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造物奔流在破曉時分-對話羅展鵬的水墨新作(下)

前言 羅展鵬,職業藝術家,先後畢業於文大美術系、師大美研所西畫創作組。羅展鵬早歲由聯邦美術新人獎、奇美獎等大型獎賽中脫穎而出;並以「草莓族」一系列照相寫實主義(Photorealism)畫作奠定個人風格。近年來,不少藝術評論都曾觀察到—「草莓族系列畫作,……大大炒熱拍賣會的市場,也影響年輕一輩的藝術家之創作觀點及構圖,並且從羅展鵬後,可以在許多年輕藝術家的作品中,隱約可見「草莓族」的影子,可見其影響著力甚深。」許多當代年輕畫家的作品或不乏羅展鵬的影子,其造型成功啟發了一代後進。 2017年,舊曆年過後,羅展鵬動身籌備他即將在夏季展出的水墨新作,前……

〈…繼續閱讀文章〉

造物奔流在破曉時分-對話羅展鵬的水墨新作(上)

前言 一九六一年夏天,沈從文寫下〈抽象的抒情〉,指出生命的發展「變化是常態,矛盾是常態,毀滅是常態」。生命的嬗變、劫毀誠屬必然,「惟轉化為文字,為形象,為音符,為節奏,可望將生命的某一種形式,某一種狀態,凝固下來,形成生命另外一種存在和延續,通過長長的時間,通過遙遠的空間,讓另外一時另一地生存的人,彼此的生命流注,無有阻隔。」 羅展鵬曾提到,候孝賢在《悲情城市》忘情地投射對於土地和人民的情感是他慘綠年少中深刻且難抹滅的記憶。《悲情城市》的映演作為此生藝術家極為抒情一瞬,他日後的創作,自然可視為這份感性的延續,通過長長的時間,通過遙遠的空間,數十年不曾間斷,直到這次在大觀新近展出的水墨。……

〈…繼續閱讀文章〉

迎接新的喜劇世代到來:專訪《達康.come》

撰文/郝妮爾 綜觀台灣的喜劇形式,大抵是以「笑鬧」做為主軸,又偏不著重那「笑」,反而加強了「鬧」的力道。端看台灣綜藝節目慣用手法就知道,總是要狠糗來賓,用過度誇張的疑問與驚嘆句來化解尷尬;或者近年來電影主打的「熱門喜劇」,內容經常荒誕到不可思議,彷彿欲承接周星馳的喜劇技巧,卻又無法在內容達到與之相及的深度,因而顯得單薄。 喜劇表演,形式固然重要,但也絕不能忘記一件事:在喜劇的世界裡,光環是留給現場爆出笑聲的人。喜劇是所有作品當中,最需要將觀眾的笑聲視為劇情的一部分者。劇場尤是——若底下鴉雀無聲,那麼台上人必也尷尬萬分,很難不受影響。 師法「日本漫才」形……

〈…繼續閱讀文章〉
最前頁  | 1 |2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