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吳天章:別說再見》個展,第五十六屆威尼斯雙年展

文:場諭

圖: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吳天章:別說再見》個展,第五十六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

 

        義大利威尼斯為一深具文化歷史的水城,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首次舉辦於1895年,今年逢120歲,是一個擁有上百年歷史的藝術節,也是歐洲很重要的藝術活動之一。其操作方法是邀請各國參展,並以國家館爲單位推出各國最活躍,且具有發展潛力的當代中青年藝術家作品,並以「一年美術展、另一年建築展」的形式運作多年,威尼斯雙年展在某種程度上,已成為衡量藝術家市場排名的依據。威尼斯因獨特的地理形式,可開發運用空間有限,正式國家館主展覽場因而受限,後期參展之國家僅能在正式展區外自覓場地,形成會外平行展,「台灣館」即屬會外館。台灣於1995年首度參展時租下位於威尼斯地標景點「聖馬可廣場」與「嘆息橋」間之「普里奇歐尼宮」(Palazzo delle Prigioni),「普里奇歐尼宮」本身是五百年的古蹟,鄰近重新修復完成的總督府博物館,又緊鄰碼頭,是威尼斯重要的文化地標;多年來已逐漸累積出「普里奇歐尼宮」的「台灣館」印象。

 

 

        1995年台灣館首次參加國家館展出,一樣以「普里奇歐尼宮」為展館,今年為威尼斯美術雙年展第五十六屆,將於5月9日開幕,展至11月22日,本屆「台灣館」首度比照歐美國家模式,由單一藝術家吳天章代表台灣參展,「WU Tien-chang:Never Say Goodbye」(吳天章:別說再見)個展,呼應「普里奇歐尼宮」原是威尼斯舊監獄的本質,推出一系列攝影及錄像作品,探討戰後台灣社會在西化過程中的時代氛圍與特殊情懷,並回應台灣近百年來的政權更迭歷史。個展中發表的作品《再見春秋閣》是藝術家吳天章的全新錄像作品,其內容精神延續了1994年的《再會吧!春秋閣》系列,而吳天章的《再會吧!春秋閣》也曾以平面作品的形式於1997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展出過,18年後,將其作品另重新製成錄像作品,再次參展;吳天章的藝術生涯歷經平面繪畫與數位電腦的時代,藝術家因應新時代的科技發展,鑽研對數位影像技術及機械裝置的運用及探索,由本次展出3件錄像裝置作品《心所愛的人》、《難忘的愛人》、《再見春秋閣》,即可看出其藝術家將其原本存在的生命靈性,轉化成錄像裝置的新作。另外兩件攝影裝置作品《永協同心》、《瞎子摸巷》,則由平面攝影作品改以雷射光學幻燈片重新製作,背後襯上燈箱,讓作品看上去自然發光。吳天章認為過度投入全然虛擬的數位動畫及電腦科技會箝制其創作內涵,包含靈感與想像力等,因此從演員訓練、服裝、道具及佈景等,皆由他親自設計且手工製作。

 

        參展作品承襲以往誇張俗豔的華麗外表,人物臉部的人工皮膜,身體有殘缺的人物,強烈對比的色調,陽剛的水手服軍人被陰柔化等,魔幻的視覺感官效果一直是藝術家吳天章的創作特色,讓人印象深刻。在基隆長大的他,內心深植早期鎖國政策台灣的港口印象,當時只有水手可以雲遊四海,所以早期歌謠創作會藉由描繪水手,來當成歷史抒發的出口;水手對於台灣人具有這樣的集體記憶。像是訴說盤旋在每個人心中難以揮別的過往記憶與往日情懷,如同流連在監獄中的鬼魅,呈現禁錮在場景中無法揮別且依依不捨,像因執著於貪戀人世間的愛恨情仇而不肯離去的樣貌;傾訴個人以及國族無法承受之過往傷痛,一方面隱揭戰後台灣錯綜複雜的歷史記憶,另一方面也植入了對未來的浪漫憧憬。

 

吳天章《再見春秋閣》

單頻道錄像,4’10’’,台北,2015

(圖片由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再見春秋閣》中的人物選擇以輕快的腳步、灑脫的姿態,揮手道再會。伴隨著流逝的風景,不斷變換的服裝,畫面中的人物看似輕易地跟過往道別,然而實際上只是不停在原地踏步,離開的是外在的情境,走不開的是原地打轉的自己。

 

吳天章《難忘的愛人》

單頻道錄像,4’30’’,台北,2013〜2015

(圖片由臺北市立美術館提供。)


其他文章
  • 2017橫濱三年展YOKOHAM ─「島嶼和星座」 | 場諭
  • 2017德國明斯特Munster - 雕塑與空間 | 場諭
  • 思想革命的邊境殿堂,Documenta 14 | 場諭
  • 誠實面對自身個體存在的生命態度「do time」 | 場諭
  • 讓藝術成為餵養靈魂的因子,「Manil Art」 | 場諭
  • 美國色彩的熔爐-惠特尼美術館與雙年展 | 場諭
  • 港都國際藝博會─主題明確,透光展區寬敞舒適 | 場諭
  • 藝博南飄進海島港都「高雄」 | 場諭
  • 流串交換的藝識形態BORDERS | 場諭
  • 新加坡藝術節,以地域性為主表彰本地藝術先鋒! | 場諭
  • 《3J神人》讓藝術與設計完美結合!展至2月15日 | 場諭
  • 2016年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區 | 場諭
  • ”會動的”的當代藝術-紐約 Performa雙年展 | 場諭
  • 藝術的國際伸展台-弗里茲藝博會Frieze Art | 場諭
  • 經濟不景氣,藝術投資另闢藍天? | 場諭
  • 隨處都是表演舞台,2015愛丁堡藝穗節 - 臺灣季 | 場諭
  • 2015愛丁堡國際藝術節,表演藝術百花齊放 | 場諭
  • 60年代英國經典「普爾陶坊」戴爾菲思Delphis | 場諭
  • A Dream I Dreamed草間彌生亞洲台灣 | 場諭
  • 第十六屆波蘭WRO媒體藝術雙年展,三位台灣藝術家參 | 場諭
  • 《吳天章:別說再見》個展,第五十六屆威尼斯雙年展 | 場諭
  • 藝術不只一日的自由,Free Art Fair | 場諭
  • Dear Art, 2014臺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 場諭
  • 旋轉木馬室內樂團,一個奇幻的享夢國度! | 場諭
  • 張如安甜美又危險的藝術『樂園』 | 場諭
  • 【樂園The Pleasure Park】策展簡述 | 場諭
  • 甜美青春笑顏中,遇見真實的你我-Art Solo | 場諭
  • 開啟文藝復興盛期的發明者 - 李奧納多.達文西 | 場諭
  • 歲末映照後的反思 - 影像的懸置狀態是分離或重逢 | 場諭
  • 為有夢想的人打造的高實踐力新興平台-Changee | 場諭
  • 『宛若一朵純淨的精緻白雲 - 水彩詩人林經哲』 | 場諭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