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生命豢養的宇宙:張惠文的動物繪畫

 

「假如你馴養我,我們就彼此互相需要。你對於我將是世界上唯一的,我對於你也將是世界上唯一的......」

張惠文 開花結果1 水墨設色紙本 38.5x38.5 cm 2018(大觀藝術空間提供)

        觀看張惠文的繪畫,特別是其對於犬狗類繪畫詳實的細膩捕捉,不禁會讓人聯想到《小王子》中狐狸所說的話語。對於狐狸而言,建立關係的馴養方式不僅可以讓人發現幸福,更可從中知曉身邊所邂逅那些事物的獨特性。即使面臨離別時難免哭泣不捨,但在此趟的生命歷程或記憶展延中仍有所收穫。

        愛狗養狗的張惠文,雖以傳統工筆技法融犬入畫,當中卻是探究當代互動關係的人生大問哉。對於創作者,狗同自己生命與共,也成為在親人離異的狀態下所共同關注的話題。這種經歷,讓張惠文得以更進一步深入思考當代的人與人、人與寵物間,究竟是如何展現其生活樣貌。

張惠文 開花結果2 水墨設色紙本 38.5x38.5 cm 2018(大觀藝術空間提供)

        於是,每一個相處的生活片段,都成為創作者的靈光乍現;每一個畫面的圖像顯露,都成為觀看者的刺點頓現。表面上是單純的動物繪畫,客觀精準描繪玩寵生物的形象。實則張惠文已試圖將此生物形象轉化成生命間所互相豢養的宇宙,玩寵不再作為是獨立的生物,而是與豢養者休戚與共的生命。

        惟有透過關係的建立,此「生」才能由「物」提升為「命」,生命價值也才能在此彰顯其意義。正是因為對於生命的重視,張惠文才能細膩觀察形象使之以其特性自我再現;藉由對於生命關係的重視,才能將其形象融入於豢養關係兩方的生涯軌跡;亦是基於此,張惠文筆下的動物形象才能以各式面貌展現於當代生活樣態中,攤示出一則則動物繪畫的童話與寓言。

張惠文 十犬十美 水墨設色絹本 46x66 cm 2018(大觀藝術空間提供) 

       如張惠文即以〈十犬十美〉作為2018狗年賀歲展覽「逗犬嬉春」的作品,呈現十種類型各異的狗,圖像中或坐或立、或躺或臥,各在姿態上有所區隔,顯示創作者關注的戮力之深。不止於此,作品中「十犬」圖像的眼神雖都向畫外的參觀者投射,然而其眼神中撒嬌、慵懶、呆萌、忠實的表現亦全然相異。中國畫論猶重「點睛」之用,認為其可達「傳神」之能。只是在張惠文的作品中,「點睛」或許更有彰顯生命間彼此共享關係的效果,「點睛」不再是生命個體的突顯而已,更是生命與生命間所依存、所連結的橋樑。

        另一方面,張惠文則以自己的巧思與技法,融〈十犬十美〉圖像呈現和文化意涵於中國藝術的創作脈絡中。中國自古便喜吉祥寓意,自古至今,「太平有象」、「三陽開泰」、「吉慶有餘」的圖像,以諧音方式延續至今。〈十犬十美〉的創作,雖起於作者對狗的特殊喜愛,但亦可視為是中國吉祥圖像的當代表現。

        此外,張惠文以新年全盒的形象作為畫面的主要視覺聚焦點,亦不難察覺當中所透露華人對於中庸太極、圓轉如意的無缺形象之喜好。而中國自古雅好托借香蘭芳草寓意的傳統,在〈十犬十美〉亦可見聞。作品中全盒內外,各有枸杞、瓜、藕、梅、橘等圖像,暗寓延年、長壽、富足、高潔、吉祥等意涵。

        張惠文雖以承續中國喜慶文化與傳統細膩筆法的方式進行創作,卻不囿於過往的窠臼限制。其以自己的經歷為基礎,翻新圖像的內容,從中探討生命間的互動,並揭示當代生活的樣貌,也試圖對參觀者展現出一幅生命與生命間互相豢養的共生宇宙之依存關係。


其他文章
  • 大內藝術節「放空現實」中的失語發聲 | 黃曜詩
  • 藍心之物:李婷婷作品中的時間軌跡 | 黃曜詩
  • 藝術創作與生活軌跡:鄭丹珊的「工作室」 | 黃曜詩
  • 感氣.念物:陳瑞瑩創作的承續與交融 | 黃曜詩
  • 萬趣融思:「錯位古今」的香港水墨 | 黃曜詩
  • 眾裡尋他:羅展鵬作品的眾生相 | 黃曜詩
  • 通往「私域/思欲」的幽徑:余昇叡作品中的空間 | 黃曜詩
  • 探尋‧感知‧自我建構:錯身/措身下的藝術家主體追塑 | 黃曜詩
  • 編織當代 傳藝再生:蘇州宋錦文化展 | 黃曜詩
  • 生命豢養的宇宙:張惠文的動物繪畫 | 黃曜詩
  • 花開富貴 燈輝綺節:故宮的花箋與花燈節慶特展 | 黃曜詩
  • 當代山水的質變:楊泳梁的《夜遊記》 | 黃曜詩
  • 台灣藝術歷史的當代書寫傳承 | 黃曜詩
  • 古希異景:楊三郎「民情色彩——在經驗之後」展側論 | 黃曜詩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