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藝術產業生態池

 

 

藝術產業生態池

                                                                                                                                                                                                                                                                                                                                                                                                                                                                                                                                           文/林盈君

 

 

 

筆者提供

 

      此篇文章書寫動機是由朋友一則貼文而起,內文是一封未被徵選上的信,而未被徵選上的信文大同小異,不外乎就是「親愛的某某某,感謝您為此次徵選會用心準備及播空前來參加,非常抱歉在此次徵選過程沒有適合您的角色,期待我們下次能有機會再合作,非常感謝您的參與」諸如此類的文字;令一位表演者挫敗與惱怒的一段話便是「希望您繼續在表演藝術的生態繼續努力耕耘……」。而我特別想談的是做為一位表演者,一位藝術家究竟要經歷多少的"失敗"才能換來一次的演出或是展覽(不是自掏腰包的)。當然,把所有經歷挫敗當做像吃飯一樣天經地義的藝術家表演者們大有人在,甚至甘願。這篇文章想討論的不是關於失敗,而是在藝術產業生態中所發生的"失敗"。近幾年’藝術’這個詞漸漸成為一個流行詞;聽說起來藝術越來越被重視了,幾個主要城市紛紛興建了藝術館、表演館,藝廊漸漸崛起,各式展演替代、複合式空間活絡了,這樣聽起來藝術家、表演者越來越有機會了,但怎麼聽起來也還是這麼不好過,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筆者提供                                                                    筆者提供

 

       原先想做一個與藝廊經營有關的文章,想藉由觀察藝廊的經營去了解藝術的生態現今是如何發展,蒐集資料過程中實是不時覺得總似癢非癢,戳不重要害的尷尬感,朋友的一則貼文倒是在這麼一現中打到痛處。我便以自身經驗與現階段所蒐集的資料做一個階段性的觀察的回應,希望能藉此微薄之力有那麼一丁點的漣漪在閱讀者的心中微微波漾。

       近年對藝術產業的提倡,不論公家機關或業界開始有了很多與藝術家合作的機會,以淡水環境藝術節為例,公家機關發包給藝文團體,藝文團體再去尋找藝術家來帶領有志參與的學校或社區居民,進行藝術踩街的前置製作,前面的製作期需要先與居民或學生見面討論未來踩街的方向,敲定所有內容時間便可開始進入製作期。淡水環境藝術節已有近十年的時間,因此特別是長期參與的在地居民經驗都比藝術家老練,當藝術家在帶領居民製作時需要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有人可曾思考過?淡水藝術踩街的形式可以說是有跡可循,如同訂定好的模型,有其可操作的模式,並且不太允許過於突兀的挑戰。回過頭來想,那麼藝術家在其中的扮演身分是一位作品概念的構思者,還是引導者;是讓民眾協助參與勞作的作品,還是引導民眾創作作品。藝術家更像是個協作及潤飾者,他必須讓一切的成品看起來符合普世價值的美感經驗,他必須在眾多的"未成品"中進行修改與潤飾以達到期待的模樣。

 

藝術家提供

 

       現今展覽空間林立,各式各樣的空間開放給創作者進駐展演,從社區營造的推廣,開啟藝術家進入社區及老屋展演的機會,參與者多是邀請或參與徵選而來。許多複合式空間開放讓藝術家能有一個展演的機會,而遇見的實際狀況是,商家希望的作品能夠宜人、美觀,且希望不以傷害牆面為前提,有些時候藝術的角色只是個裝飾品,用來為產業增加美感。一位以發揚台灣布偶傳統文化為發展的經營者說著他是如何結合時下文化融合傳統去宣揚國粹,發揚精神便是希望讓世界看見台灣傳統文化,因此目標觀眾群是外籍人士,作戲形式是將現今認為流行的東西安插在表演上,例如結合時下最流行的歌曲;傳統沒做過那便是創新,做戲標準是請觀眾來看戲,哪個戲贏得最多觀眾青睞便以哪部戲為商品做展演,聽起來荒謬,卻實實在在。

 

筆者提供

      藝術家若要仰賴藝術生存,那麼所面臨的不僅僅是藝術價值層面的問題,在效益與理想的矛盾間不停止的拉扯。許多空間看似給了很多機會,卻常是創作者需要為了租金想破頭,以及作品賣出的抽成。市場接受的藝術家是需要觀眾與資方買單的,他們必須具備普世美感才能替自己增加勝戰的機率。若說觀眾是需要教育的,那麼誰願意支持這些付出的時間成本,資本下的社會恐怕需要的藝術是在合群的普世美感中能帶出創意吸睛的效果,而那些所謂的機會所致使的狀況便是;願意的;改變自己符合社會期待,而擁抱理想的人用自己的方式苦苦支撐。現在的機會變多了嗎?這算是一個不平衡的生態池還是調性已定?樂觀的想,生態池的混亂,或許是否能意味著具有理想性的藝術家還不需太過絕望。


其他文章
  • 《我從來都沒有說過實話,我根本就不喜歡這裡》 | 林盈君
  • 2018跨域實驗創作 :《曾·在》 | 林盈君
  • 《 漫遊 / 在此相遇 》―四人創作聯展 | 林盈君
  • 談兩種表演形式的合作 ―《聲音裡有故事》 | 林盈君
  • 內在風景的承載 ― 張雅棠 | 林盈君
  • 非典型的延伸 ― 探討〈120草原自治區〉 | 林盈君
  • 非典型浪潮―淺談藝術與教育 | 林盈君
  •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卓穎嵐 | 林盈君
  • 〈還原―土地之歌〉 | 林盈君
  • 藝術產業生態池 | 林盈君
  • 南島當代藝術WAWA | 林盈君
  • 尋根古埃及藝術 | 林盈君
  • 〈壞狗狗〉― 蔡瑞恒 | 林盈君
  • 從漫談林盈君與圓山邂逅剖析藝術家的創作歷程 / | 林盈君
  • 走進日常的現場:日常現場―賈茜茹 | 林盈君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