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相思.巴黎—劄記「史博館藏常玉展」(上)

國立歷史博物館作為全球收藏常玉晚期作品規模最多也最完整的機構,史博館和常玉的一生因其晚年的際遇,雙方締結下不可抹滅的緣分。今年(2017),適逢常玉逝世50週年,其著作權成為全民共享的公共財之際,館方決定向文化部申請經費對這批典藏展開全面性的修復作業,益增世人對常玉的了解。「史博館藏常玉展」作為修復成果的展現,我們不僅有機會親灸常玉的世界,並透過常玉的作品為媒介,從中感受以文資保存重新點燃其溫度的重要和必要(圖1)。 史博館之特展共分為三大主軸—一是典藏畫作的完整呈現,包括2011年自旅法藝評家陳炎峰處購藏的三件素描;二是一批紀錄常玉生平重要的照片以及相關友人的作品,例如館藏……

〈…繼續閱讀文章〉

生成的告白詩:林彥良、陳威廷雙人創作聯展「回家」

「於是我們繼續往前掙扎,像逆流中的扁舟,被浪頭不斷的向後推入過去。」—《大亨小傳》 出生後,第一個接觸的就是家庭,關係著內在世界的養成,每個人對於家總有著個體經驗的敘述,家是私人場域,是轉捩點,是來去的停駐。 展覽現場照片01 「回家」展覽中所描繪的,就是緬懷自我與物件。一如談及去跟回的連動,長大就是去,回家就是回。在所有的移動中,「長大」是一場幻化過程,敘述著犧牲與重生。必然的失去,就是成長存有的犧牲。從創作中懷念那些生成的堆積,某個時刻下共有,但卻遺忘,或者消弭的。 回家展覽中有一面牆,並置著兩位創作者的作品,仿若記憶中的片面,一隻玩偶,一場遊戲,一座島嶼,……

〈…繼續閱讀文章〉

對於自己的存在,有幾分把握?——窮劇場《親密》整排

撰文/郝妮爾 每一次看窮劇場的戲,我都要有強悍的心理狀態,否則極容易被劇中的情節拖進黑幽幽的地裏。但哪怕每一次我都如此告誡自己,戲中的氛圍就像迷幻藥一樣、將我先前所想所備之事通通拋諸腦後,全心全意地投入,待一切終了,恍如被一針扎醒,不確知這甦醒的意思是來自告終的情節,或者戲裡尖銳的台詞直叩我心,把我對生活的迷惘扎疼。         (窮劇場《親密》排練照|提供:窮劇場|攝影:許斌)      我們對於自己的存在有多麽不確實 我素來難以接受抽象或者過於實驗性的表現方式,害怕看一齣戲卻毫無辦法放鬆,得緊繃地思考導演的手段、劇情邏輯、以及內容意圖,唯恐漏看了那一段落就要銜接不上。因此常常會陷……

〈…繼續閱讀文章〉
最前頁  | 1 |2 |3 | 4 |5 |  下5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