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卓穎嵐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卓穎嵐

                                     

                                                                                                                                                                                                                              文/林盈君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筆者自行拍攝

 

        這是一位來自香港藝術家的展覽,他的作品由許多銅鋁鐵片小零件組織而成,靜置觀賞時,就像是在欣賞一件繪畫作品,而他所安排的結構會使人與康丁斯基做連結,細看每個立體式的線條與編制也能感受那線條帶來的節奏性。每件作品都有一條線是走出畫幅外的,順著線條路徑看去,便會發現有個像按鈕的零件在地板上,腳一踏,這靜置的繪畫作品便出了聲,原先靜置的小零件勞動了起來。這聲音訊息的雜訊有些多,頻道還會自動切換,如同在轉換頻道時會出現的或是收訊不良頻道會相互干擾的一個過渡狀態。有的是齒輪間的轉動〈重調系列〉,有的則是磁帶的循環播放〈口信系列〉,每個裝置所發出的聲音都是斷續不接連的,這製造了聽者在聽覺上的難耐;在即將辨認出語意時斷訊,等到重回時那段已遺失掉的空白只能各自踹測與想像。〈口信系列〉是由人聲錄製循環播放的作品,因為雜訊的干擾,及語言上的差距,這封以繪畫式作為口信的訊息傳遞件,就如同訊息中斷干擾一樣,難以解讀。與之對應的一件作品是〈佔線〉,透過兩部收音機互相佔線去相互干擾彼此的頻道,在歇緩的時刻探取頻道的內容,訊息以一個不經意透露卻刻意執行的方式半遮半掩地傳遞出去。

 

       

〈重調系列〉    筆者自行拍攝                                        〈重調系列 〉         筆者自行拍攝

 

     

       〈重調系列〉是卓穎嵐向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1925/5/22-1991/8/30)致敬。尚·丁格利的作品多以工業剩餘的廢材作為媒材去製造出一個具有聲響的雕塑,在工業革命的影響下,許多機械取代了勞力,也製造出更具破壞力的物件,而在二次世界大戰下,大量工業生產,產生許多工業殘留的無用之物堆積,引人省思,許多藝術家將這些廢材作為媒介,表達對工業力量之省思與批判。

         在這邊筆者想延伸討論聲音雕塑。聲音藝術是1913年未來主義路易吉.盧梭羅(Luigi Russolo1883/4/30-1947/2/4)提出的噪音藝術(The Art of Noise);將藝術與音樂的領域納入觀念藝術的層面來作探討,而後有杜象、約翰·凱吉(John Cage,1912/9/5-1992/8/12)的4分33秒。噪音藝術,音樂,樂音;從「好聽的聲音」中解放,翻轉了大眾對於聲音的思維,音樂不再只是因被編制而存在,每個聲響都因生活、情境等的獨立之音聚合而成為一個有機會被解讀的"音樂"。

 

〈佔線 〉        筆者自行拍攝

 

         卓穎嵐的作品中聲音是他創作的最主要一個元素,透過解構聲音再重組讓這些聲音不僅僅只是替第二人而存在;被切割的聲音,或是無法被解讀的聲音,延展了聲音的面向,聲音本身也是第一稱謂,聲音與自身互為媒介。〈留守番〉是一個老式的電話,聽筒內說話的聲音,與接聽者的聲音有時會互為重疊,觀眾拿起聽筒會聽見上一位接聽人的聲音,這個電話筒像是一個錄聲機與答聲機,自成一格的上演電話說話;裡頭的聲音質性會隨者每位接聽者的接聽與答話而形構出不一樣的聲音模型或說是聲音曲線。

 

〈寧靜-在藍色中冥想〉                         筆者自行拍攝

 

      〈寧靜-在藍色中冥想〉作者的創作契機是以對香港的吵雜為靈感來源,作品由許多長短不一的灰色水管以環狀排列而成,透過水管內空間的長短會產生出高低不一的聲響,環繞於整個空間中產生一種共鳴的狀態。〈寧靜-在藍色中冥想〉是向伊夫·克萊因(Yves Klein,1928/4/28-1962/6/6)致敬的作品。伊夫·克萊因擅長以行動來呈現他的藝術觀,「Blue Women Art」是透過單音演奏與一群藍色的女人們共同完成的作品,藍色女人們的身體成為繪畫的媒介,她們運用身體在畫布上作畫。

         透過這次卓穎嵐的個展,約略交互爬梳了這些20世紀藝術家彼此在工業時代下的藝術演變與相連之處、交互影響。聲音藝術仍有許多開發的可能性。那些我們所熟悉的"聲音"形式,漸漸地不再是唯一的選項。以台灣的聲音藝術而例,台灣早起的音樂與日治時期的唱片行崛起有著很大的影響與發展,乘著這些歷史歷程的發展與解放浪潮,直至今日。當聲音僅僅只是以聲音作為藝術的形式,以另一面貌去做聲音拼貼,開展聲音的新的詮釋方式;或許就如同展覽之名,當熟悉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也會失去聲音的美。

 

 

  

 〈口信系列 〉    筆者自行拍攝                               〈留守番〉  筆者自行拍攝

 


其他文章
  • 非典型浪潮―淺談藝術與教育(上) | 林盈君
  •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卓穎嵐 | 林盈君
  • 〈還原―土地之歌〉 | 林盈君
  • 藝術產業生態池 | 林盈君
  • 南島當代藝術WAWA | 林盈君
  • 尋根古埃及藝術 | 林盈君
  • 〈壞狗狗〉― 蔡瑞恒 | 林盈君
  • 從漫談林盈君與圓山邂逅剖析藝術家的創作歷程 / | 林盈君
  • 走進日常的現場:日常現場―賈茜茹 | 林盈君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