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愛樂,還是他?

古典樂迷的狂喜-賽門.拉圖與柏林愛樂來台!

賽門.拉圖爵士(Sir Simon Rattle),英國指揮家,現任柏林愛樂管弦樂團首席指揮。1994年受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Elizabeth II)冊封為爵士。拉圖在22歲的時候,1977年,作為最年輕的指揮家登上英國格林德堡歌劇節的舞台。他的代表錄音是與伯明罕市立交響樂團(the City of Birmingham Symphony Orchestra, CBSO)合作的馬勒第八交響曲、第五交響曲,以及和柏林愛樂合作的未完成的馬勒第十交響曲。

柏林愛樂樂團(德語:Berliner Philharmoniker,簡稱柏林愛樂),德國管弦樂團,成立於1882年。普遍認為柏林愛樂是世界級的交響樂團。

賽門.拉圖指揮領著柏林愛樂於上禮拜假日,5/7、5/8,旋風來台演出,使許多樂迷陷入瘋狂,此次為拉圖爵士第二次訪台,卻也是最後一次以柏林愛樂藝術總監的身份,帶領柏林愛樂來台演出。這次表演除了舉辦於台北國家音樂廳內,也同時轉播於音樂廳外的自由廣場,以及高雄衛武營戶外廣場,使得未能搶購到票的愛樂迷,與渴求認識和聆聽重量級交響樂團所演奏的古典樂的民眾,能夠一同參與音樂盛宴。

網路上可以找得到拉圖爵士與柏林愛樂首來到次台灣演出,音樂會結束後帶著團員走到音樂廳外,對著聚集於廣場聆聽轉播的大批聽眾,表達深深感謝。拉圖爵士也曾表示,見到台灣人對於古典樂的熱忱與渴望,感到非常驚奇與感動,讓他承諾再來台灣演出。終於又來到台灣的拉圖與柏林愛樂,同樣受到台灣人的愛戴,而同樣開放戶外轉播的優待下,使上萬民眾趨之若鶩,聚集於自由廣場聆聽欣賞。

但是西門.拉圖指揮真的說對了嗎?台灣人真的如此瘋狂地熱愛著古典音樂嗎?若有使用付費音樂軟體聆聽音樂的民眾,應該會知道,其實在古典音樂排行的分類裡,即使過了幾年,音樂排行的名次也沒什麼變動過,因此,在沒有實際數字作為統計的情況下推斷,台灣人非如此熱愛古典音樂。

 

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在母親節這樣的節日,且晚上應該去吃大餐慶祝的日子,台灣人願意坐在自由廣場或衛武營戶外,聆聽古典音樂呢?

 

原因可能一:賽門.拉圖指揮將於2018年卸任,而這次是最後一次與柏林愛樂在台灣演出。無論台灣人是否對賽門.拉圖指揮,具有一定的了解與否,聽聞他為「重量級」指揮,與「最後一次」猶如「限量版」一樣難能可貴,無論如何也想要前來一睹大師風采。

原因可能二:同樣也是「重量級」的交響樂團-柏林愛樂來到台灣,想必票價也非一般等級的,別論這次音樂會門票全部售罄,對一般的小市民來說,即使沒能坐在音樂大廳裡欣賞音樂,坐在戶外聆聽這高層次的演出,也是相當幸運的參與。

 

原因可能三:樂聖-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這次音樂會的曲目為:上半場:(5/7)貝多芬,第一號交響曲;(5/8)第二號,以及下半場皆為第九號交響曲《合唱》。光想到音樂會是以《合唱》就令人感到熱血沸騰之外,柏林愛樂的貝多芬《合唱》更是公認最好的!

原因可能四:純粹為崇洋心態。無論台灣民眾是否真的認識賽門.拉圖指揮,或柏林愛樂,其實多數台灣人還是有崇洋心態。即使沒有到現場去聽的人,若在網上看見網友講述演出當晚,音樂會結束後,指揮與團員再次走到廳外,向戶外的聽眾致意時,主持人帶著廣場上的人對著音樂家們呼著「愛的口號」,並還做過事前練習,都還是會感到些許冷汗直流。但拉圖指揮和柏林愛樂團員若感受到熱忱,而感到真誠愉悅也算是台灣人總給人留下好印象吧!

 

其實,無論台灣人對古典音樂真有那強烈的熱忱與否,仍是十分感謝台灣能有如此的場地與機會,與國際級的人物和樂團連結,聽過最好品質的音樂,才能促使學習古典樂的樂者更精進自己對音樂的認知;對於沒有習慣欣賞古典音樂的人,若只要有一丁點兒能勾起興趣,或將音樂聽進心裡,都是相當助益的!


其他文章
  • 《荼蘼》花謝,才有下一個花季 | 洪蘭真
  • 理性的創造,感動的發生—久石讓 | 洪蘭真
  • 觀「愛」-C.S. 魯益師 | 洪蘭真
  • 馬友友知多少? | 洪蘭真
  • 西方的中國魂-功夫熊貓 | 洪蘭真
  • 迷戀與虛榮-蜷川實花展 | 洪蘭真
  • 愛樂,還是他? | 洪蘭真
  • 六堆客家文化園區,有效認識客家文化? | 洪蘭真
  • 森林王子與森林共舞 | 洪蘭真
  • 顏尼歐.莫利克奈與他的鋼琴師 | 洪蘭真
  • 你/ 妳真的活著嗎?—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 | 洪蘭真
  • 我是真心的說「好」-沒問題先生 | 洪蘭真
  • 尋找閃爍的那片星空-《小王子》 | 洪蘭真
  • 國樂非得搞創新,才有人想聽? | 洪蘭真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