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評文章 Critic of Art

英雄叛國,這是個公共議題

圖1

 

莎劇的既視感[1]

 

    「臺北海鷗劇場」以海鷗自由翱翔的形象為精神,在「劇場史推動計畫」的第三號作品《英雄叛國Ing》當中,推出了一場張力極強的「英雄-人民」之爭,從對莎士比亞《科利奧蘭納》(Coriolanus, 約1605-1608)的改編出發,基本上遵循原劇情節,而其中「人民」與英雄主角馬修斯的對抗,在導演宋厚寬的詮釋下,自然反映了當代性與既視感。

    古羅馬大將軍馬修斯英勇對戰敵軍伏爾斯人,屢次打敗伏爾斯大將奧菲的戰功,讓馬修斯得到「科利奧將軍」的名號,並被推為元老院執政人選,但若要取得執政之位,還必須取得人民的同意。然而,因為馬修斯身為貴族與軍人的自尊,使之不願以展示傷痕來討好群眾;兩位護民官趁隙煽動原本已同意的市民改變心意,將馬修斯從執政這個位置上拉下來並套以叛國罪名,進一步將之放逐。馬修斯於是決定投誠敵將奧菲,一起再度進攻羅馬以報仇雪恨。羅馬貴族與元老院最後請馬修斯之母勸說,終使馬修斯心軟決定不再攻打羅馬。二次背叛讓奧菲及伏爾斯人對馬修斯相當不滿,終致群起刺殺之而身亡。

    戲劇藝術應該具備公共性,而這齣戲劇相當巧妙地以一個古劇本,故事背景設定在古羅馬的古老故事,汲取出可合現今地處的環境、氛圍之議題,呈現人物間衝突的同時,亦將「民主」代入概念,成為雙重的辯證關係。這齣戲劇原先最大的特色即在於「人民」的群戲對英雄命運和時局的推動力量,演於此時的臺灣社會,更可以激發觀者思考「人民」的表裡意義。

圖2

 

「人民」

 

    這樣一齣轉折甚多、高潮迭起的戲劇,演來是毫無冷場的。其中所能運作的美學風格與精神共鳴,在我看來是具備公共性的。整部戲劇的製作呼應著當前臺灣以政治選舉和社會運動所連動著的─媒體角色與群眾風向,尤其是後者在網路上能夠自發地形成「自己就是媒體」的傳播功能,讓戲劇的「問題意識」回歸到群眾本身。古時候的謠言煽動,與今天舞台上演員不時滑著手機吸收資訊,其本質相差無幾。

    人民在戲劇裡,從原先對英雄的崇拜轉為厭惡,又在敵城復返的侵略中感到懼怕,重新燃起對英雄的盛讚;兩位護民官從開始的為民喉舌,進而與英雄進行權力爭鬥,在群眾的支持中獲得勝利,最後又因對敵人束手無策為群眾責怪而被殺害。英雄最終未能得回,人民對羅馬的勝利也毫無盼頭。

    在此,人民「載舟覆舟」的力量直接觸動了觀眾對「民主」的想像與認知。我提「想像」,是因為在近期社會的變動之中,「民主」已不再只是「人民是頭家」[2]的意義而已,我們看到太多歧異的討論,而劇中特別強調的台詞「沒有人民,就沒有城市」、「如果人民莫名的愛戴一個人,就會莫名的憎恨他」都體現了從古至今皆然的政治與人際的矛盾性。與其說莎士比亞是「先知」,倒不如說人類社會本身就是永不平息的「江湖」。

圖3

 

「公共性」的力有未逮

 

    劇場藉此故事表達續存的「社會問題」,其所欲激起的文本對話,就意念而言是深有共鳴且有趣的,但是劇場所面臨的外部環境仍有所侷限。本劇的節目單曾經提及,《科利奧蘭納》雖是莎士比亞冷門且較少搬演之作,但是在2012-2014年間,這個作品在歐陸也搬演了2次,加上臺灣也有3次。這樣的頻率指出了本劇原有文本的「政治可塑性」,但同時劇場在當前的演出特性,並未能使這種「公共性」形塑為「公共藝術」。劇場的小眾性與精英性,讓這齣戲劇還是依循一種鏡框式的呈現,錯失了商業運作,錯失了一種從莎士比亞草根性的寫劇思維出發之契機,即英雄悲劇所能發揮的世俗渲染力。

    回到「臺北海鷗劇場」的當代詮釋上,也許是受限於原文本中人物描述的平板與邏輯問題,英雄馬修斯如牛般的硬脾氣硬道理,一根筋和他人碰撞到底的性格和愚蠢的叛國行為,使之無法成為可被認同的角色,改編上毫無轉變,原本可資聯想的當代處境也因僵化的人物原型而頗有隔閡。「人民」雖然引出了古今本質相通的樣貌形態,卻忽略了今天因為資訊過於發達,造成群眾本身更高複雜性的組成,依然將衝突設定在階級對立,而且是「貴族-人民」的原初設定;於是當代詮釋很大部份是舞台設計和導演手法上,尤其偏向道具場景的應用和莎翁台詞的現代口語化,而無法在改編精神中更深一層。看這齣戲就如同隔靴搔癢一般,明知就要戳中核心,卻一直不能達陣。

圖4

圖5

圖6

 

圖片來源

 

圖1

 

http://www.artsticket.com.tw/CKSCC2005/Product/Product00/ProductsDetailsPage.aspx?ProductId=oK4bYlG1Gfxmd24h8E856g

 

圖2

 

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14424

 

圖3

 

http://newnet.tw/Newsletter/Comment.aspx?Iinfo=5&iNumber=15874

 

圖4 5 6

臺北海鷗劇場官網



[1]意指感到「似曾相識」的場景。

[2]劇中配角米尼主持之電台節目名稱(這當然也是一個「現代」的元素),由於米尼是原劇中元老院貴族角色的代換(一樣是貴族,但經改編後同時也是媒體角色),米尼最後認為自己的節目名稱只是個諷刺而已。

 

 

 

 

 

 

 

 

 

 

 

 

 


其他文章
  • 《王牌業務員》:說一個笑話,給人生 | 湯曄
  • 《熊幸福騙局》:揭開童年真相之後,我的生活 | 湯曄
  • 《大佛普拉斯》:別人人生,Seem So Real | 湯曄
  • 隱地《出版圈圈夢》:書之小傳,文學之側記 | 湯曄
  • 她們還有莫斯科可去,那我們呢?—《香港三姊妹》 | 湯曄
  • 進入記憶的黑盒子裡,《與西西玩遊戲》 | 湯曄
  • 生而為人,為一項作業—《徐自強的練習題》 | 湯曄
  • 時不我予我不休—《極道老男孩》 | 湯曄
  • 而你常會在小說中讀到這樣的故事—《菊次郎的夏天》 | 湯曄
  • 以寫書為筏,承載創作的魂魄—讀高俊宏《陀螺》 | 湯曄
  • 在「故事」與藝術家的廢墟裡—寫高俊宏談《小說》 | 湯曄
  • 獨自在佔領的道路上—讀高俊宏《諸眾》 | 湯曄
  • 台灣山海間的七位當代藝術家 | 湯曄
  • 鏡頭縫隙間的暴力:看北野武《凶暴的男人》 | 湯曄
  • 從配樂出發,抬至神格的人道主義:看大島渚的《俘虜》 | 湯曄
  • 如旋風一般襲擊你我的心智3—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 | 湯曄
  • 如旋風一般襲擊你我的心智2—《源泉》的電影改編 | 湯曄
  • 如旋風一般襲擊你我的心智—讀艾茵.蘭德《源泉》 | 湯曄
  • 《血與玫瑰樂隊》—形式正在摸索,但真相仍失落 | 湯曄
  • 《比海還深》─重新感受「家之味」 | 湯曄
  • 旺莫利萬計畫—重現新高棉建築 | 湯曄
  • 《幸運是我》—淺薄的社會反映與理想的過度斧鑿 | 湯曄
  • 《高海拔之戀II》—獨樹一幟的愛情故事 | 湯曄
  • 《海的彼端》—鮮為人知的台灣移民故事 | 湯曄
  • 《愛麗絲的兔子洞》─靜如展覽,動如表演 | 湯曄
  • 從《尋龍訣》小探中國奇幻類型電影 | 湯曄
  • 《無止境的旅程》─面對「學問」的應變訓練 | 湯曄
  • 《我的50呎豪華生活》─在舞台上演繹當前的居住弱勢 | 湯曄
  • 如今,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 | 湯曄
  • 「超級英雄」的絕地重生之路 | 湯曄
  • 《忐忑》與梁基爵的數位創作時代 | 湯曄
  • 《妮可睡不著》─無所事事的夏日消磨 | 湯曄
  •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 湯曄
  • 《殺手情歌》─驚人影像,奇異敘事 | 湯曄
  • 一流「食之器」 盡在2015台灣美食展 | 湯曄
  • 《吸血鬼家庭屍篇》,讓你笑死人惹 | 湯曄
  • 追拿逃犯,古代歐洲警察的「公路電影」 | 湯曄
  • 《該死的順序》─雪地,血跡隱沒 | 湯曄
  • 在城市的每個角落裡錄歌 | 湯曄
  • 英雄叛國,這是個公共議題 | 湯曄
  •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 | 湯曄
  • 《竊聽風雲3》-「港人治港」的縮影 | 湯曄
  • 《香港仔》-要什麼樣的幸福? | 湯曄
  • 不再只是校園片-《行動代號:孫中山》 | 湯曄
  • 神話退去的時代-評末路小花《電母》 | 湯曄
  • 《七個猶太小孩》演出所引發的「政治劇場」省思 | 湯曄
  • 《遺失的映象》-該被注目的國度 | 湯曄
  • That Girl in Pinafore | 湯曄
  • 李小龍的「未完成」,以及他所賦予我們的珍貴時光 | 湯曄
  • 打開初生的策展眼光-藝流亞洲策展新秀研習報告(完) | 湯曄
  • 打開初生的策展眼光-藝流亞洲策展新秀研習報告(二) | 湯曄
  • 打開初生的策展眼光-藝流亞洲策展新秀研習報告(一) | 湯曄
  • 【香港】我看2013年進念˙二十面體《半生緣》 | 湯曄
  • 從策展角度看方圓聚《禿頭女病患》 | 湯曄
  • 故事與夢的纏繞—對2013年《如夢之夢》的幾點看法 | 湯曄
  • 以拍電影之名—評薪傳實驗劇團《雷雨2.0》 | 湯曄
  • 2013「臺前」劇場服務培訓課程&對前台工作的淺見 | 湯曄
  • 植入戲曲基因,抑或排斥戲曲元素—《大宅門.月光光》 | 湯曄
  • 上一則 |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