的影像展演現場,分別是Art Basel Hong Kong規劃的「光映現場」展區,以及位在尖沙咀港鐵站的K11 藝術商場在三月中推出的《GAME UP:DIGITAL PLAYGROUND》多媒體藝術展。

 

K11 藝術商場地下出入口,筆者攝

 

在這個充斥各式各樣視覺藝術的會展中,特別規劃類似影展的「光映現場」展區,近年來在台灣相關博覽會也能看見這樣的發展,例如今年臺灣文博會邀請影評人塗翔文策劃「從身體創造電影」主題放映、臺灣一年展近年也邀請策展人或影評人規劃錄像放映單元。此展區由北京藝術實驗室總監李振華連續六五年擔任此區策展人,當中選映作品多是參展藝廊之代理藝術家的電影與錄像作品,即使是藝術博覽會周邊的推廣活動或是服務藝廊的展區單元,卻還是能看見策展人在相關議題上策展的用心。

Art Basel Hong Kong特別規劃「光映現場」展區,筆者攝

 

以臺灣藝術家被挑選進的單元看起,張乾琦新作《非戰之戰》(Chi-Wen,2017)以母親的個人史去對應冷戰的大歷史,外頭的戰對於母親的生命史中來說是缺席、是上層階級人的事情,卻也反應著臺灣人夾在兩個強權間宿命般的身份政治,另外許家維除了近作《台灣總督府工業研究所》(尊彩,2017)還特別選映他早期稀有的作品《3月14日,紅磡體育館》(尊彩,2009),這部當年是許擔任歌手梁靜茹演唱會攝影團隊時完成的作品,以空無一人的場館疊合梁靜茹的口白,一個探究空間、時間與記憶的錄像,此區入選的還有陳依純《孩子》(尊彩,2017)、許哲瑜《重新破裂》(尊彩,2017)。

 

白南準的作品在藝術市場持續不墜,在主展區不斷能遇見其經典的裝置作品,包括《Pyramid Interactive》、《Maciunas Painting#1#2》,2015年台北的藝術計畫也曾展出《Videology-意識錄:白南准個展》。此次在特別放映一個場次中,香港錄影太奇與白南準藝術中心合作,規劃白南準遺作搭配深受白南準影響的香港錄像藝術家作品,跨域跨時交相回顧與對照,能呈現出白南準對於媒介的前衛思考,也進一步勾勒其對於香港或可說全球錄像藝術的延續影響及啟發。

冬春之後—喻紅篇(2009)放映會前座談,筆者攝

 

「光映現場」活動除了錄像藝術的短片單元,也有長片放映的活動,其中特別放映王小帥導演的藝術家紀錄片作品《冬春之後—喻紅篇》(2009),這個放映活動之前有個VIP晚宴以及座談都是由其代理畫作的長征空間(Long March Space)畫廊所鋪陳的造勢活動,藝術家紀錄片也成為西方買主或對於喻紅陌生的觀眾認識她最快的方式。

 

轉換一個時空來到K11 藝術商場,此次推出《GAME UP:DIGITAL PLAYGROUND》多媒體藝術展,不僅將「電玩被視為第九藝術」的討論做一個與結合電玩公司新品發表的商業活動之策展,還展示了復刻的電子遊戲機從70年代至今的媒介歷史。如果VR作為沈浸式影像的一種方案,那此次在商場地下連通港鐵轉運廊道的展覽空間所展示國際華人藝術家Lawrance Lek的《2065》作品則以電玩遊戲中以現實情境為基礎創造虛擬空間做為作品形式,透過電視遊樂器與超大尺寸的銀幕讓觀眾宛如置身在電玩的未來世界中,展出空間以玻璃區隔出現實的行人廊道與虛擬的電玩場景,觀眾不斷來回在虛/實之間。

Lawrance Lek《2065》展覽現場,筆者攝

 

藝術家建構2065年的新世界觀(適逢新加坡建國百年),當中的影像都以第一人稱視角呈現,走進去後觀眾彷彿成為整個作品的主角:在2065年甦醒於新加坡的AI(人工智慧)。在不斷漫遊這個未來世界情境的過程間,透過敘事喚起我們對於人工智慧的利用、虛擬實境、複製與原真性、科技勞動等對於未來世界可能遭遇的反思,而雖然時間設定在未來卻是個面向現實的作品,尤其是新加坡在建構民族國家與大中華主義論述時而忽略了個體自由和民主的批判,並在出入口處的宣言文字與影片最後則帶到藝術家對於藝術功能論的烏托邦想像。

 

Lawrance Lek《2065》展覽現場,筆者攝


其他文章
  • 電影的光作為媒材:當代藝術中電影史的考掘 | 王振愷
  • 香港藝術月的擴延影像:巴塞爾光映現場與K11 | 王振愷
  • 房間、冰川與全景:VR藝術的四個方案 | 王振愷
  • 阿巴斯《24格》的二十四條影像思考 | 王振愷
  • 梵谷的三個當代化身 | 王振愷
  • 看不見的界線:從2017台北獎美術獎《花蓮白燈塔》 | 王振愷
  • 從北齋、梵谷到陳伯義:談四個臺北與東京日本畫的策展 | 王振愷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