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藝評專題 New Critic of Art

痛苦的真相,抑或希望的幻象:專訪 柴幸男

撰文/郝妮爾×翻譯/陳汗青 1999年電影《駭客任務》中,Morpheus給出膠囊、讓Neo看見世界真相的那一幕,至今仍是諸多影迷心中的經典--對所在的世界存有諸多疑惑的Neo,有日被帶到一幢古怪的建築,對方告訴他:「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決定之後就不能反悔。吞下藍色藥丸,幻境結束,你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那樣起床;吞下紅色藥丸,我就帶你去看真實世界長什麼樣子。」 2018年,柴幸男的最新作品《我並不哀傷,是因為你離我很遠》於東京首演,劇中的少女決定要成為一個幸福快樂的人,為此,她唯一方法就是:無視於世間上所有的悲劇--這個決定,彷彿帶觀眾彌補多年前看電影時的缺憾:假如那時的N……

〈…繼續閱讀文章〉

藍心之物:李婷婷作品中的時間軌跡

圖1:水晶燈,紙本水墨,204x235cm,2012 中國繪畫的時間性,為其文化傳統一大特色,當中手卷形式的表現尤為明顯。過往即有許多學者就此展開討論,特別如巫鴻在《重屏》一書中,便敘及手卷的相關問題。其由引述謝柏軻(Jerome Silbergeld)對手卷的解釋與米芾對傳統橫長型繪畫的分類開始,探討手卷的物質特徵,及其創作者、觀賞者和作品圖像上的關係問題,進而談論到諸如包含《韓熙載夜宴圖》、《女史箴圖》、敦煌石窟內《降魔變》等作品的連續性表現,觸及當中對於時間的描述。此外,巫鴻更直接在《全球景觀中的中國古代藝術》中直接以「手卷:移動的畫面」作為章節標題。從其宏觀且深入的研究中,不難看見……

〈…繼續閱讀文章〉

不要在他人的期待中迷路:專訪 郭文泰(下)

撰文/郝妮爾 漫漫時光,忠實夥伴:團長葉素伶 河床劇團的團長葉素伶,從大學以來跟著郭文泰學習、擔任演員、熟悉行政工作,自2010年開始正式成為劇團的專任人員,晃眼便是十來年的時間。有人曾經問她怎麼有辦法在一個地方待這麼久?她曾不只一次回答:「大概就是因為每次我們都在做不一樣地事情吧?每場演出都有新的挑戰,每個挑戰都有我可以去多學到的東西……如果真的是一直重複只做類似演出,也許我也沒有辦法做那麼久。」 「其實啊,平常跟文泰私下相處,也會覺得他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怎麼有辦法想得出這麼多點子?」她笑著說。 一開始大家幾乎都是義務工作,郭文泰有次演出後包了一個紅包給素……

〈…繼續閱讀文章〉
最前頁  | 1 |2 | 3 |4 |5 |  下5頁  最終頁