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長鏡頭的荒謬世間情:倪瑞宏、陳渝諺聯展「真愛之吻」

長鏡頭的荒謬世間情:倪瑞宏、陳渝諺雙人創作展「真愛之吻」 文/陳威廷 圖/荻達寓見 「這世界沒有真愛,只有塑膠花才是真的。」 在倪瑞宏、陳渝諺的創作中,都有著對於時代的課題敘述,那是另一個不同面向的闡述。或許,無形中就在打破著固有,宛若中國藝術家艾未未藉由碎裂的器皿表述自我。兩位創作者藉由形式上的荒誕產生提問,提問的是,所謂的絕對性。 對於展覽名稱「真愛之吻」就透露了——「真實」。從主視覺中,就能看到塑膠花的意象,霓虹色的光暈透露的氛圍,圍繞著情感,是如此迷離。在塑膠花的形象與展覽名稱的「真」,無意間它就企圖解構著理所當然的意義。若進一步探究,在展覽文字中,……

〈…繼續閱讀文章〉

為你竭盡心意的謊,搭建無比真實的台:舞台設計李柏霖

撰文/郝妮爾 對我來說,舞台設計就是最後替龍畫上眼睛的人。 我的第一個看戲經驗源自國中二年級,由黃春明老師帶領的少年劇團在學校定期舉辦演出,當年演的是《我不要當國王了》。演出地點在學校體育館的大舞台,老舊的紅色絨布做大幕、地板也沒鋪上黑膠,明明是個破綻百出的舞台劇才對,我卻看得目不轉睛,印象深刻到至今、回想起來我都相信當時舞台上架了一座皇宮、所以金碧輝煌、歌舞升騰。若有人問我:那舞台設計如何?我大概會聳聳肩說:舞台那麼空,哪裏來的設計可言? 過了多年以後,我才明白所謂的舞台設計不是要改變那個舞台、建構出一個新的世界。有時候只要加一張大椅子、多一把長扇子,就足夠讓觀眾的想像力馳……

〈…繼續閱讀文章〉

從中國到台灣—戰後華人抽象繪畫首度於歐集結展出(上

2017年6月14日,晚間6時左右,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伊克賽爾美術館(Museum of Ixelles)外,擠滿了等待入館的群眾,這些熱情的觀眾所來不為別的,而是為參加「從中國到台灣:抽象藝術先鋒(1955-1985)」展的開幕。此展由法國策展人Sabine Vazieux[1]策劃,展覽聚焦關注在二次大戰後國民政府遷台的歷史境遇下,當時中國年輕的一批文人藝術家,迫於時局變化,離鄉背景之際,陸續受到西方前衛運動的刺激,而醞釀出特有的美學觀點與抽象表現風格。這也是此一主題首次於歐陸展出。 如台灣讀者較熟知的,1950年代中期以後,為了東亞冷戰軍力的部署,美國協防台灣,在各方面帶來前所未有的影……

〈…繼續閱讀文章〉
最前頁  | 1 |2 |3 |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