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藝術是政治的幫襯?

●八里一場大火,燒掉雲門舞集排練場,政治人物假惺惺來關心..........●林懷民趁機吐苦水,藝術是政治的花瓶、幫襯........沒人重視文化藝術........●台北縣決定在淡水藝術教育中心設立「雲門之家」,林懷民表示,雲門像個跑江湖的野台戲班,終於找到家了。●坊間反應,林懷民沒資格自比為「流浪的野台戲班」,他難道不知道,藝壇有多少流浪狗?自生自滅的藝術團體?呼天不應、叫地不靈的藝魂野鬼?●周錫瑋競選縣長時,我曾提醒他,藝術界最需要雪中送炭,不是錦上添花。周錫瑋說,他會記在心裡;周縣長!是您實現諾言的時候了...............……

〈…繼續閱讀文章〉

書難?畫難?

書難?畫難?這是許多人長久以來極感疑惑的話題.書難?誰不會寫字? 為什麼我們窮畢生之精力伏案書寫,仍難達最高境界?畫難?那個小朋友不會畫畫?為什麼同樣用五顏六色的顏料,卻引不起觀賞者的共鳴?書、畫孰難?真有點困惑. 許多人畫畫了一輩子,繪畫的線條不會轉換用於書法上.落款只敢署名,想到落款,手就皮皮剉.十年磨一劍,寫的越久,就代表寫的越好?!有人書法寫了一輩子,不但不懂美學原理,並只有一個「俗」字可以形容. 古人說:「書為心畫」,書法最能表現個人的心性,雄強、豪邁、嚴謹、瀟灑、蒼勁、典雅, 每個人學書都有各自的面貌.所以學書練字,得先練心,次練手.從個人修身養性做起,再從基礎紮根,融會貫通……

〈…繼續閱讀文章〉

學書

學書以前,別人問我小朋友什麼時後學書法好呢?我都回答:「小二下學期吧!」,因為我覺得那時才認得字,肌肉發育也比較成熟.直到有一天,我一歲多的孫子牙牙學語,用童稚的聲音說:「筆」,他要拿毛筆寫字,我給了筆,他還要倒墨汁,還要沾水,有時還要磨墨,於是我就試著讓他過過癮.後來,每當看到我寫書法時,就跑來和我爭座位.稍會發音還不能說完整的句子時,已指著牆上的隸書唸「德門吉慶仁宅迎祥」,我寫隸書的「羊」,他立即聯想到甲骨文中的「羊」. 兩歲的小孩,居然每一個字都不會弄錯.頓時,我恍然大悟,小朋友一定要到適齡才能學書嗎?這給我一個反思的空間.生活中隨時佈置學習情境,給予學習機會,不知不覺即已潛移默化. 老……

〈…繼續閱讀文章〉
最前頁  | 上5頁  436 |437 |438 |439 | 440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