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尋根古埃及藝術

 

 

尋根古埃及藝術

                                                                                                                                                                                                         文/林盈君

 

奈絲塔沃婕特內棺    時藝多媒體提供

 

     故宮從2017年11月14至今年2月18展出大英博物館館藏的埃及木乃伊特展。筆者藉由此次特展來作為探討古埃及藝術的契機,透過以藝術脈絡的角度出發探討藝術的根源。

     學過藝術史的都有相同的經驗,讀藝術起源於何時,都會以古代近東文明藝術,史前洞穴壁畫開始談起。不過若是要尋找從學院派系學習而來的西方藝術,我們會談到希臘;從古希臘羅馬、中世紀、文藝復興、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與浪慢…到最熟悉的印象派、現代主義……及影響當代藝術的達達主義,我們是在這條漫長的藝術河流裡吸取養分茁壯,說我們是希臘人的學生一點也不為過。

     埃及藝術與希臘藝術有何關聯必須從政治情勢的方面談起,埃及是個被許多國統治的國家,從一些史料紀載中可以看見古埃及與古希臘的貿易紀錄,而後因政治上的因素被希臘統治,希臘人向埃及人學習藝術,並且開拓屬於古希臘當時的藝術。在古希臘羅馬時期的埃及藝術可以看見與古埃及藝術形式上的變化。

 石板壁畫 筆者翻拍於 古埃及藝術 藝術家出版 邱建一著

 

     我們在學習藝術的初期,還要了解均衡、對稱、反覆、和諧、對比…統一等的視覺形式的原理,然而這些所謂原理正是從遠遠長流的藝術裡吸收而來;可惜的是在台灣大部分學習藝術的過程裡我們忽略了這些視覺形式原理的背後動機,而只是依樣畫葫的效法。我們應該要重新去探討在這些形式背後下的動機為何,是以什麼樣的目的而組合存在。

     從埃及藝術的壁畫、浮雕、棺槨上的圖像與符號可以看出他們的工整、規律,看似乖巧的節奏性,每個圖像與符號的安排極其縝密,埃及藝術的形式鮮少有變化,學習雕刻或繪製圖像符號的匠師們,在經過長期的藝術形式訓練後,若能倒背如流的將這些形式呈現出來便可出師。為何會有如此的訓練就如同上文所提及的藝術的目的。

     古埃及的法老集神權與王權於一身,是一個絕對性的權威者,法老是所有埃及諸神和國家靈魂的象徵,他掌管著尼羅河的起落、土地的豐收與經濟的興衰。古埃及的神系分成上埃及與下埃及,關於統治上下埃及的法老有兩種說法,一種認為曼尼斯(Menes)統治了上下埃及,另一種則是認為納米爾(Namer)才是第一王朝的統治者。上下埃及的統治者是由上埃及的法老統一的,因此便以上埃及的守護神荷拉斯(Horus)為第一王朝的國家守護神。

第十九王朝 死者之書局部 筆者翻拍於古埃及藝術 藝術家出版 邱建一著

 

     古埃及的信仰裡認為人死後只要將肉體完整的保存好,便可永遠的使靈魂續活,因此當時的雕刻以接近往生者的相貌去雕刻,是因為他們相信只要能與死者的面貌越相近那麼他能夠再續活的機會就會越成功,繪畫也是如此。因此當時的建築、雕刻、繪畫都是以續活永生為目的,主要服務對象就是法老,因為法老象徵著太陽神的化身,而後一些貴族也開始將自己的陵墓建置在周遭。

     埃及藝術形式的工整、莊嚴或許就是因為圖像也是文字,這種敘事性的圖像,目的就是希望能傳遞訊息,如同咒文,而這一切的形式都與他背後的動機緊緊相關,因此在棺木內側外側、裹屍布等等的圖像都是為了幫助續活、永恆。細看棺槨上的圖像與精細縝密的編制,所有細節都能讓人感受到他們對於自己的信仰是多麼地堅信不移。

四件荷拉斯之眼護身符 時藝多媒體提供

 

     埃及藝術的護身符荷拉斯之眼(Horus),是流傳中的神話,相傳荷拉斯(Horus)在一場戰爭裡右眼受到重創,但卻能自己恢復,因此他就成為一個完整的象徵。〈死者之書〉就如同一本教學手冊,告訴死者要如何讓靈魂能順利地通過種種冥界的關卡,如同咒文般的刻畫在棺槨內側,或是圖文並茂的繪在莎草紙上,包裹在身體上,而聖甲蟲放在心臟之處則是能阻擋當靈魂在進行使者評判時候能順利過關,從一些埃及繪畫中能看見使者拿者天秤一邊是羽毛一邊是心臟在審判。總的來說,埃及藝術就是為了服務神社與陵墓而存在,而透過各種加持的護腕,木製船、護身符、守護之神的圖像以及具有任何能達到幫助靈魂順利續活的法力,都以埃及特定的藝術形式來完整:反覆、均衡、和諧、對稱,這也就不難理解,在古埃及圖像上的人物是以正面身、正面的眼睛及左右大拇指可以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平面上的原因了,正是因為他們希望透過看見而感覺完整;埃及的藝術即是埃及的信仰呈現,也因此在他們的藝術形式中多半讓人感受到是帶著質樸與莊嚴的氛圍出現。

     埃及藝術深遠神祕,絕非這篇文章能詳盡,筆者謹以此次木乃伊特展進行一趟簡短的西方藝術尋根之旅。

 

 

筆者翻拍於 Egyption Art   Jaromir Malek

左:喪葬之船/右:沃賈霍的方尖塔錐石  時藝多媒體提供


其他文章
  • 《聲音裡有故事》― 談兩種表演形式的合作 | 林盈君
  • 內在風景的承載 ― 張雅棠 | 林盈君
  • 非典型的延伸 ― 探討〈120草原自治區〉 | 林盈君
  • 非典型浪潮―淺談藝術與教育 | 林盈君
  • 《你的外殼沒有了並不代表你的美失去了》― 卓穎嵐 | 林盈君
  • 〈還原―土地之歌〉 | 林盈君
  • 藝術產業生態池 | 林盈君
  • 南島當代藝術WAWA | 林盈君
  • 尋根古埃及藝術 | 林盈君
  • 〈壞狗狗〉― 蔡瑞恒 | 林盈君
  • 從漫談林盈君與圓山邂逅剖析藝術家的創作歷程 / | 林盈君
  • 走進日常的現場:日常現場―賈茜茹 | 林盈君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