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看不見的界線:從2017台北獎美術獎《花蓮白燈塔》

 

香港藝術家黃榮法《短劃》於關渡美術館「走私:一個越境的生命經濟學」展出,筆者攝

 

2017年台北美術獎因北美館的改裝工程,移師到臺北當代藝術館舉行,每位藝術家擁有更完整的隔間能夠部署作品,也使得展場設計與展呈方式成為作品重要的部分。今年首獎王煜松的《花蓮白燈塔》即能看其對於展間與作品間互為整體的思考,以及跨媒介的互文關係,作品中涵蓋錄像、一個刻鑿許多痕跡的鐵板/畫板,還有分別放在展間開頭的作家楊牧同名文章<花蓮白燈塔>,這篇藝術家王煜松高中時懈逅的文章,也成為他追尋早已消逝的白燈塔起點,當中展場的背面展示著一張白燈塔原始的結構圖,再現那個永遠無法觸及的神往。

 

不可見的白燈塔多重地反射在錄像與鐵板/畫板中,錄像中王煜松扛著鐵板不斷遊走與優游在白燈塔原址的花蓮港灣邊,透過自我行動轉換為寫生的概念,希望刻鑿與描繪出他內心中的白燈塔,而有趣的錄像中側拍出的港灣早已是人造建築、消波塊、商船入侵之景象,那個當初楊牧所描繪純粹美麗的海洋早已逝去。

2017台北獎美術獎首獎王煜松《花蓮白燈塔》於當代藝術館展出,筆者攝

 

以《花蓮白燈塔》這個作品所牽引出的可見/不可見、人造/自然、陸地/海洋、自我/公共等二元思考或許可以重新思考我們現在所居住的台灣土地,又或者那個離我們又遠又近的海洋,這個有點廣泛與粗淺地框架,不約而同地在近期的三個不論是跨國或者是臺灣自身的展覽中都有所呼應,分別是立方空間「自然之外的海洋」、關渡美術館「走私」與當代藝術館「還原土地之歌」:

 

立方空間「自然之外的海洋」由獨立策展人國際聯盟(ICI)製作,並由ICI展覽總監Alaina Claire Feldman擔任策展人,此展重新省視人類世下的海洋,視海洋不再只是自然、崇高與原始、未知的,而是一個被全球化流動中國家、政治、經濟、生態、科技、觀光交互介入的場域,甚至可以被視為第一現場,當中還隱含著多重的種族、性別、階級等社會議題,透過不同的角度共邀請十組藝術家相互勾勒出我們原以為自然的海洋,然而平靜的海面下是如此暗潮洶湧,然而在展覽中,作品的視覺呈現卻能讓這些隱而未見的不同權力被看見,如在展間一入眼簾的是雙眼炯炯注視您的女性潛水員肖像,此作是韓國藝術家金炯善《海女》攝影系列,拍攝濟州島特殊的母系海洋文化。

金炯善《海女》,筆者攝

 

在一旁陳列的是以色列藝術家Yonatan Cohen & Rafi Segal的《世界領海地圖》,則是以各國的經濟海域作為地圖的屬性重新劃定,因此這份地圖的界線被模糊,自然地理的邊界被經濟資本所取代,對於邊界的可視化之思考,在關渡美術館展出,由台北當代藝術中心主辦、方彥翔策展的「走私:一個越境的生命經濟學」中能看見相當多組個體政治反射出來的呼應,以越南藝術家阮陳烏達的《時間迴旋鏢》這個大型的複合裝置去探討多國當今所宣稱對於南海主權所劃定的「九段線」作為問題出發,同樣用身體行動去測量與觸碰那個不可見的界線,在多國游移間商討出對話的空間;香港藝術家黃榮法的油畫作品《短劃》,在抽象的線條勾勒隱喻著兩岸複雜卻二分的歷史,也是「一個中國」如何在領域、領海劃分的歷史思考,將政權的虛實、可見與不可見一筆道破。

阮陳烏達《時間迴旋鏢》,筆者攝

 

邊界不僅是國與國間或大陸與海洋之間,看不見的界線其實就在你我的生活當中,在台北獎展出的尾聲,當代藝術館的MOCA Studio的「還原土地之歌」展覽開幕,要回應的是早已深化在台灣的長期矛盾:因經濟發展帶來的土地環境爭議,以及始終懸而未解的原住民傳統領域的議題,透過七位來自東台灣的藝術家共構一曲東部土地的悲歌,陳若軒黑白攝影紀錄下去年凱道部落在228公園紮營的身體與無聲的抵抗、李翎《後遺症》的狂舞攪動中卻共震出絞痛、劉曉蕙的《有河氏》用自己的身體映照出花蓮美崙溪因資本、觀光介入而破碎的家園記憶和風景,這些美麗的視覺展呈含著對於土地不公不義的控訴。

劉曉蕙《有河氏》,筆者攝

 

而2018年二月的大地震,那原本看不見的美崙斷層破土劃破花蓮的海岸與土地,其實正是大自然給予人類的重要警訊,過去可能顯而不見或我們不願看見的事物,都需要處處留意與留心,以及思考如何與其共處。


其他文章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電影的光作為媒材:當代藝術中電影史的考掘 | 王振愷
  • 香港藝術月的擴延影像:巴塞爾光映現場與K11 | 王振愷
  • 房間、冰川與全景:VR藝術的四個方案 | 王振愷
  • 阿巴斯《24格》的二十四條影像思考 | 王振愷
  • 梵谷的三個當代化身 | 王振愷
  • 看不見的界線:從2017台北獎美術獎《花蓮白燈塔》 | 王振愷
  • 從北齋、梵谷到陳伯義:談四個臺北與東京日本畫的策展 | 王振愷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