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三谷幸喜魔力旋風襲台-純粹的喜劇《變身怪醫》

 

文/蔡雅婷 攝影/張震洲

2018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邁向第10個年頭, 今年特別邀請到日本知名藝術家,編導演全才的三谷幸喜 作品《變身怪醫》,用他特有的喜劇功力,改編經典原 著,笑翻台灣觀眾。

有關劇情部分,故事背景是19世紀末的倫敦, 傑奇博士發明了一種能將人分為善惡兩種人格的劃時代新 藥。傑奇博士服用之後本應變身為另一個人格「海德先 生」,然而隔天即將在學術會議上發表的傑奇博士,卻發 現藥完全沒發揮作用。陷入絕境的他,竟異想天開地請演 員維克特來扮演海德,試圖用「兩人飾一角」的計策渡過 難關。維克特百般不情願地接下這份工作,沒想到傑奇博 士的未婚妻伊芙在他們練習調包時突然來訪。雖然博士的 助理普爾運用機智暫時矇混過去,但事態卻愈發混亂...

三谷幸喜表示,《變身怪醫》對他而言別具意 義,他說:「《變身怪醫》是我睽違已久,再次以喜劇劇 作家身分回歸原點的純粹喜劇作品,像是回到故鄉的感受 一般。」而《變身怪醫》2014年在日本首演,這次來台 灣,亦是海外巡迴的第一站,三谷幸喜說日本的戲劇種類 相當多元,純粹的喜劇類型對日本以外的觀眾來說,可能 較為陌生,他希望能透過這部作品,讓大家欣賞到日本優 質的搞笑劇。

許多舞台劇作品的笑點,往往是在劇中加入當 時最紅的話題或流行語,而《變身怪醫》在2014年首演 時,並無預料會在海外演出,這部作品可貴之處在於,雖 然《變身怪醫》來自於日本,然而其中的笑點無涉及日本 語的雙關語、日本的文化社會背景等,對於首次在海外演 出,三谷幸喜說,「台灣人笑的地方,日本人也笑;台灣 人沒有笑的地方,日本人也沒有笑。」可見三谷幸喜的喜 劇功力相當紮實,不受地域環境限制,所有人都能透過這 部作品純粹的大笑,結束時能帶著輕鬆的心情滿足的離 開。

事實上,原著英國小說《變身怪醫》原先帶有 恐怖驚悚的氛圍,探討人性的雙重面向,在轉為三谷幸喜 特有的喜感風格後,台詞既可以打中人心,亦可以透過三 谷幸喜特有的節奏安排,令人捧腹大笑,在笑點與笑點之 間空檔,又可令人細細品味這些「潛台詞」,例如,個人 的雙重面向、自己/他人對於已知/未知的雙重面向,一層 一層,詭異又歡樂,事態愈發混亂,也愈搞笑。換句話 說,三谷幸喜透過他獨有的喜劇功力,台詞、節奏都是好 笑的元素,加上實力派演員優秀的演技,讓所有人都能感 受到三谷的魔力。

《變 身怪醫》彩排劇照(攝影:張震洲,圖片提供:國家兩廳 院)

三谷幸喜近年編導的作品中,電影作品包括: 《有頂天大飯店》、《魔幻時刻》、《鬼壓床了沒》、 《清須會議》、《銀河街道》等;舞台劇作品包括:《國 民電影》、《Bedge Pardon》、《變身怪醫》、《紫式 部日記》、《burst!危險的兩人》、《偽喜劇之王 傳》、《不信~她說謊的理由》、《孩子的苦惱》、《三 谷版 櫻桃園》、《我的天才家庭》、《狡猾的寡婦》、 《Dresser》、《聲》等。台灣曾上院線放映的作品有 《魔幻時刻》、《鬼壓床了沒》、《清須會議》等,這部 作品中,請演員維克特來扮演海德的部分,令人聯想起 《魔幻時刻》中請演員來扮演黑道的橋段,從一開始不經 意的小意外,如雪球般愈滾愈大,愈來愈荒謬,透過喜劇 手法交織身分、情愛等人生中的處境變化,令人感同身 受,然而在混亂的荒謬情境中,卻能令觀眾笑聲不斷,而 這也就是三谷幸喜創作這件作品最初的動機──「純粹想 逗觀眾發笑」,且不限於日本的觀眾,是一種舉世共通的 「笑」,如同三谷幸喜所說,這部作品具有跨越民族、演 員的力量,這樣說一點也不誇大,期盼這部純粹的喜劇作 品,能從台灣出發,在更多地方翻湧起層層的笑浪。

由左 至右:迫田孝也、優香、三谷幸喜、片岡愛之助、藤井隆 (攝影:張 震洲,圖片提供:國家兩廳院)


其他文章
  • 三谷幸喜魔力旋風襲台-純粹的喜劇《變身怪醫》 | 蔡雅婷
  • 不見邊際的圍困場域-談「寫形鏡」徐英豪個展 | 蔡雅婷
  • 若這世界沒有樂園-談「Si So Mi」張徐展個展 | 蔡雅婷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