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非西方的文學共振—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非西方的文學共振—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紀要

 

文 / 圖 黃絲純

 

文學紀事常是以西方國家為主流介紹,近年來,台灣不管是在藝術展場或是文學領域,針對東南亞都有深度的展出與論述,此次的「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便是一個絕佳的例子。

「未來性」是共同的文學論題

    以北緯23.5度為出發,邀請了東南亞泰國、印尼、緬甸、馬來西亞與越南的文學家,一起討論文學在其本地國的發展以及與外地國家交流的文學概況。東南亞國家與台灣共同經歷了冷戰時期,這是東南亞各國所共同的戰後記憶,在冷戰過後,各國的文學發展又是如何?與西方相較,看似不甚發展的東南亞國家,其文學發展亦是有獨特的面向,邁向開發中的過程,特別是泰國,其文創的革新是大家有目共睹。面對文學跨國的推向運動,國際書籍經紀人亦是一個新興的行業;在此次的論壇中,光磊國際版權公司徐彩嫦經紀人特別討論跨國版權這一部分,多方的提問也為這個論壇增色許多。

「未來性」是每個領域都會談論到的議題,「文學的未來性」亦是此次論壇首要提出的探討,文學發展會產生怎麼樣的未來性?而不同國家的文學又會碰撞出怎麼樣的火花?此次與會的文學家之中,泰國的帕達‧雲(Prabda Yoon)便在15歲時離開祖國,前往美國求學,10年後才回到泰國服役,隨後才投入文學創作;剛回祖國的他,對於國家的很多閱讀面向都很不滿,他談到:在西方,常常是人手一本書,不論是在路上的書報攤、電車上、路旁的咖啡小館,人們將閱讀視為極平常的事;然,在泰國,大家是人手一機,大多是在聊天,閱讀的人數為數極少。對此,他對泰國的文風頗有微詞。但也因為如此,泰國文學也發展出了大家將line聊天的內容便成為一個創作的主題,即刻性的隨興創作是泰國新興的發展面貌。來自印尼的亞悠‧塢塔米(Ayu Utami),1968年出生於印尼茂物,她的小說曾多次獲得印尼文學獎項,於2000年獲頒克勞斯親王獎,亞悠於印尼軍政府時期擔任記者,倡導新聞自由,並共同創辦印尼獨立記者聯盟。亞悠長期參與觀察印尼的民主政權體系,體認到宗教激進主義是推動社會言論自由的最大阻礙,因此她致力於實踐「批判的精神主義」。在與會的過程中,亞悠講述:印尼在1960-1990期間,社會上無法碰觸政治議題,書在市面上並不普遍,流行文學上的主要是情愛小說。1980-1990年代,開始有翻譯小說,大約到1998年左右,性、宗教、性愛相關書籍才相繼流行,而那年,亞悠也出版她的第一本小說《薩滿》(Saman,1998),被認為是印尼改革階段象徵精神解放與自由的代表作。而1998-2008又是另一個階段,同志議題是一個新的趨勢探討。2008年至今的10年,新作家運用DVD、CD、數位影像、網絡行銷自己的書籍,文學發展已不侷限在書面紙張。

 

尼朋樂勾出家庭教育

 

 與談人之一徐彩嫦是光磊出版的版權經紀人,談到文學經紀人是最近正興的行業,負責創作者的海外行銷洽談,由於書籍的跨國際發展是近幾年的發展面貌,關於版權問題更是關注的焦點。例如泰國,其書籍分為商業走向和獨立出版社二種,日本村上春樹的書籍即是在獨立出版社被出版,男男的同志文學在泰國亦是一支文學潮流。在東南亞的國家中,除了韓國有翻譯院之外,其他的國家都未另外設立國家機構負責翻譯的部分。同時兼具多重身份的緬甸文學家:尼朋樂(Nay Phone Latt),集部落客、人權運動者、詩人、作家與政治家於一身。他特別強調家庭教育對他的文學啟蒙,由於父母親的開明教導,讓他有深厚的文學素養,幼時便養成有閱讀的習慣,這和一般的緬甸孩童極不相同,這亦是他多次論及的與談內容;2014年發起「花言蜜語」的運動,提倡大眾以花兒一般溫柔的語言溝通,避免衝突和對立,並思考網路言論所帶來的後果。該活動鼓勵人們將花束放在嘴邊自拍,Facebook並順勢推出了「花言蜜語表情包」,分享次數了高達數百萬。

人手一機= 文道衰退?

 

方寸文創的嚴少鵬總編,以說笑的方式講了現今台灣閱讀的現象:一位女孩拉著身邊的友人看到書店賣的書一本200多元,馬上走人到旁邊的日式拉麵店吃麵。同樣都是200元的價錢,書一本和拉麵一碗的接受度大不相同,在過往幾年前在捷運看書是全民運動,後演變到捷運報,接著便是人手一機;早餐店更是如此,以往有自由時報或壹週刊,現在亦是變成人手一機;在過去的學生環境中,寫書法是一件極其自然的事,但是現今,寫書法已成了可以拍照上傳粉絲頁的特殊能力。嚴總編以說笑的方式道出現今台灣閱讀的現象,談笑之間,讓聽者不難發現閱讀市場是真的正在萎縮,然閱讀市場的弱化是否象徵台灣文道的衰頹?有許多的聽者對這樣的現象抱持樂觀正面的態度,他們都表示,這是一種文化趨勢,人手一機的文化趨勢著重的會是資料和資訊的選擇,「便捷性」成為大眾蒐尋和閱讀的時代性轉變樣貌,面對這樣的改變,帕達‧雲回應,知識性的蒐集對他而言還是要回到文本的討論,文學和歷史性的書籍是為溯源依歸,若僅是網絡上的資訊和資料還不足以建立起文本的嚴謹背景,因此,還是鼓勵文本閱讀的重要性。面對時代的人手一機,亦有聽者回應,我們要以尊重的態度來面對這個世代。亞悠談到,在現今的印尼並無太多這樣的問題,對她而言,資料的便捷並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樂觀其成。

Line +文本讓文學指日可待

 

在現今的東南亞,藝術與文學的交流已不是新鮮事,隨著觀光和國際化的潮流,共同性的主題論壇或研討會,甚至是雙年展,在台灣早已行之有年,特別是藝術雙年展的選件,東南亞的藝術家很多都在其中。這次文學的盛事中,泰國的即時性創作素材:line,可以是值得學習的方向,它不僅是大眾聊天的媒介,更是創作主題的來源之一,有了這樣的廣泛性、立即性社交傳播,再輔以歷史、文學等相關文本的立論,文學的發展指日可見。如此一般的人手一機,對文學發展而言可說是一樁美事和強心劑,訓練和鍛鍊的就是資料和資訊的選擇,而此,又是另一個議題的討論。尼朋樂的講述已為這個討論作了引言:父母親的家庭教育的深厚影響。

此次論壇中,泰國、印尼、緬甸和台灣的會談,看到的是樂觀和正面的文學態度,雖然與談人對本國的文學發展有褒有貶,然持的方向都是積極正面;帕達‧雲本身是獨立書店的負責人、亞悠是沙利哈拉藝術中心雙年展總監,與烏丹卡尤文化中心節目總監、尼朋樂被《時代雜誌》評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百大人物。每位文學家都致力於各國的文學運動,當然,徐彩嫦經紀人和嚴少鵬總編更是台灣的一線文學工作者。


其他文章
  • 非西方的文學共振— 「赤道二三五—東南亞文學論壇」 | 黃絲純
  • 原型下的共感依歸-- 談黎志文「夢‧主體」 | 黃絲純
  • 生活即旅程— 側寫「另一種旅行紀事」 | 黃絲純
  • 躁動現實下的一抹微笑—談2015亞洲雙年展「造動」 | 黃絲純
  • 科學家與少女底下的菲勒斯意志 | 黃絲純
  • 由物自體走向自我本位的符碼轉換—談劉哲榮 | 黃絲純
  • 正史或是野史—淺談國美館之刺客列傳 | 黃絲純
  • 記憶‧觀點‧意識—2014高雄藝術博覽會 | 黃絲純
  • 現實生活中的彼德潘童話—談林雅萍創作 | 黃絲純
  • 循序漸進的漲停板—2014台中藝術博覽會 | 黃絲純
  • 大時代與小人物的共振生發—談「新上漆的攪拌機」 | 黃絲純
  • 意象似的繁花歸宿—張耀煌的「人間‧歸宿」 | 黃絲純
  • 當女孩已成為故事主角— 談何孟娟作品中的物化功能性 | 黃絲純
  • 「超空間」下的時間消逝—談金芬華的女性意向 | 黃絲純
  • 社會寫實的朗朗上口 --談柳依蘭與她的女人們 | 黃絲純
  • 資本主義的漸層政治性— 談大島成己的白熱化攝影術 | 黃絲純
  • 台灣繪畫的現代主義之父—陳澄波 | 黃絲純
  • 蝴蝶效應的世界轉動-郭東榮 | 黃絲純
  • 將星宿結晶化的米羅神話 | 黃絲純
  • 帶著走的隱形地圖— 談劉哲榮、黃耀鋅與王鼎超 | 黃絲純
  • 同一處的上下跳躍—許維穎的遊牧思想 | 黃絲純
  • 我就是這樣可愛的泥土 —曾章成個展 | 黃絲純
  • 一部戰鬥機器的防禦機制— 從金‧提爾到何塞-卡諾 | 黃絲純
  • 月之暗面-卡諾的現實展演,提爾的背後狙擊 | 黃絲純
  • 返常=回家?一個觀看2013年亞洲雙年展的新觀點 | 黃絲純
  • 潛意識的社會心理學— 金‧提爾的肖象宣示 | 黃絲純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