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真實社會新聞事件改編電影《陌生的孩子》看小蝦米如何對抗大鯨魚

◎撰文/法蘭林

由名導演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執導的電影《陌生的孩子》,在各地國際影展中,都能算是搶手的一部。除了女主角是線上當紅演員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ulie)之外,導演更是資深的演員兼編導,繼《神祕河流》奪下金棕櫚大獎,《陌生的孩子》也在當年拿下坎城影展評審特別獎,電影的水準可見一斑。

《陌生的孩子》敘述一起發生在1920年代的兒童失蹤懸案,描寫當時社會的警察暴力、官商勾結、媒體感染力,是如何阻斷正義與真理的存在,諷刺至極。片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承接點,即是「精神病院」的出現。當時的警方為了提高名譽,皆秉持長官主觀意識來辦案,只要案情不符合長官推斷,就以「顛倒是非,不配合警察辦案,疑似有幻想症」的罪名將報案人關進精神病院。

片中女主角因為遺失愛子而求助警方,結果警方替她找回一個不是他兒子;卻自稱是他兒子的男孩。身為母親的她,為了找回自己真正的兒子也不惜反抗,警察並因而將她關入精神病院,也因此讓她發現了精神病院裡充滿著像她這樣,因為堅持真理、而違逆警方被囚的人。

當然電影最後仍是回歸正義的,地下電台的宗教團體為受屈的女主角伸張,利用廣播的普遍性,開發市民自覺與同情心,終得案情平反,查出一個有弒童癖的男子。當真相終於水落實出,眾多的失蹤案件也隨之破案。諷刺的是這樣的真相卻比謊言更令人難以承受。

我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的架構,它的故事極具延展性,就算搬上劇場演出,相信也能和電影一樣寫實、震撼。導演在主題的取材上非常有技巧,從「親情」出發的設計,就輕易擄獲大多觀眾的情感認同。所以後段的事件就算再複雜、糾結,都能夠維持在以「親情」為縱軸的象限裡移動,在觀演間的丟接也會因而就趨向準確,並且再多的情感共鳴,都不會超過這個安全範圍,而導演也能憑藉這樣的把握,絕對掌握電影中的設計和元素。設想若劇場的演出也能以此為例,除了現場演出的親臨感外,再加以營造一個潛在的主軸將觀眾帶入導演預設的情感立場,則觀演間的距離必將更加緊密紮實。

這部電影中有不少議題是值得我們省思的,首先就是「警察暴力」,當然片中的時代不比今朝,而那種肢體性的物理暴力已不復見,但細究當今的社會生態,仍然是有警察濫用公權力的案件在發生。是否公權力的掌握真的會使人迷失正義?這是絕對值得我們深思的社會議題。

再者,即是「真理」的後天危機。面對我們再肯定不過的事實,若是受到公眾媒體的撻伐和反駁,我們是否仍能堅持己見、相信真正的事實;抑或是會不禁隨之動搖、質疑自己?延續這個後天危機的現象,就是當真相確實地被揭發之後,我們是否真能比在假象裡生存來得更好過?這或許是「妥協」的問題。我們該選擇的,究竟是憤怒的革正,或者逆來順受地妥協,又或者是憤怒的妥協?

最後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即是關於精神病的療治。精神病院自古至今的大眾觀感,都被認為作是一個很駭人的場所。並不是病人的怪異行徑駭人,而是其中的醫療人員對待他們的方式,以及看待他們的眼光。有部改編名著的電影《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t. 1975年的美國電影,曾獲第48屆奧斯卡最佳影片) 就在這方面有很寫實的著墨與呈現:關於那些被關在精神病院裡的病患,其實他們的病症大多是「被指示」的,就和《陌生的孩子》中那些被冤枉關進去的人民一樣,他們其實沒有那麼瘋狂,他們有些甚至比被放生在外面世界的我們更為正常。至少,他們保有還沒被社會汙染的公平與正義。

 

《陌生的孩子》電影資料:

導演: 克林伊斯威特

演員: 安潔莉娜·裘莉傑森·巴特勒·哈諾

配樂: 克林伊斯威特

發行公司: 環球影業

出品: 2008 (獲坎城影展評審特別獎)

 

補充資料:

克林伊斯威特導演作品一覽表─

胡佛傳》(J. Edgar,2011年)

生死接觸》(Hereafter,2010年)

打不倒的勇者》(Invictus,2009年)

陌生的孩子》(Changeling,2008年)

經典老爺車》(Gran Torino,2008年)

來自硫磺島的信

(Letters from Iwo Jima,2006年,獲79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提名)

硫磺島的英雄們》(Flags of Our Fathers,2006年)

登峰造擊》(Million Dollar Baby,2004年,榮獲77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神秘河流》(Mystic River,2003年,獲76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提名)

血型拼圖 》(Blood Work,2002年)

太空大哥大》(Space Cowboys,2000年)

迫切的任務》(True Crime,1999年)

熱天午夜之慾望地帶》(Midnight In The Garden Of Good And Evil,1997年)

一觸即發》(Absolute Power,1997年)

麥迪遜之橋》(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1995年)

強盜保鏢》(A Perfect World,1993年)

殺無赦》(Unforgiven,1992年,獲65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菜鳥霹靂膽》(The Rookie,1990年)

黑心獵人》(White Hunter, Black Heart,1990年)

菜鳥帕克》(Bird,1988年)

魔鬼士官長》(Heartbreak Ridge,1986年)

蒼白騎士》(Pale Rider,1985年)

撥雲見日》(Sudden Impact,1983年)

天涯父子情》(Honkytonk Man,1982年)

火狐狸》(Firefox,1982年)

 


其他文章
  • 台中藝術亮點店家:「惠弘茶文化生活館」 | 法蘭林
  • 針鋒相對的愛欲悲歌:韓國藝術電影《霜花店之朕的男人》 賞析 | 法蘭林
  • 從精品時尚談藝術…法國殿堂級老牌Goyard的歷史與新生 | 法蘭林
  • 走入忠信市場─ 帶一片風景離開•灌溉純粹的心田 | 法蘭林
  • 回首經典,法國新浪潮:楚浮《四百擊》(1959) | 法蘭林
  • 關於《愛》的標準答案:法蘭林看電影《愛》 | 法蘭林
  • 真實社會新聞事件改編電影《陌生的孩子》看小蝦米如何對抗大鯨魚 | 法蘭林
  • 跨時代的臺灣新電影巨擘:侯孝賢的電影詩學 | 法蘭林
  • 愛×無限大,打破性別二分法─《裝扮遊戲》 | 法蘭林
  • 魔鬼正義下的「間諜」情深:《風聲》 | 法蘭林
  • 殘酷回憶的拼湊與幻化:《與巴席爾跳華爾滋 Waltz with Bashir 》 | 法蘭林
  • 第三性的桎梏題解,除了被尊重更要被渴望《我是女生也是男生 XXY》 | 法蘭林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