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你的夢流到我的夢裡來《無深睡眠》

撰文/郝妮爾 「睡過去一點,你的夢流到我的夢裡來了。」 這是小說家尼爾˙蓋曼(Neil Gaiman)於小說《星塵》(Stardust)裡的對白。 對我而言,也是《無深睡眠》的註解。 (《無深睡眠》劇照|提供: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文化局) 此戲為葡萄牙藝術家PatríciaPortela的創作,節目冊寫著:「我們正在喪失一個基本特質,就是閉目而視的能力,張開開眼發白日夢的非凡天賦。生命變成了一連串講求效率的行動⋯⋯」循此,雖然此創作將大屋分隔成許多不同的空間,但若要一個個拆解各室的含義,興許又要落入另一種「講求效率」的評析裡了。由是,我個樂意將這些場所,純粹視為不同的……

〈…繼續閱讀文章〉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思想家班雅明有段著名「歷史天使」的描述:「這個天使很想留下來,他想喚醒那些死去的人,並且恢復毀損的一切。然而,一陣暴風雨從天堂襲來;這陣風雨以狂暴的力量,箝住了天使的翅膀,因此天使不再能夠接近人們。這個暴風雨銳不可擋地將天使的身子一轉,把他推往未來了,而本來在天使面前的碎片,則往天上揚長而去。這個暴風雨,就是我們所謂的進步。」而那些碎片是所謂的歷史。 《艾格妮撿風景》(The Gleaners and I)海報。圖片來源:imdb 以這個詩意的比喻開頭,《艾格妮撿風景》(The Gleaners and I)這部紀錄片的導演安妮華達就如同當代歷史天使的化身,1999年她展開一個特別的紀……

〈…繼續閱讀文章〉

拾穗的考察:《艾格妮撿風景》

思想家班雅明有段著名「歷史天使」的描述:「這個天使很想留下來,他想喚醒那些死去的人,並且恢復毀損的一切。然而,一陣暴風雨從天堂襲來;這陣風雨以狂暴的力量,箝住了天使的翅膀,因此天使不再能夠接近人們。這個暴風雨銳不可擋地將天使的身子一轉,把他推往未來了,而本來在天使面前的碎片,則往天上揚長而去。這個暴風雨,就是我們所謂的進步。」而那些碎片是所謂的歷史。 《艾格妮撿風景》(The Gleaners and I)海報。圖片來源:imdb 以這個詩意的比喻開頭,《艾格妮撿風景》(The Gleaners and I)這部紀錄片的導演安妮華達就如同當代歷史天使的化身,1999年她展開一個特別的紀……

〈…繼續閱讀文章〉
最前頁  | 上5頁  6 | 7 |8 |9 |10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