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創造焦點《映照》不同馬戲面貌

                                                                                                               攝影| 吳政穎 (創造焦點 提供

嗶!每一次的心跳傳送出一個電子訊號到監視器的電子迴路系統,聲聲作響,嗶!其一表演者以抽絲動作,牽動另一位表演者,隨之隱沒於黑傘中。鋼琴聲響一沉,揭開序幕,兩人無聲私語。三位身著黑衣的表演者幻化成希臘神話中的命運女神—摩伊賴(Moirae),牽引且控制著白衣表演者。黑傘轉動如命運的紡線者生命線從她的卷線杆纏到紡錘上,隨著時間流逝而持續轉動;命運的決策者以身體丈量絲線,預告生命的終結將近;命運的終結者以黑傘如一把剪刀與白衣者錯身而過,告別了他思念、掛念、紀念的一生。《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的看顧火爐的守門人曾說:「死者穿過這裡,走向另一扇門,我像是守門人,在這裡送走許多人,跟他們說再見,也跟他們說將來還會再見!」雨聲逐漸沒入,隨著白球的起起落落,故事持續仍進行。

在表演者熟稔的技法中,跟著白球滾動速度與拋接的頻率更動,球與肌膚接觸的靜止與流動片刻,皆透露著人投射情感的慰藉。表演者手中的白球,不再只是道具。當球劃出拋物線降落於另一人的手中時,彷彿呵護掌心之中的溫度。當其一表演者隨著手中白球滾動,跟隨球路徑脫離人群的霎那,聯想起2016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巴布‧狄倫(Bob Dylan)歌曲《Like a Rolling Stone》裡寫道:「With no direction home/ Like a complete unknown/ Like a rolling stone?/You never turned around to see the frowns on the jugglers and the clowns/ When they all come down and did tricks for you/ You never understood that it ain’t no good/ You shouldn’t let other people get your kicks for you …」人生有許多一道道無形的牆,總是在無預警的情況下,阻擋欲前往的路。在人群中,孤立無援的感覺更揮之不去。初衷如球,操控在己。一顆顆隨重力墜落於地面上,勾勒出篇章未完的符號指引,接續下一段軟功演出。場上留下一黑一白的表演者,兩者服裝之間參雜黑白點綴,加上軟功的剛柔並濟之下。如同《周易》:「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回歸一個原始狀態,陰陽未分的混沌時期。在非一般人體柔軟度可構成的肢體能力,隨著身體、光影、能量與空間的流動,抽離現實場景悄然進入非寫實空間,與不同的自己思緒爭辯與溝通之無形世界。兩人技巧性地保持平衡,屏氣凝神體會動靜能量的流動。兩位表演者最後相互重疊貼緊臉頰,緩緩靜止至燈暗。或許,達成和平、共識,或是暫時休戰,便也留給觀眾想像空間。

                                                                                                               攝影| 吳政穎 (創造焦點 提供

最後一段落演出,將丟擲雜耍中的「棒」結合現代舞蹈表演。現代舞者如說書人亦像當事人,以第一人稱與第三人稱的身分,串聯在最後演出段落中。自語般的女孩子舞動,將硬質地的棒,藉由其滾動的特質,巧妙地轉化成較為柔軟的質地,營造出撥弄著水池的場景,水波粼粼。身穿白衣的她,映照出鏡花水月的氛圍象徵。看不見月亮,她彷彿就是月亮,虛實錯置。棒如時鐘繞行,形成方字,將她困住了。月另一面的黑暗衝出包圍了她。以棒控制舞者身體,又如舞者拉扯著棒進行幾何圖形的構圖,光明與黑暗之間的抗衡與操控。藉由高技巧的花式傳接、多人傳接製造一層層的困境。表演者時而受困,時而逃脫。現代舞者逐一通過緊密設計的層層關卡,接住棒子,時空靜止。其餘四位表演者將棒滾動如時間倒轉,形成方形,困住現代舞者,回歸到黑暗進入前的獨自呢喃。

 

創造焦點(Eye Catching Circus)由一群熱愛特技表演的藝術工作者所組成,以《映照》一作參與2016TTTIFA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成功地將馬戲呈現出不同的樣貌。作品中,除了高技巧的雜技、雜耍、軟功、馬戲以及現代舞蹈結合表演外,內容以探討人與觀看事情由內而外、一體兩面、相輔相成的角度切入。三位創作者在共同主題下,分別切入各自的觀點,映照至每一位觀眾眼中,又反射出各種不同視角。如光看似白亮,可分出七彩。故事未完,精彩待續


其他文章
  • 創造焦點《映照》不同馬戲面貌 | 搖滾天空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