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公共藝術鬥士-徐富騰的理想與堅持

公共藝術鬥士-徐富騰的理想與堅持文∕陳姿彣「把好的藝術家找回來」-向台灣公共藝術環境喊話。涉足台灣公共藝術多年,徐富騰老師感嘆,優秀的藝術家以及年輕藝術新秀,無法為公共藝術進一份心力實在可惜。對於台灣的藝術環境,他敢做敢言,為的就是讓生存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對於藝術能有所感動,並且從中獲得美學知識,培養美感能力。前緣 採訪當天雖適逢二十四節令中的小雪,太陽依然囂張地在空中吞吐烈焰,暖冬使然,正中午的日光還是像炎炎夏日一樣,讓人無法招架。就在午餐時間,一個戴著自行車安全帽,穿著風衣外套,順便也把窗外的陽光帶進來的男人,風塵僕僕走進這間小小的辦公室。 不修邊幅、陽光率性,是徐富騰老師給人的第一眼印……

〈…繼續閱讀文章〉

電影{余命}

余命 為愛而生 Time Lost, Time Found我僅有的最後生命,只給你,我的寶貝。 2009東京影展、金馬影展都催淚引爆,山水國際娛樂股份有限公司於2009年十月播映的電影余命,與婦女乳癌保護團體合作宣導,說的是一位癌症復發的醫生母親,為了讓孩子能順利出生,懷胎期間拒絕接受醫療治癒的故事。時下精神狀態傾向憂鬱者與日俱增,尤其是許多青壯年的男男女女,為了工作或情感上的失意,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當女主角在決定是否生下小孩的那一刻,她來到自己出生、熱愛的故鄉,站在濛濛的海邊,在曙光迎出的那一刻,她面對著眼前大自然無垠的美麗,決定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看見。 人,真的是和死亡相會的時候,有的……

〈…繼續閱讀文章〉

本土藝術 何去何從?

近來參加亞運的台灣跆拳道選手楊淑君,被誣陷判失格的事件,以及東京電影節中,中國代表團長江平要求台灣改名一事,一再喚醒國人的民族意識,頂著「台灣」這個頭銜的人、事、物,不想再受到打壓,要自立自強起來。針對台灣的藝術在世界市場的表現,其實已經有許多台灣的藝術家默默地在國際的舞台上發光發熱,然而有朝一日,台灣的藝術家是否也有可能因為政治打壓,而成為國際新聞中的焦點?身為媒體的我們,應該呼籲政府注意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台灣藝術環境,仍然需要許多政府政策的大力支持,才能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以及堅強的文化意識做後盾,使台灣的本土藝術家,得以安心地開創台灣品牌,向世界展現「台灣」究竟為何物。台灣文化永續的命脈多……

〈…繼續閱讀文章〉
最前頁  | 上5頁  451 |452 | 453 |454 |45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