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失效的非典型空間演出──當環境成為布景

 

當現代劇場形式上越來越不受限與傳統劇場表演空間,也越來越講求觀眾的參與和互動時,不難發現近年台灣劇場界出現許多主打「非典型空間」的作品,尤其在空間的非典化──在非劇場空間演出的嘗試上,似乎成為「打破第四面牆」甚至於「互動」的最佳宣言。然真是如此嗎?是否離開劇場空間,即是反傳統?即更能形成與觀眾對話的演出?

1997年金枝演社在廢棄的台北舊酒廠(今華山創意文化園區)演出《祭特洛伊》,可為台灣環境劇場演出的經典作品。|圖片來源:金枝演社網頁

筆者在2017年十一月至十二月間總計觀看了十檔劇場作品,其中有五檔即在非典型空間演出,本文將舉其中兩檔戲作為我對非典空間演出的提問。

回到「非典型空間」演出上,其一源頭可溯自於美國評論與劇場工作者理查‧謝喜納(Richard Schechner)1960年代提出的「環境劇場」(Environmental Theater)概念。謝喜納提出了六項環境劇場的重要原則【1】,其中「戲劇是一整套相關的事物」與「整個空間都是表演的一部分」是很好的檢視指標,因其強調了觀演關係的變化性,不再只是觀─演的劃分觀看,應無法(也沒有必要)辨明表演區與觀眾席;且亦強調所有在此戲劇演出發生過程中的元素都是有意義且必要的,也就是觀眾、演員、空間、前後台等都是包容一體。

奇點劇團《暗訪台南》演出劇照:藉由狹長的巷弄營造最後的送魂感。|圖片來源:奇點劇團臉書頁面

由此可見,「環境劇場」的發生,不只是戲劇演出「被移置」至環境即完成,而當是整個表演概念的轉換。於是乎,每一個元素的選擇都該是重要的,尤其如何能好好處理「空間」與「觀眾」,更是主要課題。而在處理這課題之前,似乎仍等先回到這樣做的用意為何?這樣為之背後所期待的面向是什麼?也就是,為什麼創作者要離開劇場演出?

奇點劇團2017年十一月推出的作品《暗訪台南》即意欲結合宗教藝陣與環境劇場以城隍爺「暗訪」為題,改編鬼娃株式會社劇團《愚弄暗訪》 ,穿梭321巷為號召。雖然演出未如提名能推及整個台南,但321巷藝術聚落本身的日式建築與巷弄林蔭,本身即為很好的環境舞台。當劇團在暗夜試圖讓等待的觀眾置換為暗訪隨行的香客,環境劇場的元素即開始發生。然可惜的事,當演員出現──打扮落漆的七爺八爺(范謝將軍)扛著玩具裝飾的城隍爺轎、不流暢的藝陣動作,戲劇元素便產生鬆動,連帶其背後扣合的民間藝陣元素也模糊不清。而當眾人隨轎移動至「郭柏川紀念館」前【2】,遇到攔路的女子,劇情開始推動。喪子但招魂未得的母親阻止城隍爺夜訪,然當選擇在「郭柏川紀念館」前演出,並口頭提及其名時,他們之間的關係為何?回看「戲劇是一整套相關的事物」,許多劇中所給予的符碼並未被建立,而觀眾也被隨意擱置,突兀的停在路途上──被選擇好的觀演空間。

奇點劇團《暗訪台南》,「郭百川紀念館」前演出主場景。|圖片來源:奇點劇團臉書頁面

除了將作品移動到正規劇場空間之外,藉由古蹟空間省去舞台布景設計成本外,在《暗訪台南》中似乎無可見得「環境劇場」的建構,觀演關係抑是保守單一。不能否認,在非典型空間中的環境做戲故然有其需克服的困難(如演員表演方式,或技術上的電源使用以及雨天因應),但也環境與空間本身即具備巨大的語彙性,並能勾起聯想,「空間」自身即形成無可取代的舞台視覺。如若莎士比亞的妹妹們劇團2017年底在國家兩廳院地下停車場推出的《重考時光》亦是一例,停車場入口狹長的空間、停車場深夜的人工性與空曠度(演出時間在22:30後),使空間成為絕佳的演出景觀展示場所。但停車場這個空間的運用似乎也就僅止於此,雖其自身即說出自身,然主體仍是在表演者與其展演的物件上,至於觀眾的參與亦仍停留在觀看,可以移動得觀看。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重考時光》演出劇照。|圖片來源:Shakespeare's Wild Sisters Group臉書頁面

莎妹劇團《重考時光》雖空間運用得宜,且也符合現在流行的「即時即景/現地製作」(Site Specific)的概念——畢竟不在停車場的話,要去哪裡停車洗車開車呢?但如劇場評論與觀察人郭亮廷在「TT不和諧開講2017.第六講:一座城市,多重觀看」中提到環境劇場可以是個髒字,因為環境這個字是非常人類中心主義的,是把人當作這個環境的中心,「雖然在環境劇場裡,環境也是一個角色,不是單純被當作背景或布景,可是有沒有很有意識的突顯,環境本身就是表演的主體,突顯現在在看的表演,就是空間本身的表演、街道本身的表演,不是人為去發生的。」【3】若由此方向思考,人與空間,甚至表演者、觀眾與空間的三方關係的張力應該是更平衡的,並能藉由著緊繃進一步拉升至其他的層面。

當非典型空間演出漸成為劇場常態,非典型亦將成為另種典型,或許創作者們更應仔細地回頭審視為何在非劇場空間演出?尤其當亦欲以空間的轉移和觀眾有不同之對話時,對於「空間」該如何重新看待?

「這不是一個停車場」,但如果他還是停車場呢?而停車場之中的人又如何?|圖片來源:Shakespeare's Wild Sisters Group臉書頁面

 

【1】謝喜納所提的環境劇場六項原則為:1、戲劇是一整套相關的事務。 2、整個空間都是表演的一部份。 3、戲劇可以發生在一個被改造的空間、或現成的空間。 4、演出焦點是靈活可變的。 5、戲劇的所有元素平起平坐,不分輕重,並且各自有其語言。 6、文本不是演出的出發點,也不是目的。甚至可以沒有文字劇本。引用自鴻鴻〈沒有不能演戲的角落──「環境劇場」解謎〉,全文網址:http://blog.roodo.com/hhung/archives/13932315.html

【2】郭柏川(1901-1974),出生於台南的美術家與教師,曾任教於成功大學建築系。

【3】引用自郭亮廷於「TT不和諧開講2017.第六講:一座城市,多重觀看」發言紀錄,全文可參〈講座紀錄:一座城市,多重觀看(上)〉: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27499


其他文章
  • 失效的非典型空間演出──當環境成為布景 | 黃馨儀
  • Junta──獨立共構的藝展 | 黃馨儀
  • 《潮池流轉》──以記憶與創作在時代灘頭留下貝殼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下)──島嶼梳理與回歸的困境 | 黃馨儀
  • 身入金門(上)──遇見邊緣的豐厚與荒廢 | 黃馨儀
  • 一同種下夢想的金門——2017「土豆音樂祭」 | 黃馨儀
  • 趣味平行藝穗節,藝術歪斜到日常——「酥壓療癒時光」 | 黃馨儀
  • 《等待果陀》──映照在演出之外的劇場脈絡 | 黃馨儀
  • 談老空間的脈絡活化──台中散步觀察 | 黃馨儀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