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荼蘼》花謝,才有下一個花季


《荼蘼》, https://goo.gl/17E9CL

女權意識高漲,且鼓勵人們勇於追逐夢想、實現自我的這個時代,身為女性的我們,面臨到為愛犧牲自我實踐,過著平凡一生的偉大;亦或放下身邊任何情感的負擔,專注追求夢想貨事業的不平凡人生方向出發的抉擇臨到時,對於選擇後未知的結果,是否存有一份害怕失去當下所擁有的恐懼呢?

 

金鐘編劇獎得主,徐譽庭,為《植劇場》愛情成長系列所編撰的「荼蘼」(Life Plan A and B)一劇,將多數女性會面臨到的內心巨大掙扎——選擇愛情,或麵包;選擇自己,或他人。細膩又寫實的從女主角趙如薇身上,完整且深刻的描繪出於劇中。




  《植劇場》,https://goo.gl/exFsa4  
 

如薇面臨人生重大兩個抉擇:前往上海工作,有極大的機會在事業中步步高升,卻得與深愛她的男友湯有彥分離的「方案A」;以及,放棄海外發展機會,與有彥定下,過著平凡卻擁有彼此陪伴後半人生的「方案B」。兩者都使如薇身陷難以抉擇的痛苦之中,渴望著,若能先知道選擇後的答案各會是什麼再決定,就不會失去自己不願捨下的那塊珍貴未知。此時,劇情巧妙的安排出現了各自選擇「方案A」與「方案B」的兩種趙如薇。



 

去了上海後的「方案A」如薇,心雖總念念著在台灣的一切,包括食物和最愛的有彥,但在職場上仍保持著努力積極的態度,且在一次公司的危機處理中的展現良好表現,深獲總經理賞識。如薇在工作中步步高升,也越來越朝向自己喜歡的女強人形象邁進。有彥則是一人孤單無助的在台灣照顧著因意外受傷的父親,天天盼望著如薇能為了他放棄上海的工作,提早回來台灣陪伴和幫助。慢慢的,分隔兩地的兩人,因各自的忙碌疲憊和無法持續的互相陪伴,關係自然的漸行漸遠。



 

「方案B」如薇,未嫁進門就已擔當起媳婦的身份,也做盡了媳婦的「義務」——照顧「岳父」的行動不便、服侍「岳母」卻又老是被嫌棄、逢年過節為陪伴「婆家」,寧可不與自己的家人團圓、為支持有彥的設計建築夢想,甘願犧牲自己的發展機會,只盼得別人心中的一份感念便得完全安撫……。

劇情至此,不知道女生們看到的是一絲盼望,亦或是一股恐懼席捲而來?

傳統觀念裡,女性被認為以照顧、服務別人,或人生方向以家庭為重的形象居多,儘管現在女性意識抬頭越來越勝以往,或許外表能有女強人,不以「向內發展」為人生目標,但可能為數不少的女生心底深處,仍難以完全脫去如此的觀念,或去除這從小根植於心的思想。以心理層面來觀看,女性通常更富有同理心,與更細膩深入的理解他人的真正需要。


《荼蘼》,https://goo.gl/Brk9rr
 

劇中,「方案A」如薇的選擇看似才是完全正確,而且可被理解的——為了自己而努力生活,褪去情感枷鎖、實現只能在白日夢中才做得到的事、獨自負擔得起渴求的名牌包、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但同時在失去的也讓如薇未曾想像。再困頓時,不會有真心在乎她的有彥實質的陪伴,最後失去深愛她也非常需要她的他。雖然努力為自己打拚的結果,獲得了對自己能力的自信和榮耀,但最後卻是在高處孤芳自賞。「方案B」如薇因愛憐男友及男友的家人,以犧牲自我成全別人而在所不惜的真摯情誼,讓有彥對她所有奉獻忠誠一生、不離不棄,即使一輩子與家人關係仍是充滿各樣的吵吵鬧鬧,卻也總是擁有彼此,並時享相聚之福。




 

《荼蘼》這齣劇使用的名稱「荼蘼」,其實是一種小花,色白蕊黃。是在春天的花季中,最後才開的花。關於荼蘼其中一首有名的詩,來自宋朝詩人,王淇的《春暮游小園》:「一從梅粉褪殘妝,塗抹新紅上海棠。開到荼蘼花事了,絲絲天棘出莓牆。」這首詩描寫的是花開花謝都是自然規律,人們並不必太傷感。即使連在花季中最晚開花的荼蘼已花謝,仍有生機勃勃的荊蔓和青苔正在生長。應用於劇中,多數時候,我們以為美好的事情已到盡頭,孤獨沈浸於失去的惆悵哀痛中,但其實不要單看眼前失去的,因為下一個花季正要開始。



 

無論最後選擇的是「方案A」,或「方案B」;選擇自己往平凡,或更不平凡一點的生活前進,最後的結果都將會是等值的——皆是既擁有破碎,又能體會美好。



 

 

參考資料來源:
1. 
https://goo.gl/Eh731d
2. https://goo.gl/xeq4dX


其他文章
  • 《荼蘼》花謝,才有下一個花季 | 洪蘭真
  • 理性的創造,感動的發生—久石讓 | 洪蘭真
  • 觀「愛」-C.S. 魯益師 | 洪蘭真
  • 馬友友知多少? | 洪蘭真
  • 西方的中國魂-功夫熊貓 | 洪蘭真
  • 迷戀與虛榮-蜷川實花展 | 洪蘭真
  • 愛樂,還是他? | 洪蘭真
  • 六堆客家文化園區,有效認識客家文化? | 洪蘭真
  • 森林王子與森林共舞 | 洪蘭真
  • 顏尼歐.莫利克奈與他的鋼琴師 | 洪蘭真
  • 你/ 妳真的活著嗎?—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 | 洪蘭真
  • 我是真心的說「好」-沒問題先生 | 洪蘭真
  • 尋找閃爍的那片星空-《小王子》 | 洪蘭真
  • 國樂非得搞創新,才有人想聽? | 洪蘭真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