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從北齋、梵谷到陳伯義:談四個臺北與東京日本畫的策展

 

去年十月台北與東京兩地有四個研究型日本畫展,遙相呼應。筆者攝

 

去年十月臺北北師美術館聯合多方合作展出的「日本近代洋畫大展」,將明治時期到昭和時期的日本洋畫精選展出,也將過去臺灣近代美術史的內部觀點與研究以東亞近代藝術史的觀點再向前與向外拓開,這也是北師美術館與林曼麗教授對於臺灣近代美術史努力的第三階段成果:在2012年因台北教育大學作為臺灣前輩藝術家培育之中心,以「序曲展」將他們一次收攏集合,作為臺灣藝術的前瞻與回顧;2014年將日治時期留學的前輩回到母校的概念,在東京藝術大學美術館舉行「台灣近代美術-留學生們的青春群像(1895-1945)」之後,以及其多年來不斷呼籲政府「臺灣需成立自己的現代美術館」的實踐。

 

如果回到日本畫自身歷史,以明治維新前的傳統日本繪畫,包括大和畫、唐畫、南畫與大眾最熟知亦是常民藝術代表的浮世繪等,此次洋畫大展嘗試梳理的是日本從明治維新開始深受西洋繪畫技法引進的轉變,而以黑田清輝作為重要切入點,1893年他從法國學成歸國,創建東京美術學校洋畫科,也另立近代西洋畫的新派白馬會,與舊派的明治美術會抗衡,而以黑田所開啟的學院派與官展、帝展體制之西洋畫家作為此展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則是呈現在野組織的二科會及1930協會開始出現的抗衡勢力,這也是日本洋畫多元與實驗的場域所在,最後一個部分則是以在臺具有卓越貢獻的石川欽一郎及其專業的水彩畫作為重點,引介許多台灣較為不熟悉的近代水彩繪畫。

北師美術館「日本近代洋畫大展」。筆者攝

 

此展在十月在台北盛大展開,而東京同時間也有兩個相當精彩且以藝術史研究出發的日本畫展開幕,分別是東京國立西洋美術館「北齋與日本主義—北齋對西洋的衝擊」(北斎とジャポニスム―HOKUSAIが西洋に与えた衝撃,後方簡稱北齋展)以及同樣位在上野公園的東京都美術館,其與荷蘭梵谷美術館聯合策劃的「梵谷與日本」(Van Gogh & Japan,後方簡稱梵谷展),兩個展覽其實都指向19世紀中葉前後日本與西方藝術交會所產生出的混種與交集,並將自身主體凸顯,能看見日本對於這段重要藝術史詮釋的重寫,將日本主義對於西方的衝擊在亞洲再度崛起的當下重新進行論述的企圖。

 

葛飾北齋的作品大量出現在十九世紀初,正值江戶中後期,當時西方與中國貿易商從當時鎖國期間唯一開放港口長崎進出日本,也同時將中西藝術帶進本地,當時北齋所繪的浮世繪也透過商人或是來日的畫家傳遞至西方,另一波高峰則是黑船事件後日本全面開放,北齋漫畫(Houkusai Manga)與日本眾多浮世繪在1850到1870年代間在西方大量翻印與出版,甚至被商品化在茶葉或具有異國情調的東西包裝上,這也掀起藝術史的日本主義風潮,並且影響了當時印象派的繪畫風格,最著名的就是收藏百幅浮世繪的畫家梵谷。

東京國立西洋美術館「北齋與日本主義—北齋對西洋的衝擊」。筆者攝

 

日本浮世繪如何影響西方藝術?這個問題意識成為這兩個展覽的核心重點,也以這個為引子,兩個展覽都將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在西方所出現日本繪畫與延伸出的文化交流之文獻一次收集起,不僅作為展覽的研究素材,甚至成為與藝術品同等重要的展示品:在北齋展的開頭展示了多樣的出版品、雜誌與手稿,讓人了解到北齋的繪畫如何再現與被引介在當時歐洲的刊物上;梵谷展的最後一個部分則重新挖掘以梵谷為中心開展出歐陸的日本藝術收藏家之間的生態,展現出二十世紀初戰前兩邊民間的文化交流。

 

兩個展覽的方法上都很著重在日本浮世繪與當時西方盛行的印象派繪畫之比較,在北齋展中更展出除了平面外包含雕刻、陶器、海報等多樣的媒材,如何挪用與轉譯北齋浮世繪中的人物、動物、植物、風景以及最著名的海浪與富士山脈的意象;梵谷展中更將梵谷著名的《花魁》(The Courtesan or Oiran (after Kesai Eisen),1887)當中所有細節之援引拆解開來,找到梵谷最初的素材來源,如當中的花魁是仿溪齋英泉的《雲龍打掛的花魁》(1820-30年代)、底下的牛蛙來自歌川芳丸的昆蟲圖鑑(1883)等,這樣的對照方法在兩個展覽中不斷呈現。

東京都美術館「梵谷與日本」。筆者攝

 

同樣是一組對照,在北師美術館展出「日本近代洋畫大展」期間,台北日動畫廊邀請龔卓軍策劃了「向空中突襲:台日現當代異質風景的藝術鳥瞰」展覽,當中陳伯義《窗景(台南 台南中國城)》是2016年台南中國城拆除前在附近大樓面向中國城屋頂的窗戶向外拍攝,透過攝影鳥瞰視角重新觀看臺灣當下大中國想像遺緒幻滅的最後光景,同樣的視角則出現在本展另一幅繪畫作品中,由二科會要角—梅原龍三朗(其作亦在「日本近代洋畫大展」中有多幅展出)在其1939年至1943年稱為「北京時期」時所創作《北京之窗》(1943),然而時代與政治意義卻完全不同。

 

去年十月,這四個展覽分別在台灣台北與日本東京舉辦,卻意外勾畫出從浮世繪—印象派—日本主義—日本洋畫—台灣/日本當代藝術等多重多元的東西藝術史交會與相互影響,跨地域地遙相呼應。

 

台北日動「向空中突襲:台日現當代異質風景的藝術鳥瞰」。筆者攝


其他文章
  • 跳島藝術行: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的表與裏 | 王振愷
  • 連結的可能:探日本藝術祭的興起 | 王振愷
  •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 王振愷
  • 電影的光作為媒材:當代藝術中電影史的考掘 | 王振愷
  • 香港藝術月的擴延影像:巴塞爾光映現場與K11 | 王振愷
  • 房間、冰川與全景:VR藝術的四個方案 | 王振愷
  • 阿巴斯《24格》的二十四條影像思考 | 王振愷
  • 梵谷的三個當代化身 | 王振愷
  • 看不見的界線:從2017台北獎美術獎《花蓮白燈塔》 | 王振愷
  • 從北齋、梵谷到陳伯義:談四個臺北與東京日本畫的策展 | 王振愷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