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2017新點子舞展 《尋,山裡的祖居所》

圖文提供:國家兩廳院新聞稿 國家兩廳院「新點子系列」節目每年都在戲劇、舞蹈、音樂領域進行各種實驗,讓這個系列成為國內外藝術家展現前衛、當代、多元的作品,2017年新點子系列以「亞洲」為題出發,新點子舞展第二檔即將呈現TAI身體劇場與法國作曲家羅蘭‧奧澤共同打造的《尋,山裡的祖居所》,本週於實驗劇場演出。    異文化高度交融的感動 一場美麗的相遇  2016年底TAI身體劇場藝術總監瓦旦‧督喜與法國作曲家在國家兩廳院的穿針引線下,開始了這次的台法共製。羅蘭有著非常豐富的跨文化共製經驗,2016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叫好叫座的節目《印×法交鋒》,正是羅蘭與印……

〈…繼續閱讀文章〉

最棒的事情,都是你相信以後才發生的: 製作人陳汗青

撰文/郝妮爾  「我覺得是小朋友教會我什麼是劇場的。」陳汗青回憶早期於天使蛋兒童劇團工作,有齣戲叫《兔子先生等等我》,演到某一個段落、全場會下滿螢光球,看起來就像是發光的雨滴,他說:「每次演到那一段,我都會偷偷跑到觀眾席去看小朋友的反應,他們又跳又笑,失控的在位置上大叫⋯⋯不知道為什麼我都會哭。」       他很小的時候,曾經夢想在遊樂園工作。現今看來,無論是在遊樂園或者是劇場都是一樣的——明明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假的,依然會爭先恐後地去和米老鼠拍照、對園裡裝扮成公主的人招手;如同我們會在劇場裡、指著某顆燈泡閃過時說那是流星,會在兩個演員心碎告別時、認為他們真心愛過。           ……

〈…繼續閱讀文章〉

鏡頭縫隙間的暴力:看北野武《凶暴的男人》

圖1 電影海報。 冷冽的首作 想望一座黑幫電影大山的崛起 北野武(1947-)於1989年執導的處女作《凶暴的男人》,是我首次觀看屬於北野武一貫風格的作品[1]。電影的一開始就是猝不及防的暴力景象:一個公園流浪漢遭不良少年們無故追打,無論如何逃跑都無用,最終被打趴在地,任憑少年們呼嘯而去,樂呵呵地回家。鏡頭一轉,一個嚴肅的男人上了少年家的門,表明自己是警察後,上樓逮住少年就是一頓揍,直逼少年求饒不已。男人的面無表情以及毫不留情的拳頭招呼,奠定了本片危險黑暗的基調。 若是以為這個凶暴的男人會在他的警察生涯中大展拳腳、痛扁壞人,讓觀眾一享血濺四射、猶如觀看昆汀塔倫提諾電影式的快感,那可就大錯特……

〈…繼續閱讀文章〉
1 | 2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