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理性的創造,感動的發生—久石讓


《久石讓》,
http://goo.gl/XnV03h

「關於創作這件事,重點在於感性。」——久石讓。

創作無數首感動人心音樂的日本配樂大師久石讓,即將於今年八月與新日本愛樂交響樂團來台公演,相信對台灣喜愛久石讓大師作品的樂迷對這則消息,都感到非常興奮和期待!

《久石讓》,http://goo.gl/o3rEKa

久石讓,本名藤澤守,出生於西元1950年十二月,目前65歲。取的藝名「久石讓」源自於他的偶像——美國黑人音樂家及製作人昆西.瓊斯(Quincy Jones)。其原因則是因為“Quincy Jones”發音相近的漢字「久石讓」(Kuishi Jō),再將「久」由音讀改為訓讀(註:音讀與訓讀為日文所用漢字的各一種發音方式),便成了現在的藝名。

 

許多人喜愛久石讓的音樂,除了因為與宮崎駿的動畫劇情搭配起來感動人的推力非常強烈之外,即使單聽久石讓的音樂作品,其感性部分也十分吸引人。雖然我們常常說,久石讓的音樂很好聽、很感人,卻也難以想像,久石讓大師在製作電影配樂(商業音樂)之前,其實是瘋狂熱愛「極簡音樂」(minimal music)。由於極簡音樂對他來說有著古典音樂所喪失的節奏,也具備充滿迷人調性的和聲。他認為極簡音樂屬於較前衛的音樂,且大部分對於此種音樂接受度不高,剛好在製作極簡音樂的這條路上,正走進死胡同中,久石讓重新思考創作音樂的方向,決心成為一名「街頭音樂家」,盡可能創作出接受度高、可以擁有許多聽眾的音樂,也表示他在電影配樂的領域裡能以不同的型態,活用自己對極簡音樂的敏銳度。

 

對於自己的音樂能夠賺人熱淚,久石讓也曾在書中說道,常常有許多人向他表示他的音樂太令人動容了,久石讓為此深感光榮,卻也說明這些讚許都是他的創作的附加價值,並非以賺人熱淚為創作音樂的動機,認為聽眾如何詮釋音樂是他們的自由。筆者謙虛地認為,這或許就是大師的魅力所在吧!全心投入創作,配合劇情的發展走向,用心做好每首曲子,便能吸引並帶領聽眾的心遨遊於劇情中、隨著音樂的感染力跳動。

《久石讓》,http://goo.gl/92hymR

大多數人欣賞戲劇或電影時,除了專心用眼睛欣賞外,其實要同時觀劇又要聆聽配樂,實是不容易的事,但是將配樂從影像中移除分開,又缺少情緒的帶動,究竟只有好好的欣賞「影像」,而短暫忽略配樂,會不會不夠「尊重」一部片的整體呈現呢?久石讓曾在書上說明,電影配樂並不是用來讓作曲家表現自己想要的創作,因此在電影配樂中,不允許過度強調音樂上的主張。無論如何,電影配樂是為了襯托電影影像的呈現而存在,與影像共存才是電影配樂應追尋的目標。或許,觀賞某部自己深愛的影片後,再單獨欣賞那部片的配樂,也能更加了解與參與片中吧。

 

宮崎駿導演的動畫電影,常常能感受到透過劇中主角所傳遞愛與勇氣的提醒與人生啟發,因此總讓人欣賞在欣賞,且能總能獲得不同層次的感動。久石讓也認為,若觀眾在欣賞完一部電影,走出電影院時,如果只是覺得這部電影很有趣,並沒有得到任何一絲感動,那也太可悲了。他覺得如果電影能夠帶給觀眾思考人生,或者僅有一絲絲感動,才是最有意義的。因此,久石讓期許自己參與製作的電影能具備這種價值,且能夠帶給觀眾想像空間的電影配樂,才是他想要創作的東西。

《久石讓》,http://goo.gl/LD2EiM

 

相較於古典交響樂,久石讓的音樂更能引人入勝、音樂情緒更直接打入心裡,無論欣賞久石讓所配樂的電影,或單獨聆聽音樂本身,都是不同的感受。除了創作外,久石讓會在自己的大小型音樂會上指揮,也親自演奏鋼琴,演奏功力從指壓鍵盤所發出的音色,便能得知久石讓也稱得上是鋼琴演奏家,實在令人驚艷的大人物!

久石讓》,http://goo.gl/sFEXej

久石讓大師期許自己:「今天的我要超越昨日的我,明日的我要勝過今日的我,以創作出更好的音樂為目標,不斷的超越自己。」曾以為五十歲若已經跟不上世界潮流就要退休,但如今已到六十五歲的年紀,久石讓仍不懈的創作和巡迴音樂會,「只要我還活著的一天,即使到了九十歲,我也不會放棄作曲」,大師的風範警惕著我們後輩,無論是哪個國家的人,都不要放棄或中斷善用自己的長才與好的喜好,活著的每一天都要將其充分發揮,才不枉費生命。

 

 

 

________

參考資料來源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久石让
  2. 《感動,如此創造》—久石讓

其他文章
  • 《荼蘼》花謝,才有下一個花季 | 洪蘭真
  • 理性的創造,感動的發生—久石讓 | 洪蘭真
  • 觀「愛」-C.S. 魯益師 | 洪蘭真
  • 馬友友知多少? | 洪蘭真
  • 西方的中國魂-功夫熊貓 | 洪蘭真
  • 迷戀與虛榮-蜷川實花展 | 洪蘭真
  • 愛樂,還是他? | 洪蘭真
  • 六堆客家文化園區,有效認識客家文化? | 洪蘭真
  • 森林王子與森林共舞 | 洪蘭真
  • 顏尼歐.莫利克奈與他的鋼琴師 | 洪蘭真
  • 你/ 妳真的活著嗎?—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 | 洪蘭真
  • 我是真心的說「好」-沒問題先生 | 洪蘭真
  • 尋找閃爍的那片星空-《小王子》 | 洪蘭真
  • 國樂非得搞創新,才有人想聽? | 洪蘭真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