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非典型浪潮―淺談藝術與教育

       

 

                             非典型浪潮―淺談藝術與教育

                                                                                                                                                                                                                                                                                                                                                       

 

                                                                                                      文/林 盈君

 

  

                                      〈非典型學校〉                   筆 者自行拍攝

 

           前陣子台北非常廟藝文空 間的一檔展覽:〈非典型學校〉來了一位從喬治亞來的 策展人Wato Tsereteli及三位藝術家。由Wato Tsereteli所創辦的提比里斯當代藝術中心(CCA- Tbilisi);在這裡過往的審美經驗可能派不太上用 場;沒有習以為常的觀看方式與視覺享受,更多的是 刺激思考與辯證,如何從這個展呈的過程去感受創造 的力量與思辯能力,或許就是策展人所希望給予的。 在這檔展覽期間,為期了一個月的非大師計畫工作 坊;參與工作坊的每位分享者,來自不同相關的領域 背景與創作模式,各自帶著自己某個時期或正在發生 的創造經驗來做分享,透過這工作坊的交流與刺激, 互相激盪與學習。這是一個開放性高,形式相對自由 的展覽,它不僅僅只屬於在藝術學術圈的範疇,更接 近的是一種落實生活、社會的創造能力,藝術成為了 一種實用性。過去的藝術之所以無用,在於它無法給 於社會一個實質性的幫助,或是成為一個不可會缺的 存在對象,這個不可或缺往往只來自於創作者本身的 自身生命需求,所創造的作品大部分可能之於對自我 的意義,於他之外的,可能就並非是一個必須,因此 藝術做為社會的一份子始終不夠實用,對於與社會的 連結還不夠具有意義般的存在。過往的藝術帶動,或 說至古至今的藝術帶動都必須依附在一個經濟結構完 整下才得以運行。而筆者這裡所談的,並不包含只顧 自己開心,能自我滿足的藝術創作,因為一位線上藝 術家顧及的不僅僅只是這些。

 

                                       

                      〈非典型學 校〉      筆者自行拍攝            〈非典型學 校〉  筆者自行拍攝

 

          在〈非典型學校〉諾大的展牆 上貼著給學生與老師的十條守則,其中一條也是最關 鍵的一條守則便是:唯一的規則就是實踐 …… 藝術談實踐,去深入一個區域進駐,或帶 領社區走進藝術,或串聯起那些需要被關注的議題, 用身體力行的實際行動,去操作一個更能與社會產生 連結的形式而創作,運用藝術之力去緩和衝突、去連 接人群關係、去改變人們對於事件/形體的思考與觀 看方式。於是藝術變成像是罩上了隱形的網,冥冥拉 攏眾人,擴大藝術自身的影響力,漸漸在社會中展露 它的實用性,讓這個社會需要藝術。藝術不再像是過 往那樣,實踐只對於個人有內在上的意義,藝術家 的"實踐"(創作歷程與內在行動讓人有參與上的困 難,因此難以理解,讓距離塑造了藝術的神祕之 美。)

        近年台灣「十二年國民教育」 推行新課綱,新課綱所推行的核心目標:自發、互 動、共好。大抵上是因為社會變遷而使得過往的教育 方式面臨挑戰,在全球化的思潮下,在地性被重視, 未來會因為科技不斷的進步與發展使得教學模式很難 再以傳統的教學模式指導學生,資訊取得容易,各式 招數吸引眼球的學習內容可能都比學校老師給的還讓 人感興趣。學習不再只著重在所謂的重要科目,或為 了考試而努力,學習方式從單一走向多元,從過去模 式化的教學走向注重教學形式的能動性,學生成為主 體,老師們需要懂得如何適性揚才。不再用制式化的 教學套路去概括學生。如何啟發學生,激發他們主動 學習的動力,過往知識給予式的教學,讓學生處在一 個被動式吸收知識的狀態,而新式的期許是啟發學生 主動對知識的思考,透過主動參與思考讓知識深刻, 並且將所學習的知識運用在做的層面,再透過做的過 程中去回應所學的知識,讓知識的學習有了一個可獲 得辯證的機會。有趣的是「十二年國民教育」新課綱 的推行是由藝術大學擔任主要的推動者。

 

        在Wato Tsereteli所創辦的 學校裡,藝術教育是他正在努力的方向之一;沒有術 科老師教術科課,這所學校裡也不都是藝術背景的學 生。他們選擇想執行的,透過從實踐中不停止的創造 與思辯,讓這些過程來回應藝術能帶給社會的影響 力,進而回饋創作者自身,「藝術作品」不再是個人 的創作歷程,而是所有參與者的集體創作行動。沒有 批判藝術與鑑賞藝術的差事,在這所學校裡嘗試與實 驗會因實踐而得到體會。台北藝術大學以藝術做為教 育的願景為理想目標,這與新課綱的推廣和〈非典型 學校〉的關係是什麼?筆者將在下篇繼續做一個探 討。

 

                                             

                  〈非典型學 校〉      筆者自行拍攝                   〈非典型學校〉  筆者自行拍攝


其他文章
  • 《我從來都沒有說過實話,我根本就不喜歡這裡》 | 林盈君
  • 2018跨域實驗創作 :《曾·在》 | 林盈君
  • 《 漫遊 / 在此相遇 》―四人創作聯展 | 林盈君
  • 談兩種表演形式的合作 ―《聲音裡有故事》 | 林盈君
  • 內在風景的承載 ― 張雅棠 | 林盈君
  • 非典型的延伸 ― 探討〈120草原自治區〉 | 林盈君
  • 非典型浪潮―淺談藝術與教育 | 林盈君
  •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卓穎嵐 | 林盈君
  • 〈還原―土地之歌〉 | 林盈君
  • 藝術產業生態池 | 林盈君
  • 南島當代藝術WAWA | 林盈君
  • 尋根古埃及藝術 | 林盈君
  • 〈壞狗狗〉― 蔡瑞恒 | 林盈君
  • 從漫談林盈君與圓山邂逅剖析藝術家的創作歷程 / | 林盈君
  • 走進日常的現場:日常現場―賈茜茹 | 林盈君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