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還原―土地之歌〉

 

 

                                      〈還原―土地之歌〉

                                                                                                                                                                                                                                                                                                                                                     文/林盈君

 

 

 

 

        初進展間時,肯定會被展間裡第一眼吸睛的作品抓住目光,展覽的標題以當紅議題為名時,觀眾心中的熱血魂就容易被喚起,用這股力量支持展覽就彷彿心中某個對自我的渴望也被支持般。還未看過策展論述及作者創作自述前,展覽標題讓人往東部、原住民做聯想。或許是台灣殖民歷史的因素,還原土地除了談大自然生態,還能以政治上的連結去討論,例如殖民時期被侵占家園的原住民對土地的緬懷或歌頌。

 

 

筆者自行拍攝  後遺症2016     筆者自行拍攝    標記  ·放線          2017

 

 

        首先鎖定吸引眼球的作品《後遺症》,這件作品是一個似棉質的布條(作品材質不詳)以機械啟動成一個在原地自轉飛舞的裝置作品,站在作品面前能感受因轉動帶來的風力以及偶爾被起飛的布條撥弄到頭髮,再站離作品遠些能欣賞到因不斷自轉而所引起一種起飛與尾巴揚起帶來的自溺感;它依舊繼續轉動,觀者似乎也不需要特別去理解作品欲表達的意涵為何,靜靜地欣賞也能各自體會一番個人的美感經驗。另一區作品《標記  ·放線》以許多紅線與竹子及像採土質的腳印所構成的一件作品,由紅線結成的旗子與纏結出的密麻的紅網,還有地面上的腳印。一塊平面上不規則的插著小旗子,旗子有標的意涵,然而那些纏結成密麻的紅網卻削弱了旗子存在的勢力。

       《結繩記事系列―我家山上有座游泳池、海上漂來的白色惡靈》以近似水泥灰質(作品材質不詳)完成盤中的飛魚、長香菇的粗麻繩。還有《自然的小孩》多以枯葉及塑膠製料來完成(作品材質不詳)。由塑膠製料搭建起的小帳棚及枯葉堆置而成的小平原,帳棚內坐著一個手工編製的小人偶。整個展覽間就兩個展間與一個外走道,這麼來回的觀察閱讀、靜看,不禁心生疑問,除了這個展覽的作者們的創作手法以一個近直白的平舖陳述外,單憑作品來看的話,這些作品的呈現如何指向展覽標題?單從作品來看,每件作品皆有其背後與自然環境或歷史關聯的資料可追尋。可能是展現一段故事,或是一個事件所引發的情感狀態的表現,並非去評論作者們的表現手法優壞,而是若以展覽標題作為導向來看的話,這些作品的呈現與其連結的訊號有些微弱。單純的回歸作品本身來觀看,或許觀者自身與作品的連結性還會更深些。

 

筆者自行拍攝     結繩記事系列―我家山上有座游泳池、海上漂來的白色惡靈    2017

 

        走道上有一群鐵板凳疏密不一的聚集散落,鐵板凳上幾乎都有安置一個被蠟封住的小風扇,這件作品名為《大風吹》。不同以往認知中的遊戲,這裡,任憑如何大風吹,這群在椅子上的小傢伙們也吹不出個半點的動靜來,即便是騰於半空中的椅子也因繩子的相互纏繞而停置。整區作品間裡放置了一個最低矮的鐵板凳,那也是能唯一讓觀者坐下的板凳;是作為一個觀眾呢?還是一位大風吹的參與者?若是一位參與者,哪裡還有空缺提供替換呢?參與者(能動者)看似唯一能打破現下動彈不得的局面,卻也發現唯一的行使權範圍也只有他那張低矮的板凳。

 

筆者自行拍攝         Day214-Day222            2017

 

《Day214-Day222》是一個透過攝影的方式來紀錄創作的過程,每一位參與者透過勞動的身體來與特定的、身處當下的場域產生連結:用竹子建造一個臨時居所、蒐集房地產的招牌並且將之拼連成一條道路……。試想以一個外來者的角色進入,帶著意圖的進入這個場域,所展現出略帶侵略性的行為,企圖透過這些行動過程表達他們的抗議,這對於當地住民而言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或產生一個新的對話方式。藝術作為一種社會計畫的"介入"對於該場域所欲達成的目的及如何收場;一個場域所帶給特定個人或群體的意義不同,儘管意念中有著渴望被展現的正義或英雄情節,當我們要進入一個場域時,或許牽動的不僅僅只是原初的歷史恩怨或僅僅只是雙方事件,它所引動的除了是吸引支持者外,也同時的影響了周圍在地生活的人們。

 

 

筆者自行拍攝      大風吹   2017

筆者自行拍攝      有河氏    2017

 

 

 

 

 

 

 

參與藝術家:林琳《結繩記事系列―我家山上有座游泳池、海上漂來的白色惡靈》/ 伊命·瑪法琉《穿透》/ 王郁雯《大風吹》/ 林瑞玉《自然的小孩》/ 陳若軒《Day214-Day222》/ 饒愛琴《標記  ·放線》/ 李翎《後遺症》/ 劉曉蕙《有河氏》


其他文章
  • 非典型浪潮―淺談藝術與教育(上) | 林盈君
  •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卓穎嵐 | 林盈君
  • 〈還原―土地之歌〉 | 林盈君
  • 藝術產業生態池 | 林盈君
  • 南島當代藝術WAWA | 林盈君
  • 尋根古埃及藝術 | 林盈君
  • 〈壞狗狗〉― 蔡瑞恒 | 林盈君
  • 從漫談林盈君與圓山邂逅剖析藝術家的創作歷程 / | 林盈君
  • 走進日常的現場:日常現場―賈茜茹 | 林盈君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