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藝術很有事》:鑿開既定視野的「藝文空間」

圖1 《藝術很有事》主視覺。 不一樣的藝文節目 從電視到網路,我看過或長或短的藝文節目,都曾試圖以詳實資料、深度訪談等形式去突顯藝術家及其作品,冀能在有限的時間裡,抓住觀眾的興趣。然而從有限的觀看經驗裡,我發現要長期維持對節目的專注與追看並不容易;究其可能的原因,一方面是不同藝術領域的受眾區別,另一方面是節目形式的單一,觀眾在陌生龐雜的資訊裡若無法找到意趣,進一步探索藝術的意願也難以提升。 《藝術很有事》播出後,從其製作的形式上,我發現公視對此節目的時間安排是縝密而有特色的,而這也有別於過往藝文節目傾向線性或單一形式的呈現。《藝術很有事》每集約二十多分鐘,各集以一個特定主題為核心,再劃分成……

〈…繼續閱讀文章〉

《聲音裡有故事》― 談兩種表演形式的合作

《聲音裡有故事》― 談兩種表演形式的合作 文/林盈君 聲音裡有故事排練 表演者提供 《 聲音裡有故事 》是一齣歌者與說書人的音樂會,與其他古典聲樂音樂會不同的是,這個音樂會除了有歌者的古典聲樂表現外,還有一位說書人。說書人,以前也稱作評書演員,依照古早所流傳的說書形式,多以口語表演為主,隨著表演形式的演變,說書者多以出現在一場音樂會演出的穿插或是掛在戲……

〈…繼續閱讀文章〉

所有的美好都因其有限《生命無限好》

撰文/郝妮爾 筆者2014年於高雄春天藝術節首次欣賞弗洛茲劇團的《天堂大酒店》,自此以後便再也無法移開對弗洛茲的熱愛。以面具、肢體、音樂三者作為全劇核心,割捨了語言,也一同捨棄了許多疆界。他們的故事幾乎都是環繞著日常的平淡小事,而此次於澳門藝術節上演的《生命無限好》亦然——由四位演員撐起全場,在出生的嬰兒與將死的老者,兩個極端的身份之間轉換。題名分明說是生命「無限」好,我們卻首先在兩種截然不同年齡層看到了人類生命的界限。 善用「限制」,正是弗洛茲劇團最大的迷人之處。 (《生命無限好》劇照|提供: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 面偶默劇,刪減了言語以及面部表情能夠帶……

〈…繼續閱讀文章〉
1 | 2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